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二十三)

 杨先进和笛子 

他先把狗牵走,栓到院子南头的一棵枣树下, 大黄狗伸着舌头喘粗气, 叫了两声, 见没人搭理它, 知趣地趴到地上, 瞪着眼睛看着三个年轻人, 先进挨个和三个老同学握手, “好久不见, 你们三个人都长高了好多.” 他兴奋地拉着青松的手说

“你的笛子吹的得不错”小秋说, “自己学的? 

“学校的音乐课学的. 你要学, 我教你, 不难”先进认真地说 

“你真以为学笛子和学数学一样容易?” 青松打趣地问妹妹 

“看来你对笛子比对吉它有兴趣, 我弹吉它两年了, 没听你说过要学.”振西看着小秋问

“笛声悠远,空灵, 只有它能引起心灵的共鸣, 我喜欢听别人弹吉它, 却并不觉得自己想弹, 我早就想学笛子, 只是一直没机会  

“你说的那是箫, 不是笛子” 青松忙解释 

“我觉得先进吹得够好, 可以当我的老师.”小秋坚持 “你寒假没事, 教我好吗? 

“没问题, 我已经教过我爸, 比较有经验, 他会做笛子, 让他给你做一支 

小秋很高兴,回头见振西和青松饶有风趣地看着她,这两个人齐声说:”我也要学笛子 

先进从小就是个认真而且热心肠的孩子, 他高兴得什么似的, 拿起笛子吹了一曲<<让我们荡起双浆>>, 几个人站在院子里有说不完的话, 先进现在读师范学校, 他非常骄傲自己日后能留在家乡教书育人. 小秋从进门到现在对先进肃然起敬正说着话, 老支书回来了, 他除了背有点驼, 还和从前一样健壮, 双手背在后面, 声如洪钟:”三个大学生来啦, 进屋吧, 他前后打量着这三个人, 咳嗽一声, 去解开”汪,汪”叫的大黄狗, 牵在手里, 蹲下拍拍大黄狗, 它的尾巴摇得更欢了. 

天空被晚霞染红, 奶奶来叫孩子们回家, 她不放心他们在外面这么久, 跟老支书打过招呼, 转过身来对先进说:”你的笛子吹得不错, 会吹<<小放牛>>?” 不等先进说话, 老支书边往北屋走边说:”会, 我也会, 您等着, 我去拿笛子 

悠扬的笛声响起, 是爷俩的二重奏, 小秋挽着奶奶的胳膊听得如迷, 第二段时, 她跟着唱:”赵州石桥什么人来修, 玉石栏杆什么人来丢, 什么人骑驴桥上走, 什么人推小车轧了一道沟吧一吆嗐 

有几个小孩子躲在门口听他们吹唱, 那天回家时, 天已渐暗, 青松和振西飞跑回家, 奶奶和小秋挽着手一路彩霞相伴走回家。一个月后, 老支书给他们每个人做好了笛子, 还刻上每个人的名字。”秋月”小小的两个梅花篆字刻在笛子口边, 小秋夸这笛子做得好, 字刻得好, 接着说:”我想学…”, 被青松捂住嘴巴。 “以后咱高考完了再学。”小秋用力推开哥哥的手:”不行, 最晚等到寒假,我要给奶奶吹唱<<小二黑结婚>>, 还有<<刘巧儿>>什么的。不到两个月, 他们三个人竟然真的学会了吹笛子, 胜利中学的十来个乐手中(有吹笛子的和吹口琴的), 不久又多了小秋和青松兄妹。  

 

车祸

 

那个寒假尤其寒冷, 振西腊月二十三一放寒假就回老家陪妈妈, 而小秋和青松到了二十六才放假, 振西和青松一样都在变声, 说话声音怪怪的。奶奶和姚丽请了白梅母子和老支书一家吃饺子, 秦铁丁和老支书一起喝点儿酒, 三个大小伙子也一起喝了两盅, 第一次发现青松酒量大, 铁丁特别高兴, 说以后可以有人替他喝了, 振西是对喝酒最不感兴趣的一个, 先进喜欢喝, 可喝不几口就犯晕, 青松喜欢喝, 半斤下肚, 脸不变色心不跳, 不过年纪小, 奶奶和妈妈站在一旁, 一口也不再让他多喝。

 

突然听到村北边传来一阵吵杂声, 除了奶奶,姚丽和先进妈妈, 别人都到村北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老远看见村北的公路上聚了一大群人, 站在路北, 走过去一看, 见道沟里有一辆翻进去的拖拉机, 司机压在下面, 听人说早断了气. 小秋的眼泪无声地流个不停, 铁丁见了, 拉着女儿回家, 她想起了白胖儿, 振西跟着回来, 他守着小秋, 不知道说什么好, 认识小秋这么多年, 他几乎从来没见小秋哭过, 记得有一次白梅说:”本以为生了两个儿子腰板儿可以挺直点儿, 这两个儿子其实不错, 长相和脑子都继承了父母的优点, 可是一不顺心就哭鼻子抹泪, 你们学学小秋, 从墙头上掉下来, 脸摔青了都不掉一滴眼泪, 我要是有个小秋那样的女儿该多好…”, 弟弟振北说小秋那是吓傻了。

 

小秋摔下墙头是在仲夏的夜晚, 他和青松还有小秋并肩坐在两米多高的墙头上看星星看月亮, 有个蚊子飞过来, 振西挥手打蚊子不小心撞了小秋, 她才掉下去的, 如果小秋哭起来的话, 大人们肯定会惩罚振西.小秋没吭气, 让奶奶训斥了半天, 说要是把脸磕坏了以后找不到对象, 小秋小时候想一辈子跟着奶奶和爸妈过日子, 根本不在乎找对象的事, 不过振西站在小秋后面低头站着不说话, 他不闲小秋的脸又红又肿的, 就算不是自己的错, 他也不在乎小秋的脸。一个星期后, 小秋的脸不肿了, 振西竟然有些失望, 他当时盯着小秋的脸看, 小秋笑眯眯地说:”没事了, 肿消下去, 奶奶就不担心我的脸太丑了。” “肿的时候也不丑。”振西由衷地说。“就你心眼儿好, 青松叫我猪八姐. 被奶奶听到臭骂一顿。” 小秋笑着说。那年小秋十岁。

  

青松回来说那司机的家属来了, 小秋已经喝了杯水, 镇定多了,  她坚持出去看看, 大家又一起出来, 见有一个孕妇被众人围在中间, 有人说那是死者的媳妇, 她竟然面无多少表情, 看不出哭过的痕迹, 小秋觉得很惊讶, 也许这是大悲无泪。拖拉机已经被人推到路上, 死者身上盖着白布, 两个结实的年轻人过去把他抬到另一辆拖拉机上, 孕妇也坐到车斗里, “嘣,,嘣”拖拉机把一行人拉走了, 后面飘着一股不祥的黑烟。人群很快散去, 只剩下几个人在猜测司机是怎么掉到沟里去的。老支书说:”车往东开掉到路北, 有可能是超车, 不过也可能是喝多了。路窄, 没有限速, 如果司机不掌握好, 发疯似地开车早晚得出事.” 先进妈说:”这大着个肚子, 男人没了, 日子怎么过, 不知道有没有保险。” 

心情沉重地走回家, 奶奶和姚丽过来安慰小秋, 白梅说:”这大过年的, 男的没了, 他媳妇真可怜.”人们默默地吃着饺子. 振西一直看着小秋, 他为她的伤心而手足无措。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