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生命里遇到的好男人 (四)

Z

 

如果说前边这三个男人是我遇到的男人中的上品,那么Z就应该是男人中的极品。

 

Z也是个高大英俊的人,和W不同的是,Z的英俊里有很多居家男人的随和,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刻意出众,更多的是琐琐碎碎的温暖体贴。而这个质朴的特点,在我眼里,让Z更有魅力。

 

Z和太太B都是第二次婚姻。听说Z的第一个太太是因病去世的,而Z和现在的太太B是网上结识的。当年,Z从网上这个虚拟世界认识B时,B还在婚姻中,只是不幸福。Z做为网友,不在一个国家里的网友,安慰B,给她出主意改善和先生的关系。可以说,他们的爱情是从友谊开始的。从什么时候,友情质变成爱情,只有Z和B清楚。然而,这个质变,实在是非同寻常。

 

质变发生时,B已经离婚,自己带着两个半大的一儿一女。所谓“屋漏偏逢连天雨”,就在这时候,才30多岁的B体检发现得了肝癌。B的手术要到另一个城市的有名医疗中心去做,Z请假从另一个国家飞过来,在医院里照顾了B十天。在B出院后,Z又跨国把B和两个孩子接到他家里住了一个月,让B手术后能得到休养。然后,Z和B决定结婚。

 

也许是因为照顾B有孩子,Z是抛家舍业,辞了工作,移民到美国和B结婚的。认识Z多年,我一直不知道他有这样的故事,只是觉得Z办公桌上的照片很特别。人到中年,如果拖家带口的话办公桌上一般不是孩子的照片也是一家人和孩子一起的照片,而Z桌上的照片是他和B亲亲热热一起的,只有他们两个。直到那年,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在凌晨接到弟弟的电话,说妈妈查出来癌症。我在公司办了手续就准备请长假回国去照顾妈妈,同事知道后,在我走前约了所有人和我一起吃中饭,安慰我这远离家人的人。就是那顿饭后,Z特意跑来对我说回家要安慰妈妈有信心,一定可以战胜疾病的。这时,Z告诉我B曾经是肝癌患者,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复发。从这,我才慢慢知道Z的爱情故事。后来,Z曾经对我说:“为了结婚,我跑到这个地方,找了整整九个月才找到这份工作!”我难以想象,那九个月,新婚、没有工作、在另一个国家里生活的Z是怎么一天天过下来的。

 

平常人的小日子,Z和B过得有滋有味的。B的工作不稳定,一个地方做个一年半载的就换了另一个工作,做的工作也都是薪水很低的,无疑,Z是他们家主要经济来源,提供面包的。办公室里同事经常一起出去吃中饭,Z很少参加,他总是吃自己带的盒饭。和他聊天,他会很兴奋地告诉你上个周末他和B又去了哪个价廉物美的餐馆,在哪儿能找到减价卷。一份晚餐,量大,他俩分着吃,居然20块不到!几次听Z这么极力推荐,我也去试过他赞赏的餐馆,别说,真是物有所值。Z工作上非常努力尽责,操持家务也是个好手。家里房子修修补补的事情,总听他在周末不停手地在做。有一年,我们这边的房子都遭了冰雹,几乎家家都由保险公司出钱在修。Z家房子被砸的比较严重,不光房顶,窗户也被砸破了,房子进水,家具也有损害。所以,Z急着叫人估价,早早就开工修上了。为了省钱,等雇来的工人把房顶修好后,Z就自己开始修窗户什么的。Z给我算了一下,他自己修,能省下进两千块。我看着他修房子划伤的胳膊,累的走路都歪歪扭扭的,心想:“值得吗?”Z看出我的心思,笑笑说:“想想啊,两千块啊!”然而,等到Z高高兴兴地等着这两千块落自己口袋里时,保险公司不给,说是自己修的就不补贴了。一直都是乐乐呵呵的Z那两天脸都是阴沉的,气到极处也骂保险公司几句。但是,很快,Z又回到开心过小日子的状态中:自己在网上开个小店卖从中国、印度、泰国贩来的小商品;做饭酿酒;种花种草。Z甚至廉价买下邻居坏了的室外按摩浴缸,修好后,和B夜幕星空下,喝着自制的酒泡澡,过着很惬意的小日子。

 

再有爱的日子,也不都是尽人意的。

 

Z的烦恼来自B的两个孩子。结婚后,Z尽心尽力地和B一起抚养孩子,一家人出门,经常有人误以为Z是孩子的生父,说:“这俩孩子真像你啊。”但是,青春期的孩子不是那么容易教育的,两个孩子很年轻的时候,一个未婚生了孩子,一个结婚生了孩子自己没有固定职业养不了。最后,被迫当上爷爷/外公的Z又承担起抚养几个孙儿、孙女的责任。Z刚得知一个孩子未婚先孕时,是有怨言的,弄得办公室的同事们对即将到来的孩子小心翼翼不知提还是不提。然而,孩子降生后,Z高兴地给大家发送了孩子顺利生产的消息,附上孩子的照片,请了假回家照顾养女和婴儿。同事们终于松了口气,可以大声地恭喜Z了。几年下来,Z是儿孙绕膝了,他却当不了享福的老太爷,他肩上的担子是越来越重。先是一个他最喜爱的外孙有学习障碍,他和B带着孩子去做医生鉴定,换学校,最后决定自己在家里教。继而B彻底丢了工作,不上班了。第二个孩子工作总找不到,回去上学,离婚,他的孩子也要Z接济照顾。我有次问Z:“孩子回学校学什么专业?”Z说:“森林管理。”我听了有些替Z着急,说:“这专业可是不好找工作啊。”Z平和地说:“我知道,但是孩子你总得让他学喜欢的吧?”我彻底无语,心里感慨:“这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可真不是一点点!”

 

有一年的圣诞,Z开心地拖家带口长途开车回他父母家一起过节。回来时,他给大家带了家乡的奶酪。一边用饼干抹上好吃的奶酪,一边我实在忍不住问Z:“现在B一家这么多人都靠你了,你爸妈难道一点儿不觉得委屈了你吗?”Z认真想想才回答我:“我爸妈知道我爱B,爱B就也爱她的孩子和她的一切,他们理解。”而我,站在那儿好半天,心里想:“这要是换了我们中国人的家庭,还不知闹成啥样呢。要是我的孩子这样地爱一个人,我会怎样呢?我能做到这么理解吗?”

 

Z的第一个太太,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谜。看Z对B这样倾心的爱,那他和第一个太太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一次聊天的时候,我问了Z。Z抬起头,看着我说:“我的第一个太太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我永远忘不了她发病的那天,我正在给我爸爸修电脑,我太太在外边敲窗户。我头都没抬,不耐烦地说:‘你等等,我正忙着呢!’等到我发现不对劲儿,赶紧叫了救护车送我太太去医院。那是一段像坐过山车的日子,我太太最后等到了一个能给她移植的心脏,但是她没能下手术台......”Z不再说话,眼睛看着远处。很快,Z收回目光,接着对我和另一个同事说:“真的,你永远不知道明天、未来会发生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每天出来上班前一定给B和我的外孙一个拥抱,亲吻他们,告诉他们我爱他们,因为我不知道这次以后我是不是还有机会。”

 

终于了解我们尘世里的爱情可以这样至纯、至真!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确实是好男人,难得。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这些好男人的命真苦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