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读书与不读书

牙子村的老李家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消停了。只要天一亮就能听见老李那响亮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村子。左邻右舍意见大了,可是乡里乡亲的,又不好说出太难听的话,做出什么伤感情的事情来。现在他们唯一指望的是老李的媳妇儿能让他收敛收敛。

其实平时的老李不是这个样子的,待人客客气气,也很少和人争执,邻里有事也总热情帮忙,这也就是现在大家面对他的吵闹却不好意思开口讲的原因了。但是老李突然性情大变其实是因为儿子李正在县城找着了一个工作。按理说,儿子找到工作了老李应该高兴才是,可是李正偏偏不幸的是和同村的李会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因而两家人总是喜欢将他俩拿来比较。

李正和李会做过小学同学。可是人家现在已经在市区买了好几套房,每回回来都是开着牛气的大奔,单就是那架势,就足以让李正抬不起头来。

再说说李正,大学毕业后成绩优异录取到县城一家单位上班,相比于他的同学而言,他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他现在的底薪是3000多,当然了,随着工作时间的增长,工资也还会涨的。李正自己本身并没有太大意见,他感觉这样挺好,不能太好高骛远,想着一毕业就能有怎样高的工资。

可是他的父亲可不这么觉得。老李自己本身没有读过几天书,没什么文化,一心只认为如果念完书不能挣来大把的钞票那么一切就都是白搭。李会初中吊儿郎当的,没毕业就混迹社会,而李正却凭借优异的成绩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读高中、上大学,然后毕业顺利找到单位上班。这本来已经该是很满意的一个结果了,可是老李就是心烦。初中没毕业的李会现在身价千万,整天的日子不知道有多么潇洒。可是自己砸了大把大把的钞票供儿子上到大学,结果现在儿子却告诉他自己每个月只能拿到那几张少的可怜的钞票,不觉越想越来气。

事实上在李会辍学之后老李就有了让李正跟着退学的意愿,只是李正的妈妈一直阻止他这才作罢。老李文化不高,只知道念书会识字了就可以,念那么多年的书就是白瞎了自己起早贪黑辛辛苦苦挣回来的银子。如今,饱读诗书的儿子一个月只有那么些工资,可初中都没毕业的李会却成了一个大富翁,这不禁让他这些年埋藏在心里的所有不满一下子都爆发了出来。李正的妈妈这个时候也不好说话,因为老李总会把她将回去,让她无话可说。

这些天李正等着上班所以一直在家,只是一在家老李就不安生,成天的在他耳边数落。李正也并不和老李争辩,因为他知道老父的思想就是局限,他根本就听不进自己的话。反正他自己是挺满意现在的情况的。所以他就由着老李讲,讲累了他就不讲了。

他可不认为读书真的无用嘞,人的价值可不只是用财富拥有量来衡量的。自然,自己接受的教育应试成分居多,不过所幸的是自己懂的在应试的弯道中敏捷地躲闪,最终是没有被应试的体制祸害到。这些年他看了很多书,受着学校里积极层面的氛围的熏陶,他的思想总会是要比那些只是拥有财富的人来的好。

其实读书的人与不读书的人简单点就是有文化的人和没有文化的人的区别。当然了,不一定是只有在校读书才会让一个人变得有文化起来,但是像李会那样的包工头而且又不曾怎样努力去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的人就当真是没有文化的人了。财富与文化,李正更倾向于后者。

星期一,他总算等到上班这一天了。这一大清早,老李终于没再叫骂,但李正出门的时候他也没再像往常一样说两句叮嘱的话,他终究还是在生着气。可是李正也顾不得这些了,时间会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时间也会证明老父的想法是错误的。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好好做好眼前的工作。

刚走出家门没几步,他就看到一辆车子停了下来。车窗摇了下来,是李会。这时的李会已经不同当年了,整个人严重发福,头已经秃了,油光满面的他身边还坐着两个年轻的女子,李正不用想也知道她们是谁。金钱的罪恶之一,便是在这里了。他原本是打算装作没看见赶紧走的,毕竟这个时候和李会撞面,还不知道他要怎样嘲讽自己了。

可是李会却喊住了他,一番讪笑着寒暄。得知李正要去县城上班之后便像是很慷慨地要送他去,可是李正哪会当真接受他的这个“人情”?他只是嘟囔了一句“我得赶紧走了,要不该迟到了”便匆匆地离去。离开的那一刹那,他分明听到了李会那放肆的笑,可他已不敢再回头。总有一天,他会证明自己。

就这样,单调的工作一直持续了两年,李正已经当到了经理的位置,老板很喜欢他,说要是他表现好的话,以后就调他到总公司上班。现在的李正,年薪加上奖金之类的东西已经将近十万了,而老父亲,终于肯笑脸对他,不再说什么。李正知道,他要的远不止这些。

而彼时的李会,依旧是财大气粗,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忘显摆自己的财富。一次国庆放假去游玩的时候,因为游客众多导致客船严重短缺。他那时带着儿子和情人去的,见到这种情况很是不悦,拿出一叠钞票就摔在了船老大的面前。可是,他不知道在那个景点的还有另外一个土财主,一见李会这样的动作就不爽快了,直接提拎着一个公文包扔在他面前。结果,本来该是一次愉快的旅行最终变成了攀比财富的闹剧。后来两方都动了手,李会是失足掉进了水中,被捞上来的时候满脸铁青,可之前那个人却早已遁形,他也便只能打落牙齿往嘴里吞。

这样的家庭影响下,李正刚上小学的宝贝儿子也是一股暴发户的秉性,出入都有小弟跟随,作业从来是请人代做。按他这样发展,不出几年,就又该是个社会的渣滓了。

再见到李会是在大年三十的时候。那时的李会见到李正依旧是趾高气扬的样子,可是李正却不再缩头缩尾怕他的嘲讽。如今该被看不起的是李会。李正心里想着,只要自己努力奋斗,十年二十年之后也能积累到现在李会所拥有的财富。可是,李会,用再多的时间也无法达到自己已经拥有的文化底蕴与思想深度。

也许自己现在不如李正富有,可是自己所拥有的文化会是后代珍贵的财富,而李正,能富一时,却无法保证能富一世。人重要的是内涵,财富并不要很多,够用就好。执于金钱,反倒会迷了心智。可是人各有志,李正也不会去管李会的想法与决定。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