首页

你在这里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春天如处子的怀抱,顷刻之间拨动了心弦。浣花诗灯次第点亮,打磨胸中久酿的柔情。每一朵花一株小草一支柳丝儿都妩媚无比,摇曳间伸出无数触角,搔得人心痒。

用素簪绾上青丝,花影下一弦独操,宫商一阕,一壶淡酒,一盅清茶。你的身影在灯光里袅袅娜娜。春衫依依,暗香盈袖。苔痕斑驳的空阶和紫箫细碎的短巷, 有花树在时光的边缘,静静的迎候岁月。莲步轻移中,一脉清泉辉映隔世的故事,月华筛影碎玉满地,你单衣试酒的孤寒让我柔肠百转,替你烘干被夜露濡湿的薄衫,卷帘相问:趟过千万程山水,下一刻你将泊于哪一片翠微哪一片夜凉?

心香从杨栁鹅黃的枝头滳落,溪头陌上醉了泱泱春水。八行笺,桃花酒,楼台阑干青屋檐,沁氤的明明是水墨的江南和江北,梦里微酣的薄醉,是舒缓自由的慢板,追云逐梦放牧灵魂,不论暑往寒来几度秋。我且乘上蛱蝶粉嫩的翅羽,看一朵花如何抵达一枚果,看一棵树如何成为另一棵树的依靠。

我征衣未染,你眼眸清澈,一切都是最新的开始。春天其实就是一袋且浓且淡的诗,揉碎了是歌,翻开了是梦。而你眉眼如黛,涵养一抹朝阳。我只看到朝晖的颜色,落在这个春四月的肩头。

 

于是,把凡俗的心愿许给未来:愿花常开,人长在,水长流,月长圆。人生是悠游的旅程、是没有野心的追逐,任凭岁月漂白了心事,尘霜粗糙了额头,我们依然不改执手相看,不改初衷。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anmy的头像
 #

本文是应一个杂志写得卷首语,请文友们指教。万福金安~

 
司马冰的头像
 #

很文学很文学的卷首语,很美很纯净。我在想,在这熙熙而来攘攘而往的商业社会里,这是怎样的一本杂志。

 
夏末子的头像
 #

读着读着随你羽化成仙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掬水几分月,弄花一片香。

附议冰姐。要怎样的一本杂志,方不负了此文?

 
一刀的头像
 #

奇思妙想。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