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忆海拾贝-- 青年点:群架英雄

百草园:这是《忆海拾贝》系列的序,贴在这里跟大家分享。

  往事似溪水、如潺流,若风吹落叶、像小桥流水,细细碎碎、飘飘渺渺,慢慢地顺着风儿吹、随着水儿漂、也跟着笔儿淌。

 您在这里读的故事是我----百草,用眼睛和心灵所看到和想到的一切。

  童年、和青少年时代的我,像许多中国其他的老百姓一样,经历了新中国成立以后的许多风风雨雨。文革后,我非常幸运地成了77级大学生里的一员。在读完研究生后,执教大学,后又随夫出国。在美国工作、学习、和生活了二十多年。

   回首望人生,总是感慨万千。可是不管怎样,我到现在还是认为自己的祖国是中国,是龙的传人,是那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中的一员。

  我用第一人称写这个系列,其实,这些故事是我的故事,也是大家的故事。】

                                            青年点:群架英

现在回首,发现自己不但没有体育细胞,干体力活也不在行。下乡那阵子,只要下地干拿垄赶趟子的活,我准是队里的最后一名。当年一个生产小队的知青,大家都接过我的趟子(就是他们干完他们的活,再来帮我干我的活)。呵呵,俺这个小妹,绝对没少给大家添麻烦。要知道,大家也都是知青,那些活对每个知青来说都很重,大家干完自己的那份,不能马上休息,还要帮我。今天,百草在这里真诚地向咱队的姐姐哥哥们致以谢意,希望这迟到三十多年的致谢,不算太晚。

前面提到,青年点是归设计院所有,知青也基本都是设计院的子弟。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不错,由于都是自己的子弟,设计院出资给知青点盖了两趟条件不错的红砖小平房。其中的一趟房子里有十几个单独的房间,另一趟房子里有一半的地方是一个大食堂加伙房,另一半是六、七间单独的房间。

当时我们每七、八个知青住一个房间。我所在的房间,一共有八个女知青,我们一起住一铺大炕,我的右面是跟我一起下乡的妍儿,而左面是高姐姐。后来知道,这位早我两届的高姐姐,人非常能干,是我在小队的妇女队长。

我住的这排小平房,知青的屋子是一间连一间,虽然每间屋子的墙有一人多高,但为了节省用料,房子上端的人字部分,那块隔墙是空着的。人在一侧屋子里说话,另一面屋里听的清清楚楚。如果墙两边的房间都住的是女青年,或者男青年好像问题还不大,关键是我住的一间刚好与男青年的最后一间相连,这中间还闹出了不少笑话。

那时在农村干活,是没有周末休息的,每一天都是工作日,知青们就盼着下雨,我们跟雨天,叫雨休。

一到雨休日,同屋的几个女青年会常常勾上几个其它屋的女生侃大山。大家东家长、西家短的胡乱说,有时还会把青年点里的男生,按小白脸的英俊度排排队。到这时候,我们都得压低了嗓门,悄悄说话。青年点的厕所是在两排小平房的后面,下雨天,我们这帮女青年,肯定是不会冒雨上厕所的。大家就在一个盆里方便,为了不让隔屋的男生听见,其它的女生会放喉高歌,或者大家一齐敲脸盆。后来邻屋的男生说,我们屋子的女生非常会发疯,要么忽然安静的要命,要不就是敲锣打鼓、扯着脖子乱叫,嘻嘻,他们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奥密。 

点里的知青,由于大部分是知识分子的子弟,当时在十里八乡的都知道我们点的人老实、本分。知青们有时会随大队出民工,就是去村子以外的地方修大坝。一次,点里的知青出民工,我们点的一个男生让另一个青年点的男生给欺负了,据说是没有道理地,把我们点的男生打了一顿。

被打伤的男生,平时在点里老老实实,大家对他印象都不错。

人都说,不能欺负老实人,这话一点也不假。这件事把我们青年点的知青全给惹毛了,大家都认为,这不光是那个青年点的人欺负这个男生,而是没把我们大家放在眼里。

点里的男生们,先背着女生,研究出了一个袭击那个青年点的方案。方案是带着那个被打伤的男生,其它全体男生一个也不许拉下的(主要要大家一起参与,让大队以后来个法不责众)、结队出发,趁天黑,夜袭打人的青年点。据说男生们半路还搞了一头驴,让受伤的知青骑上。现在想象一下,队伍还是蛮壮观地哈。

临行前,男生们把这个方案悄悄地告诉了我们,要女生们也都注意安全,守好青年点。

当时我们点的点长是一位女知青,按她的职责,一知道这件事,就应该马上向大队领导汇报。我们女生都跟她说,拖一拖,别急着去汇报。估计点长也生气咱点的男生受欺负了,她是在男生们走了40多分钟以后,才去向大队领导汇报。

最后,我们点的男生成功的袭击了那个青年点。当然,这帮男生是有一个计划好了的方案。他们主要的报复对象,是那个打人的知青。说好了,不打别人,但要狠狠地修理一下打人凶手。如果对方青年点的人还手打我们的人,我们可以自卫。但为了长我们的威风,可以把那个青年点的东西统统打烂。

结果也正如他们计划的一样,正好他们快打完了,双方大队的领导也赶到了。

后来大队给我们全体知青开会,要揪出谁是这次行动的组织者。你还别说,包括点里的干部,竟无人肯说出牵头的人,大队领导愣是没有找出来带头闹事的骨干。我想恐怕连大队领导也认为对方先欺负人,不想深究,这事就不了了之。

从那以后,我们青年点可出名了,外出再也无人敢随便欺负了。由于受伤的男生姓汤,大家后来一直开玩笑说,汤司令骑了一头毛驴,领着大家夜袭高家庄。 

现在想想,也知道我们不应该这样做,可那时都是一群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一个个都愣头愣脑、血气方刚,当时大家还都认为,我们做的非常义气呢。(青年点--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可怜的百草,天生绣花的手却偏偏被派去拿锄头!不过,没有那段经历也写不出今天的美文。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艰苦,也值得回忆。

 
肖红的头像
 #

谢谢百草园的分享。今日读你此文,太有画面感了,如同我们曾经看过的电影一般。

 
百草园的头像
 #

肖红,你好!呵呵,你的观察力非常好。对滴,我的图像记忆力非常好,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个画面,留在我的脑海里,所以写出来的也是一个个场景。

 
常约瑟的头像
 #

原来你与我的命运相似,插队劳动、改革开放后幸运地考入大学成为1977年大学生、大学毕业后来到美国…,但仔细看你的文章,发现我们的命运也有不同之处:设计院出钱为你们这些院里的孩子们盖房子,俺们就没有这样的好爹妈工作单位了。期待读到你的更多生动鲜活的回忆录。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那我是在写你的和我的故事。后面还有两篇下乡的事情,会贴上来。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