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第五个失踪者

清晨天不大亮的时候,朝和市公安局内就已经聚了一大批的人,他们都是王富贵的家人和员工。

王富贵是朝和的大人物,靠着炒房起家,中间不知赚了多少昧良心的钱。但是,就在三天前,他去看地的时候,却莫名地失踪,连带他的车子一并都不见了。因故他的家人才火急火燎地跑来报案。

但这已经不是个案了。就本月内,朝和公安局就已经接到了四起类似的失踪案。加上现在王富贵这一起,已经是第五起了,不能不引起高度的关注。五个人都是房地产老板,而且失踪的方式都一模一样,都是连人带车在同一地点一起消失的。至于这五个人之间有没有联系,公安局方面还得进一步调查。录口供的时候,王富贵的老婆李月一直坚称自己并不认识其他四个老板,也坚持王富贵从未和他们有过来往。当然了,公安局方面并不会仅以她的一面之词就下定论,他们会调查清楚的。

笔录做完之后,张正局长就让他们回去。可他们没走多久,另一拨人就冲了进来。他们是前四个失踪者的家属。

一到公安局他们就四处囔囔,一脸愤怒,看见局长就气势汹汹地冲了上来。

他们这样子的失态是因为报案了将近一个月但公安局方面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这让他们感觉公安局是在故意懈怠。因为不满所以才要上这来闹事。

张正担心事情闹大不好收场,便赶紧出来解释。确实公安局也有它的难处,这些失踪案都太离奇,现在都无法确定这些行为究竟是巧合还是有目的的绑架。再有,世界上有很多莫名失踪的案例,到现在都没法子解释清楚。如果现在发生在朝和市的失踪案真的也是那些用科学都无法解释的诡异现象的话,那单凭他们公安局现在的能力,要想破案,真的是难如登天。

好说歹说,家属们将信将疑。看张正那样诚恳的态度,家属们也不好再闹下去。局长告诉他们,一有进展就会即刻通知他们。如此这般,家属们也就相继离去。

送走他们之后,公安局内渐渐安静了下来。警员小五探头上来,问张正是否真的是有那些离奇失踪案,朝和这么些年可都一直相安无事,怎么会突然有这么诡异的事情发生?但是局长不答,只说凡事无绝对,让他们做好手头的事就好,其他的一概不要过问。

晚上的时候,出去的两支调查小队回来了。去五名失踪者公司调查的警员报告在他们的公司内发现了他们相互间的通信邮件,还有一份五人共同签署的关于地皮买卖的合同。由此可以判断,这五个人在失踪之前就已经相互认识,并且在业务上有过来往。至于他们的家属矢口否认,要么是在隐瞒些什么,要么就是真的不知情。

在公司的盘问中,他们发现这五个人前段日子在东区花重金买下了一块地,拆迁的时候出了一些问题,导致有两个人死亡。但是这些死者的家属都没有报案。他们后来去了死者家中,问及此事,家属只是支支吾吾,好像很害怕。当警员问他们为什么不报案的时候,他们反而改口说自己家中的死者并不是因为拆迁而死的了。

看来这五个人有着很大的问题,至于那些死者家属为何不敢报案,也可能是怕被报复。或者,这些老板背后还有更强硬的后台。总之,现在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局长让警员把这些都详细记录下来给他看,他现在要听到达出事地点,也就是距离东区那块地五公里的地方调查的小队的报告。

调查小队去的时候是全副武装的,因为担心那边会有武装劫匪。但是,那里并不像他们想的那样恐怖,他们虽然是一直胆战心惊,可从头到尾并未发生任何事情,直到现在他们还能平安地站在这里给局长汇报情况。

那个地方稍显偏僻,有许多的大树遮蔽,周围也都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所以,如果是有人在里面遭到了绑架,那么是很难让人发现的。

“局长,我认为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绑架事件,而不是离奇失踪案。”队长马小林说道。

“嗯,我知道。”局长不紧不慢地说着。

“可您为什么不让我们在第一个失踪案发生的时候就封锁那个地方呢?那样的话后面的四宗失踪案可能就都不会发生了。”马队长继续问道。

但这回局长没给他答复了,只是蹬了他一眼,径直朝办公室走。马队长心里很是疑惑,猜测局长莫不是和这几起失踪案有关联?可是,局长已经在任五年了,一直以廉洁奉公而深受百姓爱戴,怎么也不可能知法犯法。

马队长想听局长给他的解释,可是局长只是不言语,这让他越发是捉摸不透了。可是,管他呢!兴许局长有他的另一番打算,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做好本职的工作吧。

接下来的几天,又有几宗案件发生,局长反倒让大家放下先前的失踪案,先接手这些。大家都很奇怪,事有轻重缓急,这局长不可能不知道啊。可是,局长发话了,自己就只能服从,否则就要挨批了。

于是这些失踪案就又一直拖了下去,直到有一天,省里来了人。来的是副省长赵第,他一来张正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了。

赵第是为了那几起失踪案而来的。警员们诧异,就这样一件地方失踪案是怎么惊动到上头的,可是张正反倒不慌不忙。在赵第呵斥他为何故意拖延时间,迟迟不办案的时候,他反倒哈哈大笑起来,随手递给赵第一份文件。

赵第一脸不悦,并不接过,而是直接甩在地上。

“我劝您还是看一看。”张正冷冷地说道。

这么一来,赵第反倒没了之前的盛气凌人的样子,一脸狐疑,弯腰拾起了那份文件。刚看了一页,他就脸色大变,随即惶恐地盯着张正看。

“我说过,这几起失踪案是人类科学无法解释的离奇失踪案,您觉得我还有必要继续调查下去吗?”张正凑到赵第的面前问道。

“不,不用了……”,赵第惊恐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确实是离奇的,离奇的……就结案吧,结案吧……”

“那您请回吧。”张正站了起来。

从赵第进门,到他踉踉跄跄地走出公安局的大门,前前后后不超过半小时。来的时候他是那样的趾高气扬,走的时候却是那样的灰头土脸,大家越来越搞不懂局长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也惊叹于局长的本事,竟能让一个堂堂的副省长这样仓皇离去。

可是局长不会让他们知道这一切,在他看来,不让他们知道,是对他们最好的保护。他是一个懂法的人,可是,当法律惩治不了一个恶人的时候,他会尝试非法的手段。

两天后,五起失踪案同时结案。那些家属自然不会同意,可是赵第会为张正安抚好一切,不会让这些案子再有清楚不干净的尾巴。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