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2 天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4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 (12)

 

茉莉花俱乐部 (12)

 

       话说莲花开灯起床后,拉开窗帘,只见窗外一片漆黑,起床洗了一个澡,然后就精神大振,再倒回床上,郄再也睡不着了! 八月底秋老虎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但这旅社房间内的冷气郄开得特别足,吹得使莲花觉得混身发凉,只得干脆披上外衣坐在床上抬眼观查房内四周情况。

 

只见床头桌上除了电话之外 ,还有一支电视遥控器。 她伸手取过遥控器来查看,上面印着“中国制造”。 百无聊赖,按了一下遥控器上的什么,房内原本寂静无声的电视突然发出极大的光亮及惊人的声响,吓得她的心在胸腔内猛烈跳动不已。

 

转了几个不相干的电台 ,只见一个个外国新闻男女广播员正在用英语广播一些与莲花自身无关的新闻,只得又关上电视,把遥控器丢到床上。

 

与自身有关的问题 ? 莲花心想还是先插上电源,查看一下自己的新计算机,看看比尔有没有寄什么新邮件给自己罢? 虽然他的长像在莲花的脑中愈来愈不确定,但是结婚证上他的英文名字莲花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这里能不能不上网呢 ? 虽然床边就有电话,但得依照自己多年在东莞练习英语的经验,总觉得由电话中与当地人用英语对话不如面对面解释得清楚,因为当面讲话不但可以互动,还可以用手势,语气及面部表情等等来帮助传达信息。

 

由旅社房内推门出来 ,室外一阵潮湿闷热之气扑面而来,,莲花记起来了,临走到林太家去辞行时,林太曾说七、八、九月沈妹妹家住的水晶河正好是雨季,难怪这么湿闷。 她抬眼一看,但见天外虽然漆黑一片,所幸旅社的走廊及大厅尚都透出灯光,莲花经过走廊走到大厅,看见有一位值夜的年轻外国服务员正在一面喝咖啡,一面查看旅社的计算机,她立刻走了过去。

 

      「请问你们这里的房间内可以上网吗? 」莲花用中国腔的英语问那外国服务员,不对,此时此地在这里,这位洋服务员才是本地人,自己郄是个不折不扣的外国人。

 

「是啊 ,我们这里每个房间都有WI-FI. 」这位服务员非常客气地用美国式的英语回答。

 

「那我如何上网呢 ? 」莲花问。

 

「只需打上妳的姓名及房间号码就可以了。 」那服务员清清楚楚地告诉她。

 

莲花返回自己房间 ,按照服务员所说,立刻连接到自己常用的网络及电子邮件信箱。

 

正如预期 ,比尔仍然音频全无。

 

在东莞时 ,有一阵子,莲花天天上网寻找工作,习惯成自然,只要有任何工作机会,她都会瞄上一眼。 现在,在美国佛罗里达的旅社里,想起皮包中仅剩的寥寥几张美金,河漠沙沙镇的本地有些什么工作可做呢? 莲花开始了她所熟悉的在网上寻找工作,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用的完全是英语而已。

 

找来找去 ,有网吧招考工作人员的,但都注明得要有绿卡,莲花当然不合格。 有按摩院丶洗足院招人的,不知他们真正招什么,还是不要沾惹为宜。 也有几家餐馆找人的,这大概也不行,听说移民局最会找这类人的麻烦,说是来美国找丈夫离婚的? 不要说移民局的人不可能相信,恐怕连自己也不相信。 有了,有了,终于找到了一则中文加上英文的广告,说是水晶河黑钻石小区内有一位姓王的中国老太太想找一位中国女秘书兼管家,这个似乎可以一试,水晶河? 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沈妹妹的皮戴维家不是在水晶河市吗 ? 女秘书兼管家? 不知要什么条件? 广告上面只有接洽的电话号码,看来只好等天亮之后,打个电话试试,死马当着活马医嘛!

 

不试不行了 ! 手中本来就不多的美金已经只剩不几张了!

 

正在此时 ,旅社房内床边小几上的电话发出惊天动地的铃声,她立刻跳起来去接电话。

 

「莲花 ,妳早! 睡好了吗? 吃了早餐了吗? 我们带几根香蕉给妳当作点心如何? 」沈妹妹在电话那头喊道。

 

莲花抬眼朝窗外一看 ,原来东方已发出鱼肚白色,怎么可能睡好呢? 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那里有早餐吃。 好在不久,皮戴维与沈妹妹就来按她房间的门铃了。

 

戴维与沈妹妹休息了一夜 ,由水晶河市家中开车到莲花所住的旅社,两人精神焕发。 沈妹妹一跳下车就忙不及待地打开莲花由东莞带来给她的补品,一件一件仔细研究,看得津津有味,看完之后,才满心欢喜地一件一件地装进他们带来的塑料袋中,过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来, 又再由袋中取出来再查看一遍。

 

「莲花 ,请妳写封电子邮信告诉我媳妇林太,她托妳带的东西,我都收到了! 说我谢谢她,下次,只要我们这边有人回去,我一定会再多买些花旗洋参、美国唯他命丸等给她! 」沈妹妹非常高兴,原来此地的这些中国妇女界是如此互通物质有无的。

 

莲花也一面吃香蕉 ,一面把她在网上看见的事求人的广告告诉皮戴维。

 

   「在水晶河市黑钻石小区住的都是些有钱的有闲人,妳知道这位老太太是卧病在床,或是不良于行呢? 不知她要女秘书兼管家干什么? 」皮戴维问莲花,莲花怎么会知道答案呢。

 

   「妳用我的手机打个电话去直接询问一下罢! 」沈妹妹忙着查看及接收她由中国新来的的宝贝,很慷慨地把自己的手机交给莲花使用。

 

   「妳们那里是不是需要一位会中英的女秘书兼管家? 」莲花用英语直接问对方。

 

   「妳会说中国国语吗? 」听声音,问话的是一位老太太,她的中文有一种特殊的腔调,令人觉得十分亲切,好像在那里听过似的。

 

   「会。 」莲花现在不正在说中文吗?

 

「会煮中餐吗 ?

 

「会。 」莲花虽然煮得不好,但回答说会也不算说谎罢。

 

「会开车吗 ? 」老太太的声音又问。

 

「会。 」莲花有在东莞开车的驾驶执照。

 

「那妳可以过来面试一下吗 ? 」电话中对方又问。

 

「她问我是否可以去面试呢 ? 」莲花抬头问戴维,老先生休息了一夜,精神大好,立刻说:「黑钻石小区距我家不远,我们可以顺便送妳去面试。 」其实,戴维也很害怕,当初,是他皮戴维央求朋友担保到美国来的,万一比尔不肯管,岂不是害了朋友? 所以,他比谁都希望莲花能找到工作。

 

「是 ,我可以立刻过去面试。 」莲花用中文对着沈妹妹的手机回答。

 

「妳是中国人吗 ?

 

「是。 」

 

「妳叫什么名字 ? 」对方又问。

 

「我叫叶莲花。 」

 

「英文如何拼写呢 ? 」嘿,问得可真仔细。

 

「嗯 !MS Lily Yeh,那妳就立刻过来罢!

 

这太好了 ! 莲花立刻脚上换上外出鞋,肩上挂着小皮包,专等皮戴维夫妇带她上路。

 

「把行李也带上到旅社柜枱去结账罢 ,省得面试后再开六十分钟的车,回来取行李结账。 」皮戴维建议。

 

「万一不录取呢 ? 」莲花小心翼翼地问。

 

   「不可能不录用! 我们这里那里有什么中国女人,会中英文、会烹煮中国餐,又会开车,还会上网呢? 」皮戴维十分肯定地说。

 

   「那太好了,莲花若在此地找到工作,我们这些中国新娘要写电子信件回家,也就方便了! 」沈妹妺简直太高兴了!

 

   「沈妹妹,妳想写信给妳在东莞的媳妇林太太吗? 其实,我现在就挺想她们啦! 」莲花笑嘻嘻地说。

 

   「她找到了林六这么好的男人,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说的是我的女儿,她在四川农村菜农家做童养媳,听说她丈夫最近死了! 」沈妹妹眼睛红了起来。

 

莲花听了 ,心里也很同情地,但是,自己的前途尚是茫然,有什么资格说什么话呢? 只得默默地把由东莞带给沈妹妹的补品点理清楚。

 

   「沈妹妹,我这里还有玉叶妹及唐婆婆的东西,请妳代为转交一下好吗? 」莲花问沈妹妹。

 

   「千万不要把东西交给我,我又不会英语,又不会开车,叫我怎么交给她们? 」沈妹妹非常委屈地回答。

 

   「那麻烦妳家皮戴维老先生开车带妳去好了! 」莲花理所当然的说。

 

   「莲花,妳不要搞错啊,他肯开车带我到他要去的地方,已经不错了,他并不是开车到我要去的地方。 」沈妹妺不悦地埋怨。

 

   「什么? 他不是很宠爱妳吗? 」这真出莲花的意料。

 

   「哼,所谓的宠爱就是妳要听他的话,若是要叫他做妳要他做的事,他就假装听不懂妳的中国话。 」沈妹妹非常委屈地说。

 

没有想到慈祥和蔼的老先生也有另外一面 ! 莲花抬头看了笑咪咪的皮戴维一眼,心中十分震惊。

 

沈妹妹也别有用心地看了心满意足、笑容满面的皮戴维一眼 ,乘机把她自己的近况再用中文向莲花讲述了一遍。

 

    话说老先生皮戴维娶了一位比自己小了十二岁的沈妹妹为妻,因为年轻的娇妻对自己十分顺从,新来乍到,一切都仰仗自己,对他男性的自尊大有好处,所以每天心情顺畅,对左邻右舍也笑口常开。

 

   「戴维,你最新娶的这位新娘叫什庅名字? 」邻居问他。

 

   「我最新的新娘叫沈妹妹。 」

 

   「戴维,沈妹妹会开车吗? 」邻居问他。

 

   「不会。 所以不会像我的前妻波罗玛一样开车乱跑。 」戴维回答,原来戴维的原配死后,在娶沈妹妹之前,他曾经娶过一位卅多岁名叫波罗玛的菲律宾女子,菲律宾是多语言国家,曾经属于美国殖民地,所以英语非常普遍,波罗玛也会英语, 后来波罗玛跟了一位比皮戴维年轻很多的男人跑了,这件事似乎邻居们也知道。

 

   「新的新娘沈妹妹会说英语吗?

 

   「沈妹妹是中国人,只会一点点英语,所以不会像我前妻波罗玛一样招蜂引蝶。 」戴维答道。

 

   「那她会做什么?

 

   「她只会用缝衣机。 」老先生说。 这一下,左邻扣子掉了、右舍拉链坏了都拿到皮家来给戴维的新娘沈妹妹处理处理,皮家也经常收到邻居的苹果派、牛肉丸之类的馈赠。 后来,沈妹妹觉得外国人烤的苹果派太甜不合自己口味,牛肉丸太油对戴维的健康不好,吃了几次之后,竟然在自己的工作室墙上挂起一个牌子,上面用中文大字写着:

 

        修改衣裤

 

下面几排小字:

 

衣袖改短:$2.00

 

扣子,拉链;$2.50

 

修改裤腿:$3.00

 

裙边:From $3.00 To $5.00

 

这也很容易;有人拿了衣服来改,沈妹妹就指着牌子上的价格,好在价格是用阿拉伯数字写的,全世界都通用。 当然,当初在东莞时阿拉伯数字的价格是人民币,而现在却指的是美金。 反正价格低廉,不说英语也没有一点误会,沈妹妹既不会花言巧语,微笑政策的公共关系又做得极好,生意渐渐多了起来,所以沈妹妹平常就不必向老公公伸手要零用钱。

 

「告诉妳,莲花,我已经打听到在东北部距我们这里有九十分钟路程的奥兰多市,在那里可以用中文考驾驶笔试,通过了中文的交通规则笔试之后,再想法在当地考路试,反正路试是用手开车,用中文用英文相差就不那么大了!」 沈妹妹把藏在心中的计划告诉初来美国的莲花。

 

「既然妳无法开车,怎么可能到奥兰多市去考试呢?」 初来乍到的莲花,只听说过世界著名的迪斯耐乐园在佛罗里达的奥兰多,其他就不知道了。

 

「仗着新婚燕尔, 当然要在老公公正在宠幸的时候想办法!」 沈妹妹似乎胸有成竹。

 

「···!」 莲花张口结舌,眼睛看着沈妹妹,半天说不出话来。

 

沈妹妹既然不肯代转玉叶及唐婆婆的广东家乡货品 ,莲花只得把沈妹妹的大塑料袋的拉链拉开,把玉叶及唐婆婆的东西再放回自己的行李,把自己的行李也带上,再到柜枱去结账。

 

   「有没有搞错啊? 只住了一晚,怎么会扣$102.35? 」莲花收到账单及找回的现金,突然大惊小怪地喊了起来。

 

   「当然没有错,妳只住了一晚,我们这里每晚$89,加上百分之十五的税金,$l3. 5,共计$lO2. 35元,计算机结的帐,错不了的! 」那位服务员虽然振振有词,不过态度还是十二分客气。

 

   「大概妳只住了一晚,他不肯按夏末价格减价。 」戴维先生很耐心地解释。

 

   「什么叫夏末价格? 」莲花用英文问。

 

   「是这样的啦,我们此地是避寒胜地,冬天是旺季客人多,价格就要得高,夏天是淡季,客人少,必需削价求售,旅馆业更是如此,同一间房, 按照季节的不同,价格就有高有低。 」旅社的服务员说。

 

   「难怪整个旅社只有一位服务员在管理所有的事务,一定因为是淡季的原故。 」莲花点点头,表示了解了。

 

   「不单是旅社的生意分旺季和淡季,其实,这里日常生活,什么都分淡季和旺季的。 」沈妹妹用中文下了结论。

 

    皮老先生载了两位中国女士开了卅分钟左右的车,抵达一个与东莞幸福新村小同而大异的小区,相同的地方:入口处都有一个十分讲究的大门楼,门楼上都有很大的招牌,幸福新村的牌子是用很大的颜体中文写着:〈 幸福新村〉,这里是用英语写的:Black Diamond Community(黑钻石小区)〉。 幸福新村门口每天都有十来余位穿制服的保安人员煞有介事地检查进入人等,此地入口处也有穿了制服的警卫站岗,不过一共只有一位白人警卫,他手中拿了一张纸,白纸上大黑字写着叶莲花的英文名字:MS Lily Yeh〉。

 

   「请出示有照片的有効身份证明。 」这位白人警卫说的是英语。

 

   「有。 」莲花说,取出自己的中国护照,上面不但有中英文姓名,还有照片,幸好皮戴维坚持要莲花把所有的证件及行李全部带上。

 

    那位警卫细查了一下姓名,又对莲花详端了一阵子,才伸手取过桌上的对讲机。

 

   「王女士,妳要等的客人已经到了! 」他对着对讲机说。

 

   「好了,放她们进来罢! 」对讲机内传出一位老太太的声音。

 

   「密斯叶,请妳进去罢。 」这位忠于职守的警卫对驾驶皮戴维点点头。

 

   「谢谢! 」皮老先生对警卫员打完招呼,踩下油门,按照汽车上的导航器,把汽车向小区里面开。 莲花又发现此小区与东莞的幸福新村不同之处; 幸福新村里面都是些高层楼房,一幢比一幢更高,而此地似乎只有平房,最高也不超过两层。 雨季时空气湿润,一路上只见家家户户,绿草如茵,花木扶疏,整齐且各有特色的房屋座落其中,最后,他们的车停在一座小巧精致的白色房屋前面。

 

    门外挂了一个英文的名牌; MS Linda Wong, 6594 Beagle Road〉。

 

    正当莲花下车去按门铃的时候,皮戴维就迫不及待地把莲花的两只行李箱由车后箱取出来,放在莲花的身旁脚边,立刻坐回自己的驾驶座位。 不久就有一位大方美丽的中国老太太过来开门,皮戴维一看见有人来应门,就火速踩下油门,汽车马上就像一支出弦的箭一般驶离此地,一点也不耽搁。

 

   「他们是谁? 怎么不等喝杯茶就离开了? 」那老太太望着皮戴维汽车如飞而去的背影问道。

 

   「他们是我的朋友,另有急事需要处理。 」莲花连忙回答。                     

 

   「唔,他们放下妳的行李···。 」老太太说。

 

   「是这样啦; 我昨晚才由中国飞抵天柏机埸,假使我被雇用,我就不必打电话要他们带我回旅社去取行李了。 」莲花回答。

 

   「啊! 妳昨天才由中国到美国? 妳来美国原是要做什么的呢? 」王老太太有点出乎意外。

 

   「我到美国来是为了要离婚。 」莲花覚得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将来不必圆谎。

 

   「是吗? 这倒新鲜,我四拾五年前到美国来,是为了要与我的心上人结婚,我还不曾听谁说为了离婚才到美国来的呢。 」王老太太更觉得很新奇。

 

    正在此时,客厅中墙上的自鸣钟清清楚楚地响了九下。

 

   「啊,已经九点,食物银行food bank已经开门了。 」王老太太抬头看了一下客厅墙上的自鸣钟,又看了一下自己腕上的腕表,然后想到什么似地,问莲花说:「小姑娘,妳叫什么名字?

 

   「我叫叶莲花!MS Lily Yeh。 」莲花很清脆的回答。

 

   「好,那我以后叫妳莲花罢,我的名字叫王伶俐,妳以后就叫我伶俐罢! 」叫老人家名字? 莲花有点不习惯,不过还是依照吩咐罢。

 

   「是,伶俐小姐。 」莲花答道。

 

   「莲花,我老人家上下楼不方便,所以住在楼下的那间卧室。 以后妳住楼上,上面有三间队室,妳自选一间,左边那间最大,有自已的浴厕,妳选那间罢,现在,妳先把行李搬进去以后,咱们先开车到食物银行, 把正事办一办再说。 」王伶俐老太太吩咐莲花,这就算录取了吗?

 

   「是,伶俐小姐! 」莲花立刻把自己的两件行李搬上楼,好在沈妹妹已经取走了她要的补品,现在行李已经轻松了不少。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