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忆海拾贝-- 青年点:无泪爱歌

【百草园:一般地来说,我的博文都是写实,不过这个听来的故事,有一些加工和演绎的成分,主要是把故事升华到读者可读的层次。而那个看到的爱的一幕,可是真实地,只恨自己的文笔功力不够,那一幕、那感受,终身难忘。】

刚下乡,十七岁的年华,生命是那样的新鲜、那样地含苞待放。在那段日子里,我第一次目睹了爱情的火花,也听到了什么叫爱可以九曲回肠。

记得是下乡的第一个秋冬,点里伙食长号召大家晚上干活,帮知青点处理冬季的大白菜,好像是把晒好的白菜放到地窖里。我当时的角色是帮着传那些大白菜,大家站了一排,一起传递那些白菜,站在我身边的是同寝室的小尹姐姐,由于白菜传得并不太快,俺当时是一边干活,一边东睃西望。忽然,小尹姐姐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娇羞美丽的光芒,而且,我看到她眼睛里飞出了一朵绚丽耀眼的火花!不开玩笑,这是我一生中空前绝后仅有的一次看到这样的目光。当时的震撼是终于知道什么叫爱的火花。也知道了,爱,能让人靓丽升华!这是在电影里绝对看不到的,因为那都是演出来的,而非真情流露。记得我顺着她的目光,发现了对方是点里的一位大哥哥,当时心好一阵乱跳。干完活,实在无法按捺住自己,偷偷跟枫楠姐姐讲了我的发现,结果枫楠姐笑嘻嘻地说,“他们是在谈恋爱,那是公开的秘密!”呵呵,要跟大家说,他们后来可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而那个听来的故事,让我长这么大,除了在书上读,第一次知道了,爱能让人多么回肠九转,又可以发展到怎样地问苍天,欲哭无泪。

话说我下乡的地方,那村子是很有特色,一村老百姓,就有三个姓,毕、文、秋。都不是中国的大姓,村里是家连家、户连户的,全是亲戚。

在我干活的一个小队里,我认识了一个农村姑娘,桂兰。桂兰姓秋,长的比较好看,说话也显的比其他农村姑娘有见识。只是一点,让我心里挺有疑问,那就是,桂兰当时有二十四、五岁了,还在队里干活。当时那村子里的女孩子,一般都在二十一、二岁就嫁人了,结婚以后的妇女是不下地当壮劳力干活的。桂兰都这个年龄了,她父亲是在公社上班的管理员,用当时的话讲,是吃着公粮的,家境应该算不错的,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个年龄还没嫁人。

我跟桂兰算是能谈地来的,一天,她跟我说,她妈妈说可以让我去她家玩。我这个人,只要有什么新鲜或者好玩的事情,是一定会刻不容缓立即执行的。去了桂兰家,一进门,迎面碰到一个女孩子,她的美丽,让我惊呆在那里,我心里一直在扑通扑通地跳,这是谁?仙女?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甜甜的笑容,蛋鹅型的脸上,笔直的鼻梁,红红的嘴唇,与我们这些天天下地的黑姑娘们比起了,这位姑娘白嫩水灵,有一种逼人的美丽。

大概桂兰看出了我的疑问,她向我介绍说,“这是我妹妹,玉儿。”“玉儿,没看见你下地干活啊?”桂兰家根本就不直接回答我的问话,桂兰的妈妈,秋大妈拿出一些地瓜干给我吃,关心地问了我干活累不累,还留我在她家吃晚饭。整个过程,玉儿一直就是脸上挂在一抹笑容,低眉顺眼地,在屋里忙这忙那地干活。这让人纳闷,玉儿好像不是养在家中的娇惯孩子,有一点像家里的使唤丫头。

我这个人,绝对是心里憋不住事,回青年点就跟挨着我睡觉的高姐姐说了,还问她为什么桂兰的妹妹玉儿不下地,却要姐姐下地干活。

高姐姐非常吃惊,桂兰居然请我去她家了。把我拉到一旁,小声地说,这里藏着一个很凄凉的故事。高姐姐家在这个村子里有亲戚,所以知道事情的全部,知青没人知道,她让我不要跟人说,也不要再问了。

事情要追溯到六七年前了。当时,玉儿只有十五、六岁,也是象现在一样,长的如花似玉。

那年,她认识了刚刚从部队复员转业回来的柱子。柱子高高的个子,长的浓眉大眼,由于在部队上呆过,走起路来,昂首挺胸,一副英俊豪气的样子。柱子是一个孤儿,和自己唯一的亲人爷爷一起生活,他的家境可想而知,不是那么富裕。

谁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样擦出的火花,反正两个人坠入了深深的爱河,而且在情到深处时,没有把握住自己。

玉儿怀孕了,玉儿那时还太小,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在怀孕四个月左右的时候,秋大妈认为女儿是得了什么肚子大的病,给领到公社的医院看病。医生告诉秋大妈,玉儿怀孕了。

这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按当地的风俗,如果未婚女孩怀孕,那可是家门的奇耻大辱!秋大妈当场把医生骂了一个狗血喷头,“我们家的姑娘还是黄花姑娘,不可能怀孕!你这个医生是头发晕了,才会这样说。”医生也给吓坏了,不敢再知一声。 

秋家把玉儿领回了家,审问玉儿,玉儿坚持说她没怀孕,也没有做出不该做的事情。时间过了两个月,玉儿的肚子更大了,秋家再怎么不想面对现实,也是不可能的了。秋大妈又一次领玉儿去了医院,这回,不同的医生肯定了,玉儿是怀孕了,而且都六个月了。

玉儿又一次被领回了家,不过这次可没有上一次那么幸运了,秋家基本都快气疯了,玉儿挺着肚子跪在地上,秋家和整个家族要她说出谁是那个男的。玉儿知道说出来的后果,坚持不肯说。据说是僵持了一天多。最后,柱子实在受不了玉儿受这种煎熬,自己跑出来,承认了一切,并且恳请秋家,把玉儿嫁给他,他一定会善待玉儿的。

晚了,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

秋家把玉儿又押到了医院,让医生把孩子给拿掉。开始,医生坚决拒绝做这种事,告诫秋家,这样做,大人可能也会有生命危险。可是为了脸面,秋家坚持要打胎,做完手术的玉儿,脸像一张白纸一样,用马车给拉回了家,也从此失去了出家门的自由。

秋氏家族,并没有放过柱子,他被告,按诱奸少女罪,给判了八年刑。

在柱子入狱以后,秋家开始准备远嫁玉儿,可是每次玉儿都坚决不从,以死相逼。秋家只好作罢。

在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时候,柱子已经因为在监狱中表现好,提前两年给释放了。一般的人释放后都会远离出事的地方,但柱子回来了。回乡后,柱子又托人恳请秋家,把玉儿嫁给他。 

由于这个事件,连玉儿的姐姐桂兰都受了牵连,没人要她家的女孩子。秋家那时也很难心,当时为了家族,把柱子送进了大狱,如果现在把玉儿嫁给他,心不甘、也情不愿,可如果不嫁,这两个人一定会等上一辈子,两个人的一生也就都毁了。 

听了这个真实的爱情故事,我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我是真心地希望这对莽撞的情人,最终能有情人终成眷属。(青年点--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有点百感交集。。。

俺下乡也听到过一个真实的故事。不是我们公社的。女知青与当地青年好了。男的被批斗。女的被杭州家人带回家看管。女的多次出逃,回到农村。。。

 
百草园的头像
 #

这样的故事,如果讲给我的孩子,他们一定是认为我在说天方夜谭。

 
若敏的头像
 #

好惨!

 
百草园的头像
 #

惨,可双方也都付出了真爱!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苦命鸳鸯,做家长的只要荣誉,没有人性,顺水推舟不就完了?

 
百草园的头像
 #

是70年代的农村啊!不可能同意他们在一起。替他们叹息。这次聚会,好像有人知道他们,最后也没能在一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