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2 天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4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14)

 

  茉莉花俱乐部(14

 

 

 

    话说莲花站在水晶河购物中心中华料理的摊位前面,正在盘算要吃份炒面或是炒饭的时候,看见坐在小桌上有一位白人男客人,也是食物广场中唯一顾客,这人先到饮水箱旁取了一个商家提供的免费塑料杯子,在杯中注满了免费饮水 ,再由上衣口袋中取出一个棕色的纸袋,最后由纸袋中取出一份家中自制的三明治来,张开大嘴,正要咬那三明治。

 

   「哈啰,瑞比尔! 」莲花见瑞比尔正要享受手中的三明治,就大声地喊住他。

 

   「妳是,妳是···? 」比尔睁大了灰蓝色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用英语说。

 

   「瑞比尔,你好,我是叶莲花! 」莲花大声地用英语回答。

 

   「叶莲花,不是叫妳不要到美国来吗? 妳到美国来做什么? 」比尔瞪着眼睛,非常不乐意地说。

 

   「我到美国来是要跟你办离婚手续的! 」莲花一面说,一面向比尔那边走去。

 

   「不要过来,妳不许走过来! 」瑞比尔喊道。

 

   「亲爱的比尔,你认识她吗? 」一点也不错,正是那美容院做指甲的那个东方女人,她正提着二个午餐盒,飞也似地赶了过来,站在比尔身边。

 

    「明珠,何明珠小姐,我并不认识这个年幼的中国姑娘! 」比尔先是出乎意外地紧张,而后立刻斩钉截铁地否认他认识莲花。

 

   「比尔,你非得先与我离婚才能再结婚,否则就犯重婚罪了! 」莲花还想点醒比尔。

 

   「东莞的结婚怎么能算正式结婚呢? 」比尔气得脸都红了!

 

   「呔,妳这不要脸的小妖精,不要抓住别人的男朋友胡撹蛮缠! 」这位叫明珠的美容院女子,十分凶狠地骂莲花。

 

   「明珠小姐,妳听我说,... 。 」莲花辩道。

 

   「不要脸! 妳太不要脸了! 妳是为了要分他最近卖房子的这笔钱吗? 乘早死了这条心罢! 」明珠一把扯住比尔的衣袖向外走,口中仍然继续骂个不停,不久,两人就溜得无影无踪了!

 

    由明珠漫骂的话语中,莲花突然心中释然,原来明珠是怕莲花来争夺钱财的,如此反而好办了,只要解释清楚,她并不想分比尔的钱财,而是要与比尔两人一刀两断, 在中国及美国的婚姻法律上搞得清清楚楚就行了!

 

    反正已经知道明珠小姐在水晶河购物中心的美容院工作,比尔既然已经搬去与明珠同居,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以后再找他也就容易了,当然,这事还是早了早好,最好是立刻办理清楚最好, 免得夜长梦多。

 

    莲花虽然肚中仍然十二分饥饿,但因思及春花阿姨的脚趾甲一定已被那位叫明珠的美甲姑娘消毒、修剪及擦油完毕,否则明珠怎么能出来与比尔相会呢? 莲花因怕伶俐阿姨与春花阿姨两人看不见她而着急,只得放弃追寻比尔及明珠,沿着原路走回美容院,果然此时伶俐阿姨的头发也洗、吹及修剪完工。

 

   「春花阿姨,那位替阿姨剪脚指甲的中国姐姐是否叫明珠? 」莲花问。

 

   「妳说的二号美甲师何明珠吗? 她手中拿了两份午餐盒,说要与她的男朋友一同吃午餐。 」春花阿姨回答。

 

   「有没有说大概多久回来? 」莲花追问。

 

   「听说她们午餐的休息时间只有四十五分钟,大概吃完午餐就会回来的。 」春花说。

 

   「喂,妳们都不饿吗? 我可饿了。 」伶俐阿姨问。 被伶俐这么一提醒,莲花覚得自己才是真正饿得前胸贴后背呢!

 

   「伶俐小姐,妳知道吗? 在距此地七分钟路程,有一个很小的叫做茉莉花购物中心,那里有一家中餐外卖店,一年前被两位新由香港来的一对广东人夫妇买去,我去吃过一次,这两人的手艺真是不错,咱们三人今天一同去尝尝如何 ? 」春花建议道。

 

   「春花,妳知地道址吗? 」伶俐阿姨问。

 

   「虽然不记得详细地址,但郄记得由此上十九号公路向南走,就是茉莉花购物中心,这家不起眼的中餐外卖店就在茉莉花购物中心里面,很好找的。 」春花答道。

 

   「茉莉花购物中心我是知道的,里面只有一家普通规模的杂货店,因为座落在此地最大的水晶河购物中心旁边,所以从来抢不过水晶河购物中心的声势。 」伶俐阿姨说。

 

「这家购物中心,是中国人开的吗?

 

「好像是意大利人开的。 」伶俐小姐答。

 

「既然是意大利人开的,怎么叫茉莉花购物中心呢? 茉莉花不是中国的植物吗?

 

「不但亚洲有茉莉花叫Chinese Jasmine,美国也有茉莉花,叫做Confederate Jasmine只不过美国的茉莉花不如中国茉莉花圆润且香味也不够浓馨。 」见多识广的伶俐小姐答道。

 

   「杂货店是不是超级市场? 伶俐阿姨,那里有一家中国超级市场吗? 」初由东莞来的莲花问。

 

   「什么超级市场! 这里中国人这么少,任何市场能够腾出半个货架来卖中国、日本、韩国及印度等东方食品就算不错了! 」春花笑了起来。

 

   「春花,妳是怎么知道那里有家中餐外卖店的呢? 」伶俐问。

 

   「是这样的,我的脚跌坏了之后,恰巧替我复健的复健师卡洛Carol每天上班要经过我的住处,因为我没有车,她有时就好心到我处接我同去做复健运动,谈起附近茉莉花购物中心有一家叫《中国锅》的中国餐馆, 就带我去品尝,虽然只有外卖,没有堂吃,不过口味真是不错! 」春花竭力推荐。

 

比起水晶河购物中心的大气,这家茉莉花购物中心的气势实在小多了,何况就近在七分钟之外呢? 莲花她们的车子在十九号公路上转进茉莉花购物中心的停车埸的进口,看见一个大牌子,上书:〈茉莉花购物中心〉,这几个大字的下面,按照字母次序排了一排该商场内的各个小啇店的店名,〈中国锅〉 就是其中之一。

 

她们将车在购物中心的停车场停下。

 

「没有看见什么香气浓郁的中国茉莉花,连不怎么香的美国种也没看见! 」莲花停好车,朝四面东张西望。

 

三位女人走到这家叫〈中国锅〉外卖店的门口,果然规模很小,店内只有一张二个座位的小桌供堂吃之用,靠门处排着三张空椅子,供叫外卖的客人坐着等菜之用,因为客人不多,停车倒是十分方便。

 

    店主夫妇一见来了三位会讲中国话的女同胞,这一喜非同小可。

 

   「中国贵客,稀有的贵客,请坐,请上坐,请到这边上坐! 」女店主黄太太文迪飞也似的将并排排着的三张空椅子中的一张,搬过来放在桌边让三位女贵客来坐下。

 

   「妳们要吃什么? 我们可以特地替贵客做妳们爱吃的东西! 台湾口味的馄饨汤面? 韮菜盒子? 」黄太太殷勤地倒了三杯茶过来。

 

   「韮菜盒子? 河南的韮菜盒子? 」莲花直咽口水。

 

   「我以前在香港时替一家台湾老板开的台湾餐馆做过工,所以会做台湾料理,至于是不是河南省口味的韮菜盒,那就不知道了。 」黄太太笑嘻嘻地回答。

 

   「韮菜? 太多年没吃韮菜了? 妳们那来韮菜? 」伶俐好奇地问道。

 

   「原是我们自己后院野生的,被我们发现以后,拔去杂草,加上肥料,勤加灌溉,现在长得又肥又大,昨天才剪了一大堆,我去拿来给妳们看! 」黄太太进到后面厨房里去拿出一堆绿油油韮菜来。 这一下,惊动了在厨房中忙碌的黄老板杰克,他也用围裙擦着双手,笑嘻嘻地由厨房中走出来。

 

   「看,这庅翠绿新鲜,做韮菜盒正好! 」黄老板也很高兴。

 

    说做就做,黄老板夫妇在厨房内一阵忙碌,果然做出一大盘香喷喷的韮菜盒子来,在店中没有客人时,店主也参加五人同吃,其间偶尔也会有人来买外卖,只要来了客人, 黄老板就放下正在吃的韮菜盒,站起来把座位让给等菜的客人,自已赶进厨房替等待的客人炒菜。

 

    恰巧这时来了一对等菜的男女洋客人,正在狼吞虎咽的莲花见黄老板进去炒菜,外面只剩一张空椅,连忙放下筷子,站起来让座给等菜的洋客人。

 

   「莲花,妳不用让座,妳替我上阁楼去再取张临时椅子罢。 」黄太太走进厨房去抬了一个活动梯子,要莲花爬上阁楼去再取下一张空椅子来,加上黄老板让出来的空位,让这一对白人夫妇同坐等菜。

 

    等这一对客人提了一大包饭菜离开之后,春花阿姨打量着外卖店的大小说道; 「何必每次爬上阁楼去取椅子? 其实,妳们这里再放两张椅子,挤一挤还是够大的。 」

 

   「外卖餐馆是按照永久桌椅的数目来抽税的,平时收在阁楼,临时由阁楼上取下来应急的桌椅,就不必缴税了! 」黄太太用有着浓重广东腔普通话回答,她与黄先生都是中年人,感谢新中国的语言政策,台湾大陆全部中国人,虽然腔调不全相同,但大家都会说中国普通话可以沟通就是了。

 

   「原来连座位的数目还有这种我们外人不知道的原因。 」伶俐小姐点点头,表示了解了。

 

   几位中国老乡大讲中国话,也就是说,同为中国人,到了美国就是老乡,大家同吃家乡食物,用中国话互相交换一些消息,非常愉快。

 

  「文迪,听说水晶河购物中心要关门了,他们一关门,客人们自然都到妳们这里来了,不是吗? 」春花问。

 

  「我们这外卖店本小利薄,能有什么出息呢? 」黄太太文迪很谦虚地回答。

 

  「黄太太文迪,妳们既是外卖店,为什么不学东莞的麦当劳或汉堡王,开两个外卖窗口,客人由第一个窗口点菜,再开车到另一个窗口取菜,客人坐在车上不必下车,直接把车子开到外卖窗口 ,我猜喜欢节省时间、不爱下车的美国客人一定更情愿这样。 」莲花用手指着外卖店左边的墙壁,提出这样的建议。

 

   「是啊,莲花的建议不错,妳们在左边墙上开两个外卖窗口,把左边店外的拉圾箱推到店后篱笆里面,在左边墙外窗下修一条完整的水泥道,让客人不必下车就可以取得食物,你们并不必花甚么大本钱, 增加的生意绝对不少。 」伶俐阿姨也附合着莲花说道。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们可能在这里待不久了! 」黄太太叹了一口气。

 

    大家都吓了一跳。

 

   「为什么待不久呢? 」春花问道。

 

   「因为当时此外卖店的卖主主出卖此店之时. 并没有把此食品店的细节解释清楚,我们就购买了此店,现在,问题来了! 」黄先生先叹了一口气。

 

   「是手续不清楚吗? 」伶俐阿姨也很关心地问。

 

   「我们一年多前购买此店时,手续十分清楚,不过,他们只提到他们有佛州卫生处颁给的营业合格执照,可没提到这个合格证书只管五年,也就是说,这个合格证书必需五年一换! 我们买这餐馆时,只剩下两年,前两天佛罗里达州政府来通知说三个月后,就要派人来检验我们的新合格证书了! 」黄太太也很担心。

 

   「那你们只需赶快去办一个新的合格证书就行了? 」伶俐阿姨问。

 

   「那样,必得参加佛州州立的食品卫生合格考试才行。 」老板娘忧心憧幢地说。

 

   「州立考试试题都用英文,答案也得用英文呀! 」由香港移民过来的黄老板也一直叹着气。

 

   「都考些什么呢? 」伶俐阿姨问。

 

   「食品卫生问题。 」

 

   「有书看吗?

 

   「有。 」老板娘黄太太飞快地进去拿了一本厚书出来。

 

   「整个餐馆内只要一张证书就可以了,任何人员都行,并未规定老板必需有证书。 」伶俐阿姨把书翻了一翻,告诉老板夫妇。

 

   「是呀,我们只要聘请一位有证书的人做食品顾问,把他的证书挂在墙上就行了。 」原来黄老板夫妇早就知道了!

 

   「莲花,妳去替他们考一个试如何? 」伶俐阿姨一面翻书,一面对莲花说。

 

   「我!? 」莲花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妳不是说过妳会英文吗? 正好乘这个机会表现一下! 」伶俐笑嘻嘻地对莲花说。

 

   「怎么可以呢? 」莲花着急了; 「事关餐馆前途,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这样好了,还有三个月,在这三个月内妳把这本书好好研读一下,不懂的就查书,或者直接来问我也成。 」伶俐小姐把书交给莲花,站起身来。

 

   「莲花,妳不要担心,这本书内容非常浅显,文字也很简单,没有什么好担忧的。 」在送春花回去的路上,伶俐看莲花担心的模样不像是假的,就一再安慰莲花。

 

    莲花一面开车,一面十二万分担心考试的事情,回到伶俐小姐的家里之后,才发现她早晨由旅社带来放在楼上的行李还没有打开,打开行李之后,才发现由东莞带来给玉叶的药材还在行李箱中, 更发现要带给唐老太太的竹根还包在毛巾中,下楼来借伶俐阿姨的电话通知她们来取,两人都回说不会开车,不能来取。

 

   「告诉妳,莲花,在美国的乡下,找不到公共汽车的。 」英文名字叫波琳Pauline的唐老太太在电话里告诉莲花。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