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李副主任

李副主任(2015/08)

李是我校(广州第一中学)革命委员会副主任,转业军人,模样看上去像永贵大叔那类农村基层干部。

李副主任虽然转业了,每天都还穿着一身军装。也难怪,那年代全民皆兵,谁都想弄套军装穿穿。南来客不是军干家庭出身不也曾穿一件四个口袋的旧军服招摇过市?人家李副主任好歹当过几年兵。只是李副主任农民本色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得以保持,军人气质却荡然无存了。首先那身军装不合身,显大。另外,口袋是四个口袋,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除了红宝书还装了些什么。总觉得他在部队里是司务长的干活。

李副脾气好,从不训斥学生,对同学像春天般的温暖。班上有位归侨同学生病住院,李副亲率同学们第一时间赶往医院探视,传达党的关怀。李副对医生说,“这个同学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你们一定要发挥白求恩同志的国际主义精神,治好他的病。”众人听了无不哑然失笑。

马善不一定被人骑。学生不怕李副骂,但是怕李副讲话。李副政治水平比较地不是那么高,但这并不影响他作报告的革命激情。李副好作报告,而且无论什么报告都一个模式:国际形势、国内形势、我省形势、我市形势、我校形势,最后才是当天要讲的主题。六个乐章,概莫能外。说来应该好办,听到第六个乐章完不就是了?毕竟有盼头呀。问题不那么简单。这六个乐章有确定性,可是第六乐章后还有引子与变调回旋曲,那是没有确定性的。引子皆以“还有”开始,回旋曲多少乃未知数,且夹杂了大量华彩片段,长短视李副即兴而定。南来客与同学们从第一乐章开始,一个乐章一个乐章听下去,好不容易熬到第六乐章,李副振臂高呼,“让我们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大家大旱望云霓,就等这句,心中欢呼一声,正要做鸟兽散,只听得李副慢条斯理地说,“还有…”,回旋曲开始。

好不容易又听到“沿着毛主席指引的道路前进!”,以为尾章最后一个音符已演奏完毕,再次准备离去,只听得又一声,“还有….”。

如此周而复始,学生们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终于丢掉幻想,听到“还有”二字肝胆俱裂,垂头丧气齐声长叹一声“唉!”

还有,李副有一绝,不管你听不听,别说台下开小会,就是乱成墟(市集),李副也丝毫不为所动,你讲你的,我继续讲我的,依然口沫横飞。

还有,最要命的是拖堂。学生总算盼来了下课铃(有时是第二次下课铃),李副意犹未尽,课间铃响休回顾,更请学生听一回,再次“还有…”,坚持把演说进行到底。

还有….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