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雨润牡丹娇带泪,香袭洛阳醉忘归

洛阳牡丹甲天下

去年荷花盛开时节欢聚白洋淀,画友们相约来年春天洛阳重聚看牡丹。四月的脚步翩跹,洛阳牡丹早已百般红紫斗芳菲,大家心逐花动,定于15——18日相会。

来去两千公里,我的小车如一叶轻舟,穿梭豫鲁。第一日和第四日基本在路上,16日和17日,濡染花香国花园,丽景门吃饭逛老集夜市,瞻龙门巨佛慈颜,拜谒白马寺。18日归途中在开封大街小巷走过马观过花,于大相国寺泊两个小时。一梭自由的小舟,经泉城济南,过花城菏泽,穿汴梁开封,越中土郑州,抵达洛阳高速出口已经是黄昏时分。导航关键时刻掉链子,罢工让人不知西东,在乡间土路逡巡良久。终遇一热心小伙驱车开着双闪,一路导引到城里。河南人民的朴实与热诚让传说中那些灰色印象灰飞烟灭。

感恩画友文利不吝相伴相陪大家看花,中午请大家吃“百岁鱼”,晚上陪我们逛古街;感恩张虹在百忙中陪我度过国花园中美丽丰饶的一下午,我们相谈甚欢,言不尽意;感恩著名工笔画家龚雪青先生, 以拳拳之心为诸位画友讲解牡丹的画法;感恩来自锡林郭勒的赵欣为大家鞍前马后不辞辛劳,感恩你陪我夜游老街,分享各种美食,记得你爽朗的笑声和我们倾心的交谈;感恩冬冬大侠对我不吝的指点。 感恩玉华姐酥酥的武大郎烧饼和热诚的梁山之约;感恩鲍雪姐暖心的问候,感恩你送我的大鹅蛋,感恩鸿雁大姐陪我一路龙门白马寺不离不弃,还送我龙门石窟的印章本。感恩颜大姐在我早餐迟到之后去食堂后厨给我要的粥和馒头;感恩卫姐、喜哥一路相随护佑我从山东到河南……所有的所有,成了洛阳之行温馨的基调。

来之前画友孙娟早已经热心满满把旅店、门票定好,在游客云集爆满的洛阳,我们显得轻松自在,真是万事具备,东风不欠。 洛阳以一场豪雨张开怀抱迎接我们。多日无雨的洛阳,接受天恩的沐浴。在雨中,我纠结的是那些千娇百媚的牡丹,会不会“风流总会雨打风吹去”?徒留断叶败枝,让我临落英残红而惆怅?

神往中的洛阳是连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泛着历史光泽的城市。可惜我行色匆匆,连博物馆都没有时间去,牡丹更是名苑众多,让人目不暇接。弱水三千,只饮一瓢,还是去国花园一亲花之芳泽吧。国花园建在洛南隋唐古城遗址上,是目前国内最大牡丹观赏园。今春天暖,牡丹花开早。园中牡丹盛季已过,昨日风雨频仍,的确打落不少花瓣。然花棚中依然有不少花朵,还在灼灼盛放。虚实相间,叶绿花红,沐浴一捧新雨,既有绿肥红瘦的凋残之美,也有花神魅影,气韵酣畅的盛放之美。其实这已经足够了,自然有四季,花儿有荣枯,四时之景,各有其美。

我所在的小城也种牡丹,也嫣嫣芳华,可惜品种少,对于画牡丹的人儿来说,有点不过瘾。洛阳牡丹,得河洛风物滋养,集天地之大美,九大色系,千余品种,皆是国色天香、品类丰盈,色彩纷呈、百态千姿,无论多么挑剔的画家,总能找到自己中意的那一朵。更遑论魏紫姚黄,鹤红葛绿这些珍奇品种了。“绿艳闲且静,红衣浅复深” 摩诘先生说的是啊。只是他“花心愁欲断,春色岂知心”的感受我临花照眼的时候不曾有的,在国花园里徜徉牡丹花海,鼻息里是清幽的香,这香醉人,却不是那种劣质香水那般浓郁刺鼻,这香雅致出尘却又让人迷离,让人陶醉,让人沁暖,也让人飞升。内心里是安详,是熨帖,是喜悦,是美好,是由衷的爱。

     徜徉花丛,点数花的名字:琉璃冠珠、白雪塔、红云飞片、凤丹白、赵粉、昆山夜光、朱砂垒、紫霞点翠、银红巧对、肉芙蓉、璎珞宝珠、菱花湛露、黑海洒金……这么多诗意的名字,都对应一份粉雕玉琢的美丽。看这些花儿姿态万千,或轻纱遮面,如翩翩仙子;或悠然自得,如竹林七贤;或宝相庄严,如奉先巨佛;或华彩斐然,若李杜文章;或陶然忘机,似放马南山;或婷婷玉立,如贵妃出浴;或皎皎冰清,似洛神出游;或袅袅娜娜,如敦煌飞天…… 我深深地凝视它们,隔着摩肩接踵的人群与它们对望,昨夜的雨让花带露珠,显得粉泪盈盈。我见花儿多妩媚,料花儿见我应如是。

“窃得玉楼红一片,染成芳艳眼前春”。赵粉跟姚黄、魏紫、豆绿同属牡丹四大名品之一,又称“童子面”。粉色的花儿开得天真烂漫,生机四溢,形如细雕,质若软玉,粉粉嫩嫩的花朵,粉面含羞玉立枝头,像极了古时妙龄女子娇俏脸上的那一抹芬芳的胭脂水粉,微阖双目,眼睫低垂,欲语还休。

千层牡丹是艳红色,它的花蕊为橙黄色,花瓣娟红朗润,如玉似纱,层叠曲折勾连,擎在掌形绿叶的碧波中,烟霞半缕,光露若霜,让人禁不住深深凝视,叹为观止。

烟绒紫、黑花魁都是紫黑色的花儿,它们像汉代的漆器宝匣,沉静而不事张扬,却又透着一股子霸气,显得那么冷峻而与众不同。昆山夜光是牡丹花里面最白的,皎洁纯粹,素颜淡妆,颇具出尘之美。

海黄是晚开的牡丹花,它还在盛花期,金黄的花瓣丝绢一般柔嫩,花盘较一般牡丹略小,胜在花儿繁复堆叠,阳光筛过树影,斜斜地打在花上,有微风,花枝微微摇曳,恍如一束追光照着舞台上舞者的纱裙。

二乔同花异色、复色同开,一朵花上紫红和粉白两色同在,多是两半平分,甚为奇特,这样美丽的双色花,像一对姊妹,倾国倾城,驰媚争艳,人们将三国里美人的名字赋予她。大乔半施粉黛,小乔半著素装,我把它叫做女人花,“一面欢喜一面嗔,半是爱慕半是伤”。

牡丹九色唯没有找到豆绿。豆绿属稀有品种,据说上好的绿牡丹,感觉上是水头特别透的翡翠雕成的,按说豆绿也属于晚开之花,当日花开正好。我只在画里见过这冰清玉洁的花儿。为了找这些绿色的花儿,张虹带我在偌大的牡丹园里转了又转,终是没有找到,算是小小遗憾吧。

花枝堆锦绣,鸟语弄笙簧,人间四月天,春深花正浓。身在锦绣从中,我是不负春光不负花的画花人。笔晕墨随,丹青舒展,描摹人间洛阳一个饱满丰腴的春天。

如今四月阑珊、五月在望,芍药已经盛开,牡丹花儿羽化为尘。翻捡旧日照片,点点滴滴历历在目,余音绕梁,温婉成一抹幽香,弥漫在心间不曾散也不会散。洛阳我已归来,然而那颗亲花爱花醉花的心还留在那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Amoy的头像
 #

洛阳牡丹,想想都会醉啊!安米是幸福的人儿,世界在你的画里,你的心里,如此的色彩缤纷,美好如意!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严重附议Amoy:洛阳牡丹,想想都会醉啊!安米是幸福的人儿,世界在你的画里,你的心里,如此的色彩缤纷,美好如意!

洛阳估计是木有机会去了。看了anmy的妙文,期待看画作。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