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罗叔叔

 罗叔叔 (2015-08-15 20:05:01)
罗叔叔,南海西樵人士,瘦高个,骨骼清奇,衣冠整洁。家贫,少失学,工作后发奋学习,广交文人,不耻下问,诸子百家、诗词曲赋,皆有涉猎。工隶书,蚕头雁尾略作变化,自成一格。
67年夏至68年夏,大人无班可上,小孩无校可回,我在家通读了三国、红楼等四大名著。聊斋志异是十叔寄存的。其他禁书,诸如老残游记、牡丹亭、元人杂剧等都借罗叔叔。罗叔叔根正苗红,家中藏书文革得保无虞。初秋,罗叔叔带我打禾花雀。黎明即起,28寸飞鸽车头挂上水壶鱼篓,三脚架上架上工字牌气枪,后座带上我,风驰电掣,奔十多里外近郊。罗叔叔枪法精准,半天下来,总有十来二十只落入篓中
罗叔叔好读书,每有会意,皆密密麻麻把心得写在烟盒火柴盒上。人较正统,见十叔一面,断定其“很反动”。一日,十叔写复姓二十余于烟盒上,走后罗叔叔看到,在反动分子烟盒上再两个复姓。
罗叔叔读书,考证求甚解,从“碧云天,黄叶地”源出“碧云天,黄花地”到“古文观止”注解错误,自己的他人的,五花八门。有次居然考证出伟大领袖畅游长江报导有误。“丢那枚,简直乱来,游程除以时间,老人家游得比快艇还快.(感兴趣的不妨考证一下,本人对领袖泳速没兴趣)。我父亲搞新闻出身,知道个中利害,赶快转移话题,把我们听得一愣一愣的。
我父母在干校时,罗叔叔常来看望我们。父母回城后,他逢周三晚必来,风雨无阻。我们也不厌烦,只是戏称“又来开会了”。因当年一周两(后减为一)晚政治学习。上得楼来,一包烟、一杯茶,天南地北,古今中外,道听途说,无所不谈。稼轩长短句,如数家珍,摇头晃脑先来一段“千古江山”然后拖着声调点评:“岳飞后人岳珂那契弟.替老辛打抱起不平滔滔不绝,直至国际歌声起,方才告辞而去。
罗叔叔在各报刊杂志发表不少作品,也写过一些剧本,请我父亲斧正并推荐给有关部门拍电影或电视剧。惜父亲离开宣传界已久,最后都是“吾谋适不用,勿谓知音稀”他自己办成了一两部,但都被潜规则了,作者排名屈居二三。
罗叔叔八十多了,仍笔耕不辍,精神可嘉。晚辈祝您身体健康,投稿必中。
后记:
有报导前一段罗叔叔考证出一代宗师曾是国民党特务,坚决反对某市为他立塑像。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