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17)

 

茉莉花俱乐部(17

 

 

 

  第二天一大早,莲花按照导航器的地址开车带了伶俐阿姨及春花阿姨到达皮家时,沈妹妹早已经穿戴整齐,提了手提袋站在大门口等着她们了!

 

  「妳老公和他的表兄和侄儿们呢? 」莲花问沈妹妹。

 

  「早走了,男士们天还没亮就去赶钓鱼的渔船了! 」沈妹妹回答。 由皮家到墨西哥湾钓海鱼,还有一段航程,非得在天亮之前出发赶早不可,皮戴维家里原来是有一条大船停在后院的船蓬里的,在他过完七十五岁生日之后的第一周,就设法卖掉了,目前只得买票上有商业执照的游客渔船去钓鱼。

 

   莲花驾驶的汽车带着伶俐阿姨、春花阿姨及沈妹妹三位熟龄辣妹顺着佛罗里达的收税大路turnpike向东再转进略北的第四号公路的方向开,直开了九十分钟才到奥兰多的中国城购物中心,里面有一家东方超市,另外还有几家中国店铺。 沈妹妹提了手提袋,非常紧张地推开一扇擦得很不光亮的玻璃大门,走进了一家非常不起眼的办公室。

 

  「她们真是赶上好时候了! 连驾驶执照都可以用中文来考! 」老辣姐伶俐阿姨目视着中年辣妹沈妹妹走进考场的身影,很羡慕地叹了一口气。

 

   「伶俐小姐,什么都是逼出来的,当初我跟了我的美军情人大熊到美国来时,一个英文大字不识,为了考驾照、考公民每天生吞硬背那些洋文,考了好多次,连老命都快送掉了, 最后还不是逼出来了! 」老辣姐春花阿姨也叹了一口气。

 

   花枝招展的她们三人先去选电视连续剧的光盘,购买东方食品,混了很久,沈妹妹才眉飞色舞地推开不亮的玻璃门由考场出来。

 

  「考得怎么样? 」莲花问她。

 

  「为了庆祝通过驾驶汽车的笔试,今天由我请客,咱们到中国餐馆去大吃一顿罢! 」辣姐沈妹妹胜利地扬着手中的一张纸,考试结果,当时揭晓。

 

   她们由导航器内,找到了一家比较富丽堂煌的中国餐馆。

 

  「笔试是通过了,妳要如何准备路试呢? 」这批新旧中国新娘们兴高采烈吃完了饭,莲花问沈妹妺,因为大家都知道皮戴维是反对他的娇妻学开车的。

 

   「咱们今天不是由中国大超市买了不少烧烤熏鸡之类的肉食吗? 我家戴维最喜欢吃广东烧腊,带回去肯定就可以摆平他的胃! 」沈妹妹笑道。

 

   「这样就行了吗? 」莲花还是有点担心。

 

  「对了,那边有一家糕饼店,咱们再去买了一盒菠萝面包给那些男士们吃罢,在东莞的时候,戴维就很喜欢这种面包。 」知夫莫若妻,这就是辣姐儿沈妹妹胸有成竹的回答。

 

   女士们回到皮家之后,立刻打开购物袋,把由奥兰多中国市场买来的烤鸡、烧猪、卤水鸡排上餐桌,不久,三位男士也抬着一个大冰箱回来了,里面装得满满的大块鱼片,原来, 钓鱼人在租贷的鱼船上一钓到大鱼,船上的服务员当时就地去头去尾,把一条鱼切成两片肉好好地存放在大冰箱中了。

 

  「沈妹妹,要看我们今天的收获吗? 」戴维吻过娇妻之后,十分得意地问。

 

  「亲爱的,要给我们看吗? 」沈妹妹明知故问。

 

   三位男士抬过大冰箱,打开箱盖,沈妹妹及所有女士一齐拥过来,对那大冰箱中的大块鱼片,赞叹不绝。

 

  「咱们这就在后院把烤鱼的火炉升起火来罢! 」戴维兴高釆烈地喊道。

 

  「蜜糖,你们要看我今天的收获吗? 」娇妻沈妹妹拥抱过老公之后,手中扬着一张纸,比戴维更加得意地问。 这张纸在全体男士传观之后,远道而来的堂哥葛莱不知底细,立刻过来握着沈妹妹的手,笑着说:「沈妹妹,祝贺妳旗开得胜,从此妳就可以不需要麻烦戴维,按自己的意愿开车, 要到那儿就开到那儿!

 

   他这番庆祝的话,原是要让表弟妹沈妹妹高兴的,那知一字不漏,全被戴维听到耳里了! 正在用铝箔纸包着鱼肉片并向鱼片上洒着细盐、胡椒等作料的老先生戴维突然变了脸色,放下手中的工作,踉跟跄跄走进了卧室。 众人本要对沈妹妹大声再多说些庆贺的话,但一见戴维的脸色,都把声音压小了。

 

  「爱伦 Allen,你的叔叔David有点不舒服,你过来替你叔叔处理烤鱼罢,我到卧房中去看一下,马上就出来! 」沈妹妹用中文嘱咐戴维的侄儿爱伦之后,也跟着进了卧室。 反正她用手指着鱼片,不懂中文的Allen立刻会意了。

 

年青的侄儿爱伦见这批东方佳丽中除了莲花是与他同一世代的,其他的都比他高一个辈份,立刻把一包锡箔纸卷交给莲花。

 

莲花,妳先把这些锡箔纸摊开,平铺在桌上,再把鱼片放在锡箔纸上,平均地挤上柠檬汁,再洒上细塩,胡椒末,···。 」爱伦一面用英语说,一面示范给莲花看。

 

懂得英语的莲花何等聪明,立刻麻利迅速地干了起来。 爱伦见莲花做事如此干脆利落,心中大喜,自己开始把处理好的鱼片放在炉火上面烧烤、翻身,后院到处都是烤鱼的香味。

 

  话说沈妹妹进入卧室,只见平常笑口常开的老公公戴维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扳着脸面对窗帘一言不发,果然正在生闷气呢!

 

   好一个沈妹妹,仗着戴维平常对她宠爱,走过去坐在他的腿上,把自己的脸贴着他的胖脸,娇声娇气地用中文说道; 「戴维蜜糖,你千万不要生气唷,看你气坏了身子,我这沈妹妹多么痛心啊,,我学会了开车,将来可以送你到医师诊所,送你到医院,多么重要啊 ! 何况,你不是要介绍你的侄儿Allen和我的女儿Nancy做朋友吗? 你这么一生气,还介绍什么呢? 你看,你的堂哥葛莱Glen千里迢迢由宾州过来做客,你这是那种待客之道呢? 再说莲花 Lily,伶俐Linly,春花Spring Flower都在外面,你坐在卧室内不出去,多么失礼唷呢!

 

  沈妹妹呢呢喃喃,先用手去摸老公公的脸,后又用自己的额头去摩擦老公公的额头,足足有五分钟之久,胖老公公本来就宠爱他年轻的东方娇妻,虽然听不懂她说的中文,但她这样娇声细语, 加以她说的Allen,Glen,Nancy, Lily, Linly,Spring flower等人都在外面,只得长叹一声,拧了一下沈妹妹涂着厚厚香粉的脸颊,香粉蓛蓛地由她脸上掉了下来, 而香味留在他的手指上久久不散,他只得长叹一声,站起身来走了出去,沈妹妹也小鸟依人,拖着他的胖手,跟了出来。 双双摆出笑脸来招待客人。

 

不久,沈妹妹发现爱伦在莲花的身边跟前跟后,莲花在鱼片上洒上调味品之后,爱伦就十分有默契地把锡箔纸包好,放在火炉上烧烤,这使我们的老辣妹大为紧张,立刻就开门见山地走到莲花身边。

 

   「莲花,这戴维的侄儿爱伦我是要给我在四川的女儿南施介绍的男朋友,妳可不能在中间插一杠子啊! 」沈妹妹走过去,挨在莲花身边,皮笑肉不笑地警告莲花。

 

   「太好了,沈妹妹,妳有妳女儿南施的照片和电子邮件地址吗? 我这红娘可以用我的计算机替他们凑合凑合! 」莲花何等机灵,马上会意,立刻顺水推舟,十二万分热心地嚷道。

 

   「有啊,我马上进去拿给妳! 」沈妹妹转怒为喜,进去拿出一个小纸片,上面有沈妹妹女儿的兿术照片及电子邮件地址,后来果然与戴维的侄儿皮爱伦做了笔友,至于他们是自己亲自上阵互写情书,还是请人代笔,那就不在我们的故事范围之内 ,我们大可不必深究了。

 

   「沈妹妹,妳把由奥兰多市买的那盒菠萝面包放在那里了,我怎么遍寻不着呢? 」莲花又问。

 

   「就在那边的长桌上。 」沈妹妹回答。

 

   「不要忘记收在冰冻库中,不要放在冰箱内。 」莲花咐嘱。

 

   「什么!? 要冻起来? 」沈妹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放在冻箱内冻起来,解冻过还会十分新鲜,放在冰箱内久了就变得硬绑绑地不能吃了。 」据说,她们买的这盒菠萝面包,后来也起了不小的正面作用。

 

    日后,说皮戴维老公公本欲亲自指导教授沈妹妹开车,终因到了年龄,力不从心,不过还是替沈妹妹到汽车驾驶学校报了名,让专业人员教她开车,直到她拿到汽车驾驶执照为止。

 

  一周之后,算算谭托尼的女儿苏菲已经回到拉斯韦加斯了,莲花就用伶俐阿姨家的电话打了一个电话给现在英文名字叫波琳Pauline的唐老太太。

 

  「波琳阿姨,伶俐阿姨家的墨西哥女卫生员突然不肯干了,妳能来替工吗? 」莲花问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得先与我老公托尼商量一下,看他那天能送我过去打扫卫生。 」

 

  「妳家托尼的女儿回去了罢? 我把由东莞带来的竹根带去给妳好吗?

 

  「欢迎,欢迎,莲花妺妹,欢迎妳把长了须根的家乡竹根带过来! 这种竹笋是甜竹笋,不但竹节上没有竹剌,而且笋仔肥嫩鲜甜,不信,将来我请妳吃自家后院长的竹笋妳就知道了,再说,我今天就有好东西请妳尝鲜! 」波琳阿姨在电话那边大声地笑着,非常高兴。

 

  由电话中得知波琳阿姨的地址,原来她家在一个叫那堪拖Lecanto的小镇,距黑钻石小区不远,黑钻石在十九号公路的西边,穿过十九号公路,经过七河医院, 向东再开五分钟的车程就到了那堪拖镇。

 

  「伶俐阿姨,妳明天要做什么? 」莲花用楼上的电话分机与唐老太太通完电话,把脸由楼上向楼梯下探,提高了声音喊道。

 

   「儍丫头,不要胡喊乱叫,一点淑女的风度都没有,妳不会打个电话给我吗? 」伶俐在楼下说。

 

听到伶俐阿姨的话,莲花立刻登登地下楼,在伶俐的房外敲了三下。

 

  「阿姨,妳把楼下主机拿起来好吗? 」莲花笑嘻嘻地问。

 

  「好! 」伶俐拿起电话主机上的话筒,莲花又登登地奔上楼,拿起分机的话筒。

 

  「阿姨,妳听见我说话吗? 」莲花兴致勃勃地问。

 

  「嗳,小丫头又有什么花样? 」伶俐见莲花这么听话,一直兴高采烈,也覚得十分欣慰。

 

  「阿姨,妳明天要出门吗? 几点? 天我要到一个朋友家去,把由中国东莞带来的竹根带给她。 」莲花轻声细语柔声地问。

 

   「明天上午九点要与食物银行的萧经理见面,并且答应她在她那里做一天义工帮她算账。 五点钟下班,妳五点钟来接我就好了。 」

 

  「那正好,我明天先送阿姨到食物银行见您的朋友萧经理,然后我自己一人再去见唐老太太波琳阿姨,把她的竹根交给她。 下午五点一定回去接妳。 」莲花很诚恳正经地回答。

 

  「一定吗? 万一有什么事耽误了呢? 妳怎么通知我? 」伶俐阿姨问。

 

   「我可以借···。 」

 

  「莲花,妳这样借来借去,没有一支手机也不是那么回事,妳把我的手机拿去用罢。 」伶俐阿姨打断了莲花的回答。

 

  「我用妳的手机? 那妳自己呢? 」莲花问。

 

  「我的手机只是用来好看的,花样可多着呢! 我那里会用啊! 」伶俐阿姨又不高兴了,莲花知道不用问,一定又是她儿子买来送她的。

 

  「阿姨,妳把妳的手机拿给我看,我教妳用好了! 」莲花一时之间,对老太太的同情心大起,柔声地说。

 

   「妳真的愿意教我吗? 那太好了,为了奖励妳,咱们替妳买一支与我的一模一样的手机罢。 」阿姨大喜,如此建议。

 

   「阿姨,不必要一模一样的,我的便宜一点就行了! 」莲花谦虚地说。

 

   「当然要一模一样,这样,妳一学会什么新招,马上就可以教我了! 」阿姨太高兴了。

 

   「行吗? 我想要支手机,想了好几年了哩! 阿姨,手机每月的月费据说不少呢! 」阿姨的建议是出乎莲花的意料的。

 

  「儍丫头,手机的钱,妳用自己的信用卡支付,以后把妳的手机加在我的手机的家庭计划内,每多一支每月只需多加$9.99,并不很贵的。 」伶俐阿姨说。

 

  「是吗? 伶俐阿姨,我真的可以成为妳的手机家庭计划的一员吗? 」莲花太高兴了!

 

   伶俐阿姨真的带莲花去购买了一支莲花渴望已久的手机,她见莲花不但一直细读该手机的英语使用手册,对它仔细查看许久,一会儿用它试打家中电话,楼下的电话就铃铃地一直响着,一会儿用它自拍照片, 自己就呲牙裂嘴,一直儍笑个不停。

 

  「在东莞的时候就有一支手机的话,那我会与李强哥失去联系吗? 」莲花自问。

 

  由此,莲花突然感慨不已,可见人家常说的:「金钱不是万能,可没钱郄是万万不能」是有一点真理的,因而心中不禁凄然而笑 。

 

  莲花又联想到有一个人讲的笑话,他说; 「一点也不错,咱们人人生而平等,只不过只有生的那个时候平等,可惜生出来以后就会因环境、父母、金钱及社会地位而不一样了! 」想到此处,她也立刻省悟,觉得这个笑话十分有道理,因而悲苦地笑出声来。

 

  「莲花,我如果有妳这样的一个女儿就好了! 样样事情都这么容易满足! 」伶俐阿姨作梦也没有想到莲花芳心中的思潮起覆,情绪上的千变万化,只覚得一支电话就使莲花这样高兴地傻笑个不停,所以也觉得十分欣慰,特地笑嘻嘻地走过来用手摸着莲花乌油油的头发。

 

  「我的父母早就过世了,我若能有伶俐阿姨这样的母亲那该多好啊! 」莲花对伶俐说,因为她的态度诚恳,让人觉得她绝不是夸张附合,而实际心中也是如此认为的。

 

  「这样,我们两人在这世界上就不孤单了! 」伶俐阿姨抱紧了莲花的身体,莲花也回抱了老太太,一支手机的情意,把莲花与伶俐之间的感情,拉得更进了一步。

 

  「莲花,我认为我的女儿应该是个大学毕业生! 」伶俐阿姨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阿姨,···。 」莲花半天不知如何回答,反正她觉得大学与自己是沾不上边的。

 

  「阿姨,我要用我的新手机打一个电话给我的朋友玉叶,告诉她我新手机的号码,顺便问问她到纽约去考美容健身执照考得怎么样了? 再问问她回程飞机的航班,我好到天柏机场去迎接她。 」

 

   莲花打完电话给玉叶的结果,才知道玉叶在纽约考试完毕之后,路杰不但不厌其烦地亲自到天柏机场去迎接自己光芒耀眼、聪明伶俐的强势老婆,还一口答应要亲自教授玉叶开车,直到她拿到佛州汽车驾驶执照为止。

 

    第二天,莲花带了新手机以及那由东莞偷运入境、目前已经发了根须的竹根到谭家造访,受到唐老太太也就是波琳阿姨的热烈欢迎。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