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二十九)

莫失良机 

他们的相遇模式一成不变,默默相视, 并肩而行, 他在左, 她在右。 周围是参加婚礼的客人,他们旁若无人地走在人群中, 和当年走在学校的操场上一样。 

“小秋” 

“书仁” 

     他的目光一时一刻也没离开她的身影。  

    “你穿蓝色很漂亮。” 

    “谢谢。” 

    小秋心里美滋滋地。 

   “对不起, 你值得赞美的太多, 我嘴笨, 不善于表达, 顺其自然的结果就是, 就是…” 

    小秋侧着头看他那股认真的样子, 苦笑着说: “自然并没有欺骗我们, 是我们没有参透自然的本意。” 

    书仁: “你好吗? 

    小秋: “我? 还好。 天华是我的室友兼闺密。 你呢? 

    书仁: “我一直是老样子。” 

    小秋: “我先去厨房, 问问要不要帮忙。” 

    天华见小秋和书仁一起走来, “如果你们想问是否需要帮忙, 你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如果你想介绍一下你的朋友, 现在, 晚会儿都可以 , 她张开双臂拥抱着小秋。”  

    小秋的眼睛湿润了: ”你是最美的新娘, 我答应你随叫随到, 今天时时刻刻伺候你, 不可以食言。” 

    天华说: “谢谢, 你和书仁多年不见, 你们聊吧, 教堂西边有个小小的公园, 可以去那里走走。 别忘了回来吃饭, 还有蛋糕一定不要错过。”  

    她侧身搂住小秋, 亲了亲小秋的左脸, 又亲了亲右脸 轻声在她耳边说:”快点行动, 莫失良机 。” 

然后把小秋推向书仁。小秋微笑着, 羡慕地看着天华。 

一生守候 

    书仁和小秋走出教堂, 清新凉爽的空气里弥漫着浪漫的气息, 在一棵苍翠的云杉下, 书仁深吸了一口气, 转过身伸出双手, 小秋迎着他的目光, 些许的迟疑瞬间在他深情款款的凝视下消失殆尽。 她把自己小手放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 一只松鼠跑到两人中间, 圆圆的黑眼珠滴溜溜地盯着书仁, 像是不耐烦地说: “愣着干什么? 

    “你原谅我了嘛。” 

    “需要原谅的是我, 不该仓促结婚, 我已经离婚两年了。” 

    “怎么一直没和我联系。” 

    “我担心你会有女朋友, 或者已经娶妻生子, 岂不是尴尬。” 

    “怎么会, 我已经认识了你, 心里容不下别的女孩子, 而振西, , 子晟认识你在先, 他追求你不是你的错, 是我不该放弃追求你, 我愿用一生的守候表示对你的爱, 年轻时的误会全是我不好。” 

    小秋抽出手, 捂住了书仁的嘴: “我们现在不是又在一起了吗? 你确定不在乎我结过婚?” 

    书仁握住小秋的手: “你没变, 处处替别人着想, 我在脑海中梦想与你再次相逢的场面, 如果你婚姻美满, 我为你祝福, 绝对不会去破坏你的家庭, 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隐藏对你的爱。” 

    那只漂亮的小松鼠站起来, 两只前爪抱着个松球, 不时看看小秋, 再看看书仁 , 三下两下爬到松树上, 往下观望, 似乎想见证他们来之不易的重逢。 

    经过天华的正式批准, 书仁当天走进了她们的公寓, 天华似乎比小秋还兴奋: “别客气 ,不用怕抢了我的风头, 以后咱们可以一起过结婚纪念日, 要是书仁早几天从天上掉下来, 咱们就可以一天办婚礼, 又热闹, 又实惠。” 

晚上给奶奶和父母打电话, 三个老人都很激动。 他们对小秋说:”只要你想好了, 你的决定, 我们一百个放心。” 

好好珍惜 

    书仁和刘强在客厅里聊天, 天华拉小秋到她卧室, 她感谢小秋给她买的床罩, 大红底色,上面的暗花是颗颗爱心, 她感动地抱抱小秋: “好好珍惜他,不要让幸福溜走。” 

    小秋说: “真的为你高兴, 踏踏实实地做好新娘子, 今晚不要为我操心。” 紧紧握住天华的手, 眼睛湿润了. 

    天华说: “那你答应我一件事, 多为自己想一想, 不要总想着保全别人的利益而忽略了自己。” 

    小秋回卧室, 拿起三毛的<<万水千山走遍>>, 心不在焉地翻看着。 

    书仁见小秋心事重重的样子,: “你有心事。” 

    小秋绞着双手:”我突然有些不确定, 久别重逢, 就一定要住到一起吗? 

   “你不想和我一起住, 我可以住回马齐那边去, 别勉强。” 

    小秋抓住书仁的手不放:”我们什么都不做, 一直相守到天亮好吗? 

书仁拥着小秋的肩:“你说怎样就怎样,不如你睡床上, 我睡地毯。” 

他吻吻小秋的额头, 她没动, 他的唇吻过她的脸落在她唇上, 轻轻的吻着她,而她紧闭着嘴。泪水无声地流下, 他放开她, 跪在地上, 默默地为她拭泪。 

她不忍看书仁的眼睛, 因为自己的眼睛里有太多的痛, 而最遗憾的是和书仁相识这么多年, 两个人的第一次接吻竟然消融在不争气的泪水中。  

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感伤 

脑海中一幕幕没有甜蜜的过往。  

只因年轻时 

不理解人生蕴含的规章, 

一个小小的误会后 

两人无意中选择了不同的方向。  

那棵难忘的相思树, 

无奈地凝视着秋色里飞舞的金黄。 

他误以为自己的心上人另有所属, 

她不知道他为何如此彷徨。 

他以为真爱是一份无私的祝福, 

她再也无法读懂他若有所思的目光。 

    晨风中只有秋的凄凉, 

    温暖可靠的却不是他的肩膀。 

    大学校园的银杏树下怅然若失, 

   湖面的微波寂寞地映照着绚丽的斜阳。 

   尘封的回忆中不乏徒劳的等待, 

   恋曲醉人却不是为他奏响… 

别说对不起 

   “对不起。”书仁打断了小秋的思绪, 小秋低下头, 捧着他的大手:”不要说对不起, 不是你的错, 我们不说过去, 不说明天, 好好感觉彼此的存在。”  

    小秋躺在床垫上, 书仁躺在地毯上, 他的大手握着她的小手, 他们都很快睡着了。 小秋做了同样的梦, 他们并肩走在操场上, 拉着手, 抬头看书仁, 见他笑眯眯地望着自己, 绿柳在风中轻扬, 鸟儿在枝头欢唱, 心里好甜蜜。 

    第二天, 天华见小秋的脸上有难掩的无奈, 试探着问:”没睡好。” 

   “书仁睡地上, 我心里很矛盾。” 

    天华惊讶地张大嘴巴,“ 谁的主意? 有没有搞错, 你是从古代穿越到现代的? 只此一晚, 否则我跟你急。” 

    小秋: “又惹你为我操心, 可我曾经做过马子晟太太, 和书仁刚见面就, 就…” 

    天华批评小秋:“什么逻辑, 那张大双人床有你一半, 也该有书仁一半。” 

    小秋跟书仁说:”对不起 。” 

    书仁说: “不可以说对不起, 当时太傻, 把你拱手让给他人, 是我不够坚定。” 

    数次道歉, 经久的沉默, 深深地吻着对方以证实相互的存在和关爱。 

    小秋在书仁怀里睡着了, 她不是书仁的妻子, 那夜没有做梦。 书仁抱着小秋睡了又醒, 醒了又睡,  他一直抱着她, 怕把她弄醒, 更怕她消失。 

书仁被窗外的鸟鸣声惊醒, 睁眼看到依然熟睡的小秋, 松了口气。 痴痴地凝视着她的脸发呆, 他轻轻地抽出半麻的胳膊, 再次盯着这张熟悉可爱的脸, 心中发誓再也不会放弃。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