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回中国过年 9...汪公馆和文胆府

(我与重光)

2/11/2016

曾经与汪精卫外孙女和陈布雷的孙女聊到南京他们祖父辈的故事时,我说如果再回南京,一定去探访他们祖父辈的故居并拍下照片给他们。

重光是汪精卫的外孙女,出生在南京,还记得赤壁路四号的地址,我走过颐和路的时候,正好看见Jean的祖父陈布雷的旧居,赶紧都拍了下来,并随即伊妹儿给了他们,希望能给他们带回一些温馨的记忆。

一条颐和路,半部民国史。站在那里,拍下一张张照片,感觉象是穿越,回到民国的岁月......

曾经的汪公馆

曾经的文胆府

蒋中正的文胆,子女却是坚定的共产党员,孙子又成了民进党的中坚力量。难以想象吧?

陈布雷,这个名字对熟悉民国历史的人是不陌生的。

认识Jean有段时间了,知道她是陈布雷的孙女却是不久前的事,跟她似乎有一种自然的熟悉亲切感,每次见到她都能谈很多事情。可我始终不知道该不该跟她提她祖父的事,毕竟她祖父生命的终结不同寻常。

感恩节晚餐我坐在她们夫妇身边,似乎也是很自然与她的夫婿一下就聊起了陈布雷和中华民国。他说我:你怎么不早说你对民国史感兴趣啊?我们搬家扔了百分之九十的书,很多有关民国和国民党的!我跺脚!

毫不犹豫地与Jean聊她的祖父,她跟汪精卫的孙女一样,都非常敞开,很愿意跟我聊那段历史和她们的祖父辈的人生!还说要把陈布雷写的书给我读!陈也是一个好笔头!相对于历史资料中说陈布雷是因为蒋政府的一败涂地心灰意懒而自杀,Jean说她祖父一直深受失眠的困扰,她相信用今天的话来说她祖父应该患有忧郁症!她认为祖父的死最主要是忧郁症造成的,当然国民政府的颓势也是他忧郁症加重的因素之一。

(与她的合影背景里有其他的教友,故做了点处理)

(写于2015/11/14)

与重光谈民国的下午:

台湾的朋友推荐我读了重光写的一篇纪实文,讲的是她年轻时独自一人闯关进入中国大陆游历的事情。读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是汪精卫的外孙女,等知道了这一层关系,不免感叹:她真大胆!做为汪精卫的后人,她竟然敢在1974年独自一人跑到中国内陆去!生长在南京的我,对民国历史的了解局限于小时候在中国读书的那点儿历史教材,从重光的文章和她的身份引发了我对汪精卫的兴趣,这些天猛啃民国史。

与重光有了一个咖啡约,我们两个不同的年代出生在金陵的人,终于有了交汇点,也有了一个愉快的聊天的午后。

颐和路、赤壁路和金陵鸭:说来惭愧,自称金陵人这许多年,其实对金陵的了解真的太有限了。

昨天与一位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出生在金陵的同乡(重光)聊天,她说她出生地赤壁路四号,赤壁路对我竟然很陌生。我只知道宁海路那一代民国公馆区,也知道她鼎鼎大名的外祖父的公馆就位于金陵也是曾被赞为世界上最美的街道;颐和路。

那里法国梧桐树营造的绿荫,和两边各具特色的西式别墅洋楼,一直默默地述说着这个曾为中国首都的一段近代史。

我写的长篇小说《金陵公子》里有一段就是描写的这附近宁海路的景色,可我从没有好好在那一带走走。

昨天一下午的聊民国,令我想起我的外公外婆,他们也是民国人,曾经为抗战和民国尽过力。

还记得去年我去台湾,见到我从没见过面的一位姨,她的母亲是我外公的妹妹。她说她的母亲一辈子就爱吃金陵盐水鸭!可惜台湾就是不容易找到能与金陵媲美的盐水鸭!我当时听了,很心酸。如果我能早些年见到那位逝去的小婆婆,至少我可以为她做一顿可口的盐水鸭啊!

昨天与民国的老乡聊天,又聊到盐水鸭和鸭血粉丝汤,她说那碗鸭血粉丝汤真是太好吃了。还说鸭子怎么做都好吃。虽说她在南京出生,其实并没有住多少年,但南京人爱吃鸭子的习性却终生保留了。我原本想写有关昨天那位老乡的纪实文,可回来之后却很想写一部有关民国的历史小说,献给我外公外婆那一辈已经逝去的民国人!哎,想写的太多,时间太少!

重光

(写于2015/11/6)

待续  

分类: 

评论

一刀的头像
 #

都是有故事的人。

 
海云的头像
 #

是的,而且不是我们一贯从书本中读来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