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二十四)

半梦半醒之间

悠扬的笛声响起

唤起最久远的回忆

莫名的思绪

幽怨几许

 

吹一首北国之春, 看看窗外的飞雪, 两年前的那场雪后, 曾经去过书仁家, 而现在, 他似乎从小秋的世界里渐渐消失了他的笑脸偶尔从小秋脑海中闪过, 美好的点点滴滴瞬间涌上心头, 是在思念他吗?

振西的吉它正在弹谭咏麟的<<半梦半醒之间>>:

是梦是真,转眼改变, 梦已不相连…

 

甩甩头,

让过去成为回忆

看满天飞雪,

自在随意,

随风来,

随风去,

时而缥缈,

时而清晰.

羡慕风儿,

动情地诉说着心语,

伊始的花季,

竟冰封在寒冬里

 

他们一起玩跳棋, 输家要给赢家剥花生吃, 玩得好开心电视里在播放<<闯荡江湖>>, 文明和饺子从小是好兄弟, 长大却成了夫妻, 青松说这电视剧纯属搞笑, 可小秋和振西都喜欢, 直看得捧腹大笑, 棋都下不成

振西把在学校做过的一些物理题, 化学题和数学题拿给小秋做, 她高高兴兴地做了一下午,振西给他剥瓜子, 青松看电视白梅一般五点钟来叫振西回家吃晚饭, 剩下小秋和青松, 两个人你看我, 我看你, 没好电视, 就各自读书, 斗嘴

 

 仁义

 正月十二开学, 到学校已经是傍晚, 小梅和小秋有从家里带来的饺子没去教室吃晚饭, 她们用开水泡饺子, 正要吃, 听到敲门声, 小秋开门一看竟然是书仁, 搓着手笑吟吟地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书仁问:”没去教室吃饭?

小秋说:”有从家带来的饺子, 一起过来吃吧

书仁没动:”你去吃饺子, 吃饱了, 出来和我一起走一走, 不要晚了自习课

小秋顺从地回去吃饭, 心不在焉地吃了几个饺子, 小梅佩服小秋的耐心, 嘱咐她:”千万不要晚了自习课

走在他身边, 小秋仰头看他才知道他边走边低头看自己, 微笑着默默相视. 小秋低头看鞋尖, 上面的红梅花异常骄艳。

她问:”你吃过饭了吗?

他说:”没有, 一会儿去班主任徐老师家吃。”

“晚上住那儿?”小秋问

”住徐老师家几天, 帮他上初三的儿子补习数学。”他边说边看表。

小秋没什么时间观念, 不由得问:”你有事就去忙吧。”

 书仁说:”我没事儿, 看着表以免让你晚了自习课。”

“嗯”。 晚了就麻烦了,小秋想。

 接下来的二十来分钟, 她几乎没说什么, 只听书仁说:”爸爸妈妈在我和书义还不太懂事的时候, 就教给我们读<<三字经>>, <<弟子归>>, <<千字文>>, 说了你别笑, 还给我们读<<烈女传>> , 也许妈妈一直希望生个女儿。 我和书义的名字就是从<<三字经>>中的’曰仁义, 礼智信’选的, 爸爸还说如果有五个孩子, 不管男女, 都从这五个字里选, 本来我该叫书义, 由于小时候和哥哥两个人长得象, 大人们经常把名字弄反, 等我们都会讲话了, 别人问我们名字, 我告诉人家我叫书仁,哥哥说他叫书义, 爸妈也懒得更正, 之后就这样了。”

他正要接着说什么, 看了一下表:”快走吧, 还有五分钟就七点了, 快走。”

路灯在寒风中凄清地伴着小秋孤独的身影, 她一路小跑去教室上晚自习。 见青松抱着个篮秋满头大汗地往教学楼跑, 正想不吭气遛进教室, 被青松叫住:”怎么这么晚, 小梅呢?

“别嚷, 书仁来了。” 小秋低声说。

“念你实话实说, 饶了你, 快去教室, 好好念书。”青松象个家长似的, 弄得小秋哭笑不得。

 

鱼与熊掌

书中有他的影子, 她一次又一次地把那页纸按平, 试图集中精力读书, 可是到头来满脑子都是他的话, 他的声音, 他的到来搅乱了她的心湖。 小梅见她盯着书本出神, 不由得叹了口气。 记得上学期她坚持要看振西的照片, 小秋没办法, 拿了一张给小梅。 小梅看了很惊讶:”这个人长得象你哥, 又健康又帅气, 对不起, 我并不是暗示书仁的腿, 这个振西看上去是个阳光少年, 应该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一点都没错, 我们一家人都特别喜欢他。”小秋不加思索地说。

小梅写了个纸条:”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慎重, 再慎重。” 小秋看看小梅, 笑着摇摇头, 在纸条上写:”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为了多念书, 二者皆可抛。”

两个人相视而笑, 小秋说:”咱们一起复习英语吧。”

接下来, 两个人都学得很专心。

青松在下晚自习后来找小秋, 后面跟着秀秀, 看着他俩, 想起奶奶的话:”长兄如父, 老嫂比母”, 忍不住笑出声, “笑什么, 傻丫头。”青松一脸严肃。

秀秀走过来, 握住小秋的手:”振西和书仁两个人都喜欢你, 交往越深, 以后麻烦越大。”

小秋不知道说什么, 突然她意识到自己和书仁的来往已经不再有家人支持, 她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青松还想说什么, 看到妹妹难过的样子, 把话咽回去了。

第二天小秋总是不争气地想着书仁, 她越强迫自己全神贯注地听讲, 越走神儿, 意识到了就收回心神。挨到下午课外活动, 小梅拿不定主意是否去陪小秋, 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支持谁, 主观上她已经多投了振西一票, 但是看小秋的样子对书仁仍有期待。 秀秀建议小梅跟着小秋, 小秋也同意, 她甚至有一点希望书仁不会出现, 这样就省了好多不必要的麻烦。她趴在课桌上闭目养神。

由于天冷, 同学们一半回宿舍,少数出去锻炼, 其余的在教室里有的读书,有的做作业, 有的聊天, 青松在前门探了一下头, 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有几个男生给他打招呼, 有女生不自觉地向他行注目礼, 小梅推推小秋, 抬头看看青松, 穿上外套, 拉上小梅一起走出教室, 外面好冷, 回去拿手套, 拉严围巾, 她要青松回去拿手套, 青松说:”不能上你的当, 想把我支开, 我偏不。”

拐角处站着书仁, 也许他碰巧刚走到那里, 也许早到了正犹豫要不要去找小秋。小秋看到他, 几乎完全忘了青松和小梅, 而书仁的眼里只有小秋, 青松可不允许别人忽略他的存在:”书仁, 还没开学?

小梅趁两个男孩子讲话, 悄悄问小秋:”要不我回去吧? 谁也不会把你吃了。”

小秋抓住小梅的手:”好吧, 我们一起回去, 外面太冷了。”

看一眼书仁, 她明白了去年那一年的相处已经不复再来, 昨天短短的独处, 她竟然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 也许什么也没说。 看看青松, 他到底想问书仁什么, 小秋为书仁难过, 他穿得单薄, 一滴眼泪接着一滴泪无声地流满双脥。

 

相见曾如不见

传说每个女人来到世上一辈子, 流下的眼泪一样多, 小秋从小到大不常流泪, 却似乎专为情流泪。书仁看着心痛,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青松有些害怕, 他拽着妹妹到一边紧张地说:”我马上走, 你马上不哭了, 成交?

小梅不知道他们兄妹在说什么, 悄悄递过手绢。 小秋不自觉地停住哭泣, 她安慰青松:”我不会有事的, 小梅会陪我。”

晓梅忙摇头:”你肯定要我陪你? 我还是回宿舍, 你好不容易见到书仁, 和他单独谈谈, 课外活动时间, 不违反校规。”

书仁一直盯着小秋, 他们两个并肩一起去操场上走走, 除了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似乎回到了从前, 好几分钟他们默默无语,小秋的心里有些矛盾, 她一直没抬头, 但是能感觉到书仁灼人的目光。

“如果你不开心, 我以后就不再出现。” 他试探着问。

小秋没有说话, 她摇着头, 却没有抬头, 怕看到他的眼睛, 书仁的声音和去年不同, 虽然听起来依然感到熟悉, 他的声音更象大人, 却坚定温柔, 不似青松嘻嘻哈哈地象个孩子, 他去牵她的手, 她躲开了, 振西从来不无缘无故地牵手, 好久不见书仁, 小秋不觉得这么快就可以牵手。

书仁没有坚持, 轻声问:”学习紧张吗?

“还好, 班主任说很快就该紧张起来, 你知道我喜欢紧张。 崔老师好吗?”小秋回答。

“她挺好的, 今年带毕业班, 比较忙。 她经常提起你。”

“我也想她。 大学里很忙吗? 还有书义他已经开学了吗?

“书义已经开学了, 要不他会一起来, 他…”, 书义一直催弟弟去找小秋, 书仁没好意思说, 他们知道去秦家总会有阴魂不散的振西和青松在,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到学校来找她麻烦少些。

书仁再次去牵小秋的手, 她竟然没有躲, 甜甜地笑着仰头看着他, 蓝天笑盈盈地看着他们, 隔着手套感到他的手好暖和, “说说你在大学里的事情。”

“从天之骄子, 变成芸芸众生是考上北大的深切感受, 有个男孩子比我小三岁, 成绩相当好, 就是跟同学合不来。 好处是你想学习天天有新奇的东西可学, 你不想学, 也能过得去, 好多有名的教授都经常骑车从你身边过, 让人一方面觉得与名人咫尺只遥, 另一方面突然意识到名人也有平凡的一面…”

他迟疑了一下问:”青松不高兴你来见我?

“他喜欢管着我, 摆出一副大哥哥的样子。不过他应该是为我好。我难过了, 他会自责的, 读过<<笑傲江湖吗>>?

“读过, 书义喜欢, 我也跟着读过。”

“青松有些象令狐冲。”

“那就好, 否则我以为他对我有敌意。”

“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因为他和振西是好朋友。”

“振西好吧?” 一直由他握着手, 悄悄抽回来, 心想带着手套应该不算背叛了振西吧。

“他挺好的,你现在在读什么书?

<<牛氓>>, 你要读吗? 我马上读完了, 明天带给你。”

“好啊。”说完又有些后悔, 她想到振西, 他热情洋溢的脸在小秋脑海中闪过, 她目光暗淡地看着操场边上那棵大杨树的枝丫。

书仁注意到了小秋神情的变化, 谨慎地说:”一言为定”。

她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后天我就走了, 希望夏天有机会再见到你。” 书仁尽量语气平和地说。

松了口气, 小秋走在书仁左侧往回走, 思绪万千, 书仁问:”你想去北京吗? 放暑假后, 我在学校等你几天, 你可以和青松一起来。”假如去年问她这个问题, 她肯定马上说去, 可是现在心里总想着振西, 他的脸不时地在小秋脑海中闪现, 她听到自己说:”先回去和青松, 还有奶奶商量一下。”

 

大地依然痴守着冬的寒,

初春的嫩绿未现,

少女的心左右为难。

相见曾如不见,

不曾相见,

便不会相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