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Candy-写给爱狗人士

Candy --写给爱狗人士 (2015-09-16 14:24:20)
 

Candy 是我家的小狗,去年就百岁高龄了。称其为小狗是因为她是腊肠犬,个小。

说Candy 还得追溯到十多二十年前。

儿子从小想要一条狗(哪个小男孩不想?),常常缠着妈妈要妈妈给他生个狗狗。他十一岁那年应邀到中国演出,要妈妈答应给他一个 surprise。演出很成功,妈妈不假思索就答应了。不料他一开口,要得不是电子游戏机,而是小狗狗。大人都听说过曾子杀牛/的故事,信用第一,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也不能毁约,于是说好肯定会给他买条狗,不过不能阿猫阿狗随便领回一只,必须大家都看得上眼。

人跟人讲缘分,人跟狗也讲缘分。儿子催得紧,决定某周末办理此事。原先打算去狗拯救中心,不料那天碰巧不开门。有人在报上登广告称有腊肠犬卖,打电话过去,卖家说只剩下一只,原来卖给侄女,侄女改主意不买了。事不宜迟,南来客当即决定把狗买回来。地点在远郊农庄。行行复行行,在土路转了半天,不得其门而入。正踌躇间,一牛仔乘马驱羊至,告诉我庄门所在。进得庄来,先见一有一人高的大笼子,内有十数齐娃娃,不禁大失所望。南来客无缘无故不喜欢齐娃娃,至今看到网上围攻他人的人,脑子里就出现一群奇娃娃一拥而上汪汪乱吠的景象。正失望间,庄主用手掌捧出一只拳头大的褐色短毛腊肠犬出来。此时别说儿子频呼我要我要我就要这只,就连本来不同意买狗的南来客及客嫂也都大为心动:就是她了。

抱回腊肠犬,儿子别提有多高兴了,他最要好的几个朋友家里养的都是腊肠犬,有黑的有褐色的。Brownie 名字别的小朋友已经占先用了,虽然没注册,用起来容易混淆。儿子想了几个芳名,诸如 Honey, Sweetie,等,都流于太俗,像冬红、燕子等人名,不尽人意。南来客给二世起名没动多少脑筋,这回问了一句征求小儿意见:“Candy 怎么样?”母子二人皆点头称好,小狗狗由此得名。

初入宅时Candy还不足一个月。离开妈妈,Candy 低声哭泣了一夜,第二天就适应了,由此自觉成为这个小家庭中的一员。Candy 长得很可爱,大耳朵,又大又黑的双眼,看上去有点像小鹿的模样以及一脸委屈的神情(长得就那样,不似猫,相貌神情稍欠厚道)无不让人怜爱;而油光亮亮的褐色短毛又常使南来客想到赤兔马是否就是这种颜色带她到前院草坪玩耍,不时有社区行人驻足观望半天,临走不忘赞一句,“So cute”;开车的经过倒车回来看个仔细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

狗狗以殷勤和忠于职守见称。殷勤就不用多说了,人前人后跟着,小尾巴摆的飞快。说说忠于职守吧。儿子给她买了个刺猬玩具,才多大,一见到当即龇牙扑上去,一口咬住就撕咬起来,也不知这阶级仇民族恨从何而来。稍长,后院俨然成了她的领地,主人到此热烈欢迎,主人扫落叶她围着扫帚飞快地旋转打圈。松鼠小鸟全赶得远远的,有次还抓捕小鼠数只。狗抓耗子并非多管闲事,要看什么狗。腊肠犬属 hound,是一种猎犬,大猎物对付不了,专捕鼠类。人的能力有大小,狗岂非如是Candy捕鼠出于天性,也是忠于职守的体现 -虽然主人时时打击她的积极性。

既然是家庭成员,要求一视同仁未可厚非。家里来客,Candy 总要凑上去,等客人叫她一声。总得打个招呼不是?客人如果礼数不周,Candy 就会汪汪两声以示提醒。前门进来的一般来说是客,不走正门从后院进来的要提高警惕,没准是阶级敌人。这是Candy 的逻辑。于是苦了园丁阿米哥大叔。幸亏大叔理解,没告Candy 一个种族歧视。Candy 恩怨分明,敌友分的门儿清。 Candy 曾从后院溜出走失,Mary 收留她数小时。几十(狗)年前的事了,Candy 见到Mary 仍然频频摇尾表示感谢。Candy小时候Joan 有次抱CandyJoan狗狗吃醋吠了Candy几声,这仇Candy 也记了一辈子,跟 Joan 的犬女老死不相往来。 不过Candy不革命也深諳革命的首要问题,严格区分抱过她的Joan 和吠过她的Joan 女。

Candy 身体健康,很少看病。有一次,喷嚏打个不停,频频用瓜子挠口鼻。在儿子的坚持下,南来客带她去看了趟急诊。结果啥事没有,兽医说大概是被蜈蚣咬了,过几天就好。过几天真好了,只是南来客破费了三百美金。另一次是个大手术。曾在报上看过这么一个故事。男主人要带狗狗做绝育手术,女主人不忍。男的说:“我对狗狗会像对女儿一样。”女的说,“你会带女儿去做这种手术吗?”客嫂心肠硬一些,不过让Candy断子绝孙的事却摊派到南来客身上。剥夺了Candy 的生育权,南来客相当内疚,直到有一天Candy得了场大病,脊椎出了问题。所谓物似主人形。Candy 腰长,本来就容易得脊椎病,更赶上主人脊椎也有毛病,不得脊椎病实在是“天理不容”(陈诗人语)。客嫂从外科兽医处打来电话,说手术费近三千大洋,要不要做。南来客不假思索说:“当然。”客嫂对Candy 自称妈咪,Candy被妈了有苦说不出 (南来客十分反对未经人家同意就去当人家的妈,当孙子也得征求同意,况妈乎?);小主人任Candy满脸舔(老爹要舔一下却yucky,平时跟Candy保持一定人狗距离的南来客关键时候见真情,跟Candy的恩怨也两清了。记得去接她那天,前面一个年轻壮汉拧着狗颈箍走出来,大小伙子眼圈泛着泪水。南来客不由心头一紧,直到看到Candy摇摇摆摆走出来。

Candy 为狗聪明。坐下、打滚、不动、握手等小把戏Candy无师自通。南来客溜狗随心所欲,不按时间。每次出门要溜Candy 都有数,出门不是溜狗她也心知肚明,不做无用功等待。出去散步时,Candy目不斜视、昂首阔步,个头虽小,却有股气势尽管并非贵族出身(人类的拿破仑和邓小平个儿也不高,不影响人家做伟人)。南来客溜狗有不少人行注目礼。开始南来客以为自己风华仍在,后来知道大家注意的是Candy而非我,怪不得Candy 那么趾高气扬小主人从外地回来,Candy 载欣载奔;小主人临走前一天,Candy 郁郁寡欢,知道小主人又要离开了起初Candy室内活动地点限于厨房,病愈后撒娇,得寸进尺,从楼下一直扩展到楼上,开始还偷偷摸摸,最后变成任我行,哪个房间都堂而皇之进去溜一圈。

打算养狗前看过几部狗经,图文并茂,详细介绍了腊肠犬的特征,可是都有个共同点,只说长处不说短处,都没提腊肠犬最大的一个特征:固执。再看看对其他犬类的介绍,也概莫能外,全都十分完美。呜呼,论狗尚且如此,何况评论历史人物?

Candy已百岁高龄,终日大睡,不时还失禁,在地毯留下斑斑污迹。她想散步,但没走几步就掉头往回走,南来客只好独自散步。不时有人问,不好意思,你的Candy 呢,还在吗?”(其实问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有的自己都走了)我总是不厌其烦地回答:“还活着,睡觉呢。”她老了,造成不少麻烦,可是每当我想起把她抱回家那天、想起她给全家带来的欢乐、想起她对主人毫无保留的忠诚和信任,我就会暗暗对Candy说;“Candy, so far as you are not living an agony life, I am not going to put you to sleep.”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欢迎来文轩。 

我家狗狗也近九十岁高龄了。

 
南来客的头像
 #

谢谢。问好。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给我们发张照片吧,我也是爱狗的,我家SNOW女孩大概是中年妇女了,每天跟我形影不离。狗狗老了,行动不便,你可以买个给孩子坐的那种塑料拖车,拖着她出去散步。控制不了小便也可给她做几个便携式样的系带子的裤衩穿上,我家狗狗没有节育,每年秋天都要有生理问题,我就这么办,给她穿一个月裤衩。

有空多给我们讲讲她的故事吧。太感人了!

 
南来客的头像
 #

谢谢评论和建议。周末愉快。

 
若谷幽兰1的头像
 #

好感人, 我家狗狗十岁多了, 希望她再和我们相伴十年.

 
南来客的头像
 #

谢谢临帖。爱狗人士都有您这样的想法。百岁高龄的Candy已经基本失聪,但还能上下楼。最近病了一场,以为不行了,谁知又好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