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 (11)

 

茉莉花俱乐部(11)

 

在天柏市的国际机场,莲花由飞机上下来,双手各拖了一件巨大的行李箱,她的眼光一直在有着各色人种的人丛中寻找瑞比尔,却怎么找也找不到。

 

是不是记错了他的样子了? 这个念头使莲花心中一惊。

 

无可奈何,只得按照机场指示的路标向外面迈步的时候,耳边响起熟悉的乡音。

 

  「莲花,叶莲花,我们来接妳了! 」莲花定睛一看,年过六十的沈妹妹穿了套非常时髦的紧身牛仔衣裤,在人丛中对着她大喊,胖胖慈祥的皮戴维也站在他时髦的中国老婆身边对莲花招手。

 

「沈妹妹,妳怎么来了,妳怎么知道我的飞机班次的? 妳怎庅知道我的行李居然能顺利过关? 」莲花简直太高兴了,若是沈妹妹今天不到天柏机场来接莲花,莲花应该如何是好呢?

 

「我的媳妇林太早就告诉我妳抵达天柏国际机场的切确时间了。 」沈妹妹用一种四周人都能听见的声音 ,旁若无人地用中文喊道。

 

「妳能来接我,实在太好了! 」莲花由衷地放了心,非常欣慰地笑了起来。

 

「怎么能不来接妳! 唐老太太,对了,她现在已经不是唐老太太,她的英文名字叫Pauline,在等她的竹根,准备今天种下竹根,将来绿竹成林,可以坐在竹林下乘凉,玉叶 Jade Lin专等她嫂嫂替她采购的药材,及成药如万金油、白花粉、跌打损伤膏以及云南白药,我也托了我的媳妇林太在东莞买了不少的燕窝,桂圆肉、蚝干等各式养颜圣品,目前我能够这么青春美丽, 全靠这些补品啊! 妳再不来,我就要缺货了! 怎么能不亲自到飞机场来接机呢? 」沈妹妹的高兴程度,完全不亚于莲花。

 

「妳只为了妳的补品才来接我的吗? 」莲花笑嘻嘻认真地问。

 

「当然,不然我等妳做什么? 自有瑞比尔来机场迎接他的中国东莞新娘。 」沈妹妹的回答好像也很认真。

 

「告诉妳,当初因为箱子塞得太满,差点就拒绝带这些补品,幸好利人利己一念之差,没有把它们丢在白云机场或旧金山入境处,否则我今天就在天柏国际机场死定了。 」莲花真的从心里觉得庆幸。

 

「咦? 瑞比尔怎么没有来? 」沈妹妹用中文问莲花。

 

   「他的餐馆失火了,他在忙着打官司呢。 」莲花用英语说道,她虽然不知真实情况的细节,但至少能告诉沈妹妹及皮戴维自己由比尔的电子邮件那里得到的消息。

 

   「有这回事吗? 三周前我还到他餐馆去把我机器的月租缴给他,他还与往常一样抱怨生意清淡,没有赚头呢! 」皮戴维用英语说,似乎听懂了他的娇妻与朋友的中文对话。

 

   「这个餐馆起火,不会是他杜撰的不来接机的理由罢? 」沈妹妹直言快语地用中文推测。

 

   「很简单,我有他餐馆的电话号码,干脆直接打个电话给他查明真相,不就行了! 」皮戴维用英语说完,立刻按了比尔餐馆的电话号码。

 

   「怎么样? 」沈妹妺用中文问她的美国丈夫。

 

   「没有人接我的电话。 」戴维用英语回答,一直摇头。

 

   「我这里有他家的电话号码,打个电话到他家里去罢。 」莲花取出比尔的名片,指着上面比尔用笔亲手写给雅妲的字迹。 戴维又按照名片上拨他私人住家的电话,原来比尔私人家中电话已经切断不通了!

 

   「他曾说过,他是不用手机的。 」莲花用英语补充着对皮戴维说。

 

   「那怎么办呢? 」沈妹妹用中文问。 皮戴维却得意地笑了起来。

 

   「这个不是问题,我们家住水晶河市,比尔的餐馆在河漠沙沙镇,咱们开车由天柏市国际机场回家,必须经过河漠沙沙镇,直接到餐馆去找他并不必绕很远的路,我们做个好事,开车把莲花及行李带去给他, 岂不更好? 」戴维接过莲花右手的行李,沈妹妹接过莲花左手的行李,在莲花的东张西望寻找比尔的行为里,三人走到了天柏市国际机场停车处找到汽车,把两大件行李塞进车厢内,三人坐进汽车, 把汽车向北行驶。

 

他们的汽车在有电眼自动收费设备的佛州高速公路上飞驶了约一小时左右,公路的两旁不是宽广的草地就是佛罗里达的野生松柏林以及树顶有点像美国圆形包心菜的椰子树,一路上极少见到房舍,只有些零零星星的招牌广告耸立在路边。

 

   「还没有到吗? 」莲花问,因为一直没有看见什么餐馆。

 

   「快了,快了! 」皮戴维一面开车,一面安慰车中万分焦急的二位女士。

 

   「哎呀,我的老天! 快看呀! 」坐在前面驾驶座右手的沈妹妹突然大喊出声,用手指着前方,她的脸色变得煞白。

 

由急速行驶的汽车内,果然远远就看见在公路的另一边,树林中有一家只剩下癈墟的独立餐馆,,一片灰烬中处处都是烧焦的断墙,情况非常凄惨。

 

真是不可思议,比尔竟然没有骗她。

 

戴维将汽车u转到对面的路边停下。

 

   「看来我寄放在比尔餐馆的三架生财机器也是凶多吉少了,让我打一个电话给我的保险公司,看他们怎么说。 」戴维又拨了一通电话,好在保险公司的电话还在营业。

 

在戴维打电话给他保险公司的时候,莲花注意到在他们略远处有一块巨型的广告招牌,上写; 沙漠绿州旅社,夏末大减价,一周七天只收$265元。 而那价格是用一张硬纸临时贴上去的。

 

   「每周$265元美金,还算大减价! 原价不知若干? 」莲花心中私自盘算着。

 

戴维打完电话,把电话内容告诉两位女士。

 

   「餐馆前夜起大火,保险公司认为这场火灾可疑,因为在本地这个时期是雨季,雨季时节空气十分潮湿,发生火灾的可能性极小,加以瑞比尔的餐馆连年赔钱,怎庅就突然失火了呢? 因为不能确定这场火灾是自然灾害呢,还是人为灾害,所以不肯赔偿,目前正在打官司中,我的三架生财机器也被烧毁了,保我机器的保险公司也在观望,看看是否要赔钱给我。 」戴维用英语解释给车内的两位女士听。

 

   「那怎么办? 」沈妹妹问。

 

   「只好到比尔的家里去找他了。 」皮戴维提议,原来比尔真的有房子。

 

在戴维及沈妹妹又返回汽车时,莲花一眼瞥见在烧毁的焦墙旁边有个颜色鲜艳完整无缺的大招牌,牌上标着; 〈廉价离婚,$199元搞定〉的离婚律师的广告。

 

  「等一下,等一下,等我把这牌上的电话号码及电邮地址抄下来。 」莲花果然立刻掏出笔和一个小记事本,把离婚律师的号码匆匆记了下来,虽然不知一般正常离婚费应该多少,既然这个广告标榜廉价,可能是比较便宜的了。

 

  比尔的住家房子在诃漠沙沙镇中住宅区内,距餐馆不远,他们汽车抵达时,已经夕阳西下,天色慢慢暗下来了。 莲花下车按门铃,应门的是一位中年白人妇女。

 

   「我们向瑞比尔先生购买此屋时,手续干脆利落,我们全家己经搬进来二个多月了。 」那女人理直气壮,却不失和和气气地回答。

 

  「那妳知道原屋主搬到那去了吗? 」莲花问。

 

  「不知道,房屋交接手续完毕一周后,原屋主的一位东方女朋友开车带他来到我家储藏室取了一些东西。 据说是要搬到她那里去住。 」 新房主回答。

 

  「妳认识他的女友吗? 」沈妹妹问。

 

  「不认识,好像是在水晶河市购物中心替人家修剪指甲的姑娘,不过,也说不准,因为每个东方女子都是黑发黄肤,分不出谁是谁哟! 」她好脾气地笑了起来。

 

  「那怎么办,莲花,妳今晚要住在那里呢! 」沈妹妹非常担心,不过看样子,她们并没有要邀请莲花到她家去住的意思。

 

  「不知沙漠绿洲是一个怎么样的旅社? 」莲花突然问。

 

  「当然绝对比不上东莞的嘉华大酒店的豪华,我们这里是乡下嘛,不过也可算是附近一带一个比较象样的旅社,虽然价格有点偏高。 」戴维回答。

 

  「每周$265,算贵吗? 」莲花问。

 

  「那每天还不到$40,不太可能这么便宜! 」戴维摇头。

 

  「在这不远处,我看见路边一个旅社大减价的广告,如果不远的话,咱们去看看如何? 」莲花小心翼翼地问,看来戴维也没有要莲花到他家暂住的意思,既然便宜,还是能省则省罢。

 

  皮老先生虽然好脾气,可是倒底上了年纪,开车到机场折腾了这么久,加以没有午睡,实在又疲又累,把车开到旅社门口之后,一见果然是$265,二话不说, 立刻叫莲花取出护照登记,要莲花缴费入住,莲花不得已,只得取出三张一百元的美金来交给在门口负责接应的服务员。

 

  「放心罢,妳若住不满一周,我们是可以退钱的! 」这位服务员向莲花保证。

 

  「且慢,且慢,不是说好了每周$265元的吗? 怎么账单上要收$304· 75? 你多收了$39· 75! 」莲花指着账单对服务员不平地喊了出声。

 

  「小姐,$265元是房费,另外$39.75元是州税。 」 服务员耐性地解释。

 

  「佛罗里达州税不是百分之六吗? 」沈妹妹也过来用夹着中文的英文帮莲花说话。

 

  「佛罗里达州内营业税是百分之六没错,不过旅馆属旅游业,旅游业得收百分之十五的州税。 」那服务员道。

 

  「好了,莲花,妳要付现金呢? 还是要用信用卡来支付? 」皮戴维傕促道,这老先生已经太累不耐烦了。

 

莲花初到美国,那有信用卡,当然只有把自已尽有的几张美金取出来预付房钱。

 

付完钱,皮老先生傕促沈妹妹把莲花的行李取出来,交到旅社的行李车上,由服务生推到莲花的房间。

 

  「戴维,这行李里有我的···。 」沈妹妹欲言又止。

 

  「咱们明天再说罢,我现在己经精疲力竭,撑不下去了! 」戴维有气无力地说完,硬是转过身子,钻进自己汽车的驾驶座位。

 

  「那么,明天我们再来取我的补品罢。 」沈妹妹无耐,只得也跟在后面,钻进汽车。

 

  「我曾请求我的朋友担保叶莲花来美后的生活费用,瑞比尔若是不肯接收莲花,这可如何是好? 我该如何向我的朋友交代呢? 」一向无忧无虑的皮老先生突然自言自语。

 

莲花虽然年轻,但由亚洲到美国,在飞机上折腾了一整天,也覚疲倦,连忙梳洗一番,匆匆上床。

 

莲花虽然心疼一下去去掉四张美金百元大钞,但实在也是倦极,头一碰到枕头就睡着了。

 

不过,只睡了不久就醒来。

 

她开灯起床后,拉开窗帘,只见窗外一片漆黑,然后就精神大振,再也睡不着了! 不好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倒时差’罢? 这可如何是好?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