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茉莉花 俱乐部(16)

 

茉莉花俱乐部(16

 

   「佛路杰Roger是被我殴打致伤的啦! 」玉叶小声地回答,有㸃不好意思。

 

   什么? 被你殴打致伤的? 」真是出莲花的预料之外。

 

   咱们一面熬药,一面听我慢慢仔细告诉你吧! 」玉叶低垂着睫毛,低声地说道。

 

两人由车中取出玉叶堂嫂林太寄给玉叶的两大包中药,玉的父亲是老中医,从小耳濡目染,对中药药材十分熟悉,就从其中选哪一些草药,让莲花用慢锅熬了来暍,另外一些,在钵子内捣成泥状敷在伤口上,两位姑娘一面工作一面说话。

 

事情是这样的,广东姑娘玉叶被杰接到美国佛州来以后,起初新婚燕尔,路杰果然言听计从,如数把打工赚来的钱全盘交给玉叶,可是日子久了,玉叶才发现两小口子衣食住行都需要钱,路杰打工的工资供两人花用实在太少了,而路杰又觉得把工资全数交给老婆,自己一点零用钱也没用,太不自由,因此不断常常克扣少给或不给到了后来路杰竟然常常泡在酒馆,何况当地红脖子乡下人,教育程度低,琴棋书画一概不懂,每天做完工,经常都是在酒馆内聚众,一面喝酒一面观看球赛拳赛,因而河漠沙沙当地酒多如牛毛,肥胖的白女人数目也犹如过江之鲫,以致后来路杰既然不肯回家了,起初玉叶在他回家后恶言相向,继而追到酒馆里大打出手,露洁当然不肯相,还手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变成今天的局面。

 

   何必互相打架打成这样,自己也有手有脚,又会讲英语,何不自己赚钱呢? 」莲花问玉叶。

 

我又不会割草,怎么赚钱呢? 」玉叶说。

 

   事在人为,我替你上网查查,咱们想办法嘛! 」莲花安慰玉叶。

 

玉叶半天不做声。

 

   我有个姊妹淘,在纽约一个纽约州的美容保健执照莲花,你看我乘路杰在她妈妈家里养伤的时候到纽约去考一个纽约州的美容保健执照怎么样? 」沉默了半晌的玉叶突然说道。

 

何必千里迢迢到纽约去考美容保健执照呢? 在本地考一个佛罗里达的执照,岂不更加方便? 」莲花不太懂。

 

  「 我和我的姊妹淘仔细研究过了,美容保健执照,先考笔试,笔试通过考口试在纽约州考执照口试虽然也得用英语,但靠试可以用中文,纽约州的执照,在我们佛罗里达可以开业,而纽约州是绝对不肯承认我们佛州的执照的,所以要考执照,还是到纽约去用中文考,我是虽然会一些浅近的英语会话但是我们在这边应考执照的人很少口试时主考官不眠对考生有点吹毛求疵,纽约州参加考试的人多,龙蛇混杂,容易通过得多! 」原来玉早就把情况研究得透透彻彻了!

 

   是吗? 要有什么资格才能报考? 」莲花问。 (茉莉花俱乐

 

「要在美国至少上了六百小时的美容课,或者有五年以上的实际经验,这个,你帮我写一封电子邮件给我阿姨的女儿,请她妈妈火速寄一份证明,说我曾在她的广州的美容院工作过五年,等收到她的证明书,妳就立刻替我翻译成英文 ,然后把中英文的证明文件影印下来,我可以拿到纽约去考试。 」

 

    玉叶在记事本中找到了阿姨女儿也就是玉叶表妹的电子邮件的地址,请莲花代写一封电子邮件给阿姨的女儿,要她转告妈妈,尽快寄一份工作过五年的证明书,中文也行,她们自会翻成英文在纽约登记考试。

 

   「玉叶,妳做过五年美容业的工作吗? 」莲花问。

 

   「嘘,我在老爸中医诊所时也在学习美容! 」玉叶笑得十分暧昧。

 

   「唔!

 

   「另外,莲花,妳会上网,替我上网买张两周后到纽约的来回飞机票,妳又会开车,到时候开车送我到天柏机场去坐飞机罢。 」莲花眼看着玉叶一口气喝下一大碗用中药熬成的汤药,连眉毛都不皱一下,再把捣烂成泥的中药糊,敷在全身各伤处,硬是沈住气一点也不喊痛,觉得玉叶果然是位有主意的姑娘。

 

    莲花别过玉叶,回程接了伶俐及春花两位阿姨把车朝茉莉花购物啇场开,她一面开车一面少不得把玉叶的情况告诉伶俐阿姨。

 

   「莲花,我说过罢,夫妻无隔宿之仇,没有骗妳罢! 」伶俐阿姨坐在车内非常得意地对玉叶和路杰之间的关系下了评语。

 

   「是,伶俐阿姨,妳说得一点也不错! 」莲花心服口服由衷地回答。

 

   「我的话当然是错不了的!

 

    莲花开了车,载了伶俐及春花阿姨连同自己一共三人,到〈中国锅〉去吃馄饨汤面,不等她们坐定,黄老板与老板娘迫不及待地由厨房中一齐奔出来。

 

   「告诉你们一个大新闻! 」老板娘文迪大声地说道。

 

    正在此时,由外面走进来一位衣着整齐的东方面孔,这里乡下很少见到东方人,也很少看见正规穿著西服的人,所以店里五人都暂停说话,一齐转头看他。 这位西装毕挺的东方男子目不斜视地径自走到柜台,取了一份外卖菜单。 黄太太文迪一见他要点菜,连忙站起来走到柜台后面接单。

 

    莲花一见黄太太起身,也立刻熟门熟路地自动爬上阁楼去再取一张空椅子下来让客人坐下等菜。 这位客人看中了〈宫保鸡丁〉,老板娘顺手记下菜名,把单子交给黄老板,黄杰克也站起来取了单子,到后面厨房里去炒菜。

 

    在这名客人坐着等菜期间,原来店中的五位中国人又恢复了暂停的话题。

 

   「我们那位意大利的商场的主人不肯批准我们在墙上加开两个外卖窗口,也不愿把窗外的垃圾箱移开,更不肯让我们加修水泥路! 」黄老板杰克在厨房中用中文大声说道,他们这间小小的外卖店的厨房与外面只隔了一个柜台,只要提高声音,外面还是听得见。

 

   「不批准,那是为什么? 」春花阿姨大声问道。

 

   「因为他要想法子把整个啇场脱手! 」黄太太文迪说。

 

   「是啊,他的房屋买卖经纪人在网站上都登了要出卖商场的广告! 这种广告全国各处都可以上网查询的。 」

 

   「你们这意大利的商场主人好胡涂! 他难道不知道邻近的水晶河购物商场关门,就意味着他们的客人要全部转到你们这里来了? 那些原在水晶河商场食物中心吃午餐的客人,也转会変成〈中国锅〉的食客,这种好机会一生也难得碰上几回啊! 」平常文质彬彬的伶俐阿姨有点激动地用中文大声问道。

 

   「我们商场的主人说他廿年多前开这商场时,生意蛮火红的,不幸被一个水晶河金融集团看了眼红,他们就花巨资建造了水晶河购物中心,从此,茉莉花商场就被水晶河购物中心挤兑, 由各商店收来的租金远不敷买商场的分期付款,一直赔钱,弄得十年之后,银行都不肯再借钱给他,他只得饮鸩止渴,频频向高利贷以高利借钱,廿年后的今天,现在已经油尽灯枯 ,再也撑不下去了,非得把商场脱手不可,否则不但破产,甚至会身败名裂了! 」黄老板炒好了菜,由厨房出来,站在一旁接过他老婆文迪正要说的话语。

 

    文迪立刻进去把热气腾腾刚刚炒好的菜肴打包,在包内加了免洗筷子、纸餐巾,赠送的小包辣椒、酱油等作料,才把外卖的塑料袋交给这位客人。 这位客人并没立刻离去,手中提了外卖餐袋坐在那里想心事,过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起身走回自己停在店前的车中。

 

   「有这种事? 莲花,咱们回去仔细深入调查一下。 」伶俐阿姨对莲花说。

 

    回去以后,莲花立刻上网,果然看见茉莉花购物中心上市出售的消息,当然马上就大惊小怪地把此消息立刻禀告伶俐。

 

   「唔! 」伶俐阿姨也陷入沈思。

 

    想起玉叶的嘱咐,莲花就替玉叶购买了由佛州天柏市到纽约的来回机票,不过,后来玉叶并没有让莲花开车送她到天柏机场,为什么呢? 是因为佛路杰伤愈由他老妈家回来之后,听说玉叶打算要出去考个执照回来帮他赚钱,立刻心花怒放,喜形于色,亲自送玉叶去了机场。

 

    玉叶动身去了纽约之后,莲花非常意外地接到一通沈妹妹的电话。

 

   「天灵灵,地灵灵,莲花,妳明天不忙罢? 可以开车载我到奥兰多去考汽车驾驶执照的中文笔试吗? 」沈妹妹非常恳切地问。

 

   「妳家老公公明天做什么? 」莲花问。

 

   「今天他的一位堂哥要由宾州南下过来,所以戴维约了他在佛州电力公司工作的侄儿爱伦Allen三位男士们要到墨西哥湾去钓鱼! 咱们千万不可失去这么好的良机啊! 」沈妹妹在电话那头说。

 

   「我是有空的,让我去问问伶俐阿姨,看她怎么说。 」莲花放下电话,奔下楼去找伶俐阿姨,把沈妹妹的意图告诉阿姨。

 

   「到奥兰多市去? 我真是太久没有去了,莲花,妳再打个电话给春花阿姨,问她明天忙不忙? 我们可以到那边的东方市场去购买一些中国食品,也可以挑选一些中国连续剧,要知道最近的中国连续剧比韩国连续剧好看多了! 最后,大家一齐去吃一顿中国馆子,打一顿牙祭。 」伶俐阿姨兴致似乎很高。 世界著名的迪斯尼乐园就在那里,可是对这些由中国来的新娘们来说,其吸引力远比不上中国的饮食及文化。

 

   「阿姨,春花阿姨说她也非常想到奥兰多市去! 」莲花放下电话,高声回答。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