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沉痛的爱

李正已经快要不行了,在医院的病床上,他将家人叫到了身旁,他要同他们宣布他的遗嘱。他将几乎所有的产业都交由大儿子李德继承,而二儿子李真只是分到了几百万的钱,至于其他的公司产业,他都没有份。

面对这样的遗嘱,李真自然心有不满。可是李正心中有数,他知道,论人品、论才智,李真都远不敌李德万分之一,自己今天的这些成就是自己这一辈子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即便自己已经命不久矣,可他不能看着自己千辛万苦铸造的商业帝国跟着自己一并轰然倒下。立下这份遗嘱,他经过了深思熟虑,即便他知道这样做的话无疑是在使兄弟二人彻底翻脸。可为了李氏企业的未来,他必须这么做。

“凭什么?我才是你亲生的儿子!你把所有的产业分给一个外人!你是不是病糊涂了?”李真大声嚷着,脸部肌肉挤压到了一块,那个样子,就好像是要跟人家决斗般。

“你住嘴!”李正艰难地喘着气,在李德的搀扶下勉强从病床上坐起来,“谁告诉你这些的?”随后他又将视线移到太太木玲身上。

“我没有说,我们有约定的,这些年你也看到了我待阿德一点也比阿真差。”太太慌忙解释着。

太太确实没有说谎,她和李正一样,都是心善的人。当初领养李德的时候,他们之间就有过约定,今生待李德就如同己出,对谁都不能够提及。至于李真又何以知晓,那只是因为有一次他们谈话的时候凑巧被李真给听了去。只是那时还未涉及到家产纠纷,李真也就没有说出来。如今,李正的遗嘱使他蒙受了损失,他便将这件事情拿出来作为筹码。可他不知道,李正决定了的事,谁也不可能改变。

这个时候,最难过的应该算是李德的,如今的他已经三十多岁,喊了李正三十多年的“爸爸”,却被告知自己并不是亲生的。

“爸……”从来坚强不会流泪的李德此刻像是一个被丢弃在茫茫荒野中的孩子那般,哭得痛不欲生。

“有娘生没娘养的孩子,滚出我们李家!呸!”李真落井下石,丑恶的嘴脸可见一斑。

“你给我闭嘴!”声音本就已沙哑的李正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喝止着,憋红的脸上挂着与李德一般的泪痕,“爸爸对不起你……”

这句话他是对着李德说的,说完之后便倒在了李德的怀中,旁边的监护仪上的线条已经变成了一条直线,再也不再跳动。

“爸……”李德忽然停止了流泪,睁大了惶恐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李正看。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突然的让他一切准备都没有。父亲还没有告诉他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还没有告诉他他们为什么不要自己。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怎么就这样走了?

“阿德,你跟我来。”母亲拭干泪痕喊他道。

“妈,干什么?遗嘱的事就这样了?”李真拦住她叫道。

“行了!”木玲甩开他的手,“还要闹到什么时候,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错就是将你生出来!”

木玲不再理会李真,而是将李德带去一个地方,那便是他的生父生母所在的地方。

三十二年前,李德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山村,但当时他的父母家庭状况很是困难,连维持夫妻二人的生活都十分艰难。那个时候,他们根本不敢保证能够养的活李德,于是他们便盘算着哪家有想领养孩子的就将李德送给他们,唯一的要求便是家境要好,人要好,不能苦了孩子。

后来,有人给他们联系到了李德夫妻俩,因为木玲的一些原因,两个人不能够要孩子,因此也有了领养的打算。当时的李德还只是一个小商人,并不像如今这般腰缠万贯。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李德的生父生母两人抱着李德亲自到了李正家中,看了他们家的环境,观察了李正夫妻二人的言谈,觉得他们是那种会好好善待孩子的人,便将孩子给了他们。

可是,当李正要给他们钱的时候,他们却拒绝了。他们只说,将孩子给别人领养只是因为希望孩子将来能有一个好的生活,出生在他们这样的家庭,是他们对不起孩子。如今,他们只是希望孩子能够好好地生活下去,如果要钱,那会使自己心中的罪孽感更深。他们唯一的要求只是,请李正夫妇二人好好善待孩子。

此后,每一年,李正和木玲都会将孩子的照片送去给他们看。但是每一次,当他们想要帮扶一下这艰难的生活状况的时候,李德生父生母却又都会委婉拒绝。即便只是物质上的馈赠,他们都不曾接受。

李德十五岁那年,李正生意上有了重大起色,生活条件也逐渐变得好了起来。那一年,木玲经朋友的介绍,认识了一个不孕领域的专家,顺利进行了手术,和李正有了另一个孩子,也便是李真。

李正再一次来到李德生父家的时候,提出是否要让他们相认,当时李德生父便以为是李正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不想要李德了。李正慌忙作解释,十五年的时间,他和木玲早已将李德视同己出,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

听到这样的解释,李德的生父便放心了,只是说自己没能陪伴孩子过完童年,已经深觉愧欠,如今也不想再去干扰孩子的生活,就让他们彼此忘记吧。

这是他们的约定,从此谁也不在提及。可李正不知道,李德生母已经重病在床。

第二年再去的时候,李正已经看不见他们了。邻居告诉他们,那一家人极是可怜,女主人重病无钱医治,最终离世,男主人不堪丧妻之痛,也一同与世长辞。

而今天木玲带李德来的地方就是安放了他生父生母骨灰的墓园。

“我们有过约定,可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这些。你的生父生母很爱你,因为爱你才最终抛弃你。孩子,你应当感到幸福而且羞愧。”木玲长叹着气说道。

墓碑前,李德双膝跪地,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流泪不止。无论是生父生母,还是养父养母,都给了他太多的爱,可是这样的爱,莫名的竟使他感到一阵疼痛。他自己何德何能,要让父母为自己这样奉献?

他朝墓碑三叩首,却再没有将头抬起来。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真的太沉重

 
予微的头像
 #

李德心脏病发在墓前?可怜的母亲!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