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二十七)

时光荏冉,岁月如电, 数年过后, 昔日的花样少年,今在何方。

                      第五章      留学美国

袁天华

    夏日的黄昏,酷热似乎随着西斜的落日略有减退, 那个只有一个跑道的飞机场孤零零地在一望无际的荒原上,默默地等待着远方的来客。

    这片陌生的土地似曾相识, 接人的留学生高举着一张十六开的白纸, 上写秦秋月。 他头发短短的, 个子很高, 小秋一手拉着一个旅行箱, 艰难地过去打招呼, 我是秦秋月, 叫我小秋好了。

    “我叫马齐 ,叫我David”。

    她擦一把汗, 才意识到头上有个一直没地方放的帽子, 上衣是出国前专门从西单商场买的, 花了四百元人民币, 也没讲价。 同宿舍的女生说这件枣红色的中山装上衣象她在宾馆打工时的工作服。

    马齐说还要接一个人, 小秋这才注意到他还举着另一张纸, 上写: 袁天华。正说着从安检处走来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子,穿着时尚, 非常友善。 她就是袁天华, 別看她个子小, 两个箱子和小秋的一般大, 还背了一个大号的双肩背包。 当小秋提到她的箱子超重被罚了50美元时, 天华说她把箱子里的一些东西挪到了双肩背包里, 一分没罚。 马齐开了辆右前门有些瘪的现代, 试了三次才发动起来, 司机开车时一语不发, 两个女孩在后面似久别重逢的朋友聊得很投机。

为谁相思化明月

       暮霭中, 些许的沉默伴随着淡淡的乡愁, 天华说她男朋友在日本读医学院, 以后想办法转到美国来。 小秋想到了不到两年的婚姻, 马子晟(振西高考时该了名字)去了澳洲, 自己来美国, 两人和平分手, 他们还是朋友。前不久收到子晟的照片, 他抱着一个小树熊,  神采飞扬。

    车两旁是一望无际的玉米田, 奇怪的是玉米棵也就一米高, 而棒穗却不小, 顶着红缨缨, 神气地向高速上的来往车辆打招呼。 绿油油的玉米田在晚霞中异常柔媚, 小秋不记得上次欣赏落日是什么时候, 此时天空象彩纱遮面的新娘, 盛装之下, 仪态万千, 神秘莫测。

       二十分钟后 , 下坡再上坡, 左转弯, 再右转弯。 车是手动的, 没有空调, 习习的晚风吹动着小秋的短发, 让人心旷神怡,  顿时喜欢上了这片陌生的土地, 一轮圆月缓缓升上树梢。

    有诗云: 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

    也有诗云: 为谁相思化明月, 天涯海角总相随。

天华说:”月亮好大好圆, 似乎离我们很近。”

甩甩头, 把瞬间的迷惑抛开。小秋说: “是啊, 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月亮, 里面的环形山似乎清晰好多。”

    马齐送她们去市中心的青年旅馆 ,一晚十美元。 两个女孩商量明天去找房子的事, 马齐说: “一般两室一厅的公寓三百美元左右, 带厨房, 卫生间。 厨房里有烤箱, 但没有微波炉, 需要自己买微波炉。 留学生们大都买二手的, 运气好的话能找到免费的, 好心人经常把不用的东西捐献给穷人和留学生们。

马齐的英文很流利, 来美国六年了, 原本是读历史的, 来做访问学者,  J1 签证, 后来换了专业, 读了一个图书管理的硕士, 说是很时髦的专业, 保证好找工作。 他有个八岁的女儿, 仍然在中国, 六年来一直没见过面, 好在他太太已经找到工作 ,正在积极办绿卡, 以便尽快把孩子接过来。

书仁也学历史, 他在哪里呢, 每天都会想到他, 可是却不知道他到底身在何方, 也没有勇气去查寻。   

车停在市区一幢两层楼前 ,小城很安静, 街道非常整齐。 这里是青年公寓, 有点象国内的职工宿舍楼。

海棠果路314

    第二天一大早, 乘公共汽车出去找房子, 车上没几个人, 除了一个上年纪的美国人, 其余都是学生 。路两旁街道整齐 , 各式各样一层或两层的建筑, 没见一个摩天大楼。 人行道上有跑步的年轻人, 自行车道上有骑自行车的, 都带着头盔。 后来听说不带头盔在威斯康星是违法的。

    按马齐给的信息, 在四站地后一个叫海棠果的地方下车,  前走三十米是红木公寓的办公室, 里面坐着个穿T恤衫的小伙子, 他很友善地打招呼, 耐心地解释住房的情况和收费标准, 最后订下 314两室一厅, 签一年合同。 一大一小两个房间,  有厨房和卫生间, 厨房里有烤箱, 洗碗机和微波炉。 大房间一百七, 小房间一百四十五。 天华住大房间,小秋住小房间, 当天就可以入住。 坐公共汽车回家, 两个人跑了两趟,才把箱子拖进公寓。 床单铺在地毯上代替床铺, 躺在地毯上, 街上的路灯隔着百叶窗照进室内, 房间里空荡荡的, 两个大号旅行箱放在没关的衣帽间里, 呆呆地和小秋对视着。 公寓里有电话, 可国际长途太贵, 要三美元一分钟, 明天买个电话卡再给家里打电话。 很快睡着了, 梦到和书仁并肩走在操场上, 和高一时一样开心, 恰如<<梦的解析>>中所说:望的满。 醒来才知道是虚空的。

    第二天是周六, 还没起床就有人来敲门, 是教会的范心仪范姐, 她出国前在人事部工作, 非常热情, 主动带留学生去教会选或买教友捐赠的东西。 小秋和天华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 由范姐带着去了教会, 每人花一美元买回锅碗瓢盆, 又去了另一个远点儿的教会, 各花五美元买了床垫儿。 范姐的车拉不了床垫儿, 一位好心的美国牧师有个家用型卡车, 帮忙把两个床垫送回家。

    下午两个人走着去了三迈以外的沃尔马, 买了洗涤剂等日用品。 在市中心的食品店买了米, , , , 水果和油盐酱醋。 晚饭做了炸酱面, 有点儿咸, 两个人都不怎么会做饭, 相互鼓励着鼓捣些吃的。 就这样住下来了, 选课, 上课,忙忙碌碌地, 生活充实而平淡。

两个女孩子一起买菜做饭, 小秋朴实, 天华活泼, 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小秋把自己和书仁的故事告诉天华,天华哭成泪人。 用掉大半盒纸巾,天华不相信有这么传奇的爱情故事, 她不能理解小秋和书仁为什么会擦肩而过, 数年没有联系。 面对小秋的镇定,她拍拍小秋的脸问:” 你是真人还是仙女, 会不会一天醒来你的房间会是空空的, 然后除了我都说没有秦小秋这么一个人, 还有咱们的合影,原本你在的位置都变成空白。。。”

黄翔

    感恩节,两人被邀请到一个美国人家去吃晚饭, 这家只住着一对老夫妻, 他们烤了火鸡, 做了苹果派 ,土豆泥, 果酱来招待客人。同行的有两个单身男孩子:黄翔和霍涛。 霍涛是物理系的博士生, 也是夏天来美国的, 黄翔还在念本科。 圣诞节,两人随学生会的几个人去华人教会过圣诞 。 又有黄翔和霍涛同行, 黄翔一见小秋就待她与天华不同, 也许是从其他人口中得知小秋没有男朋友的缘故, 他在一旁拿水果, 递茶水,大献殷勤。 小秋自觉比黄翔老诚而不为所动。 回来后天华告诉小秋 :”在美国, 女孩子比男孩子大几岁很正常, 更何况黄翔并不一定比你年轻, 你如果想打听初恋情人的下落得赶快行动, 否则不如接受黄翔的追求重新开始。”

小秋觉得有道理, 可是她只知道书仁在美国, 却不知道在哪个学校, 哪个州。 更何况书仁可能已经有了女朋友,甚至早已结婚生子。 还有就算书仁现在依然孑然一身 ,他会和离过婚的初恋情人和好吗? 自己的心到底怎么想的, 还没有踏踏实实地想清楚过,  她静静地躺在软软的床垫上陷入沉思中。 小镇的夜好静, 和书仁的种种一幕幕闪过, 想不通他们何时开始变得冷漠, 似乎从他上大学开始。在高二那年寒假后见过两次面, 之后再也没有单独见面。 同时振西开始追求自己。 梦里只有书仁, 他总是面带微笑, 如初春的太阳给人温暖,让人舒服。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感恩2014的头像
 #

这跳跃也腻大了点吧? 大学还没上呢, 就留学来了!再说不带这样赖皮的, 明明是她拒人千里, 现在还来怪他来了Wink

 
若谷幽兰1的头像
 #

谢谢感恩跟读. 以后会有一些补充, 在梦中, 在对话中, 有些在回忆时.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