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5 小时 14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82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 (10)

 

茉莉花俱乐部(10)

 

莲花做完人工流产后,一直再也没有收到过比尔的回信,当然更没有李强哥的音频,心里空荡荡地不是滋味,心想不如去看看沈妹妹及玉叶她们的现况,就施施然踱到林太那里去。

 

到了那里,恰好遇见打扮得花枝招展,一脸兴奋的沈妹妹以及林太的时髦小姑玉叶,她们正坐在林太的小摊上一面说笑,一面喝豆浆、吃包子。

 

「沈家妹子! 」林太已经习惯了如此喊她的前婆婆; 「妳老人家己经拿到了赴美签证,不久就要离乡背井出国了! 乘现在有得吃,多吃点包子,多喝点豆浆罢。 」

 

「不错,到了美国恐怕每天只能吃洋吐司,喝牛奶了! 」玉叶在一旁凑趣。

 

「现在已经进入阳历一月,春节就快到了,美国大使馆才迟迟发出签证让我到美国去与戴维团聚,等我抵达美国那个什么佛州什么水市的时候,他恐怕已经忘记我长得什么样子了! 」沈妹妹用一种若有憾焉实则深喜的口气在埋怨着。

 

「佛州水晶河市! 」玉叶提醒她。

 

「玉叶,妳的签证办好了吗? 」莲花问玉叶。

 

「妳也快了罢? 」沈妹妹也问玉叶。

 

「听说四月才能拿到签证,因为皮戴维已经自己担保申请妳这位妻子赴美,只得另请其他救火队的旧同事开了一份替我林玉叶赴美的经済担保证明,耽误了三个月。 」玉叶回答沈妹妹。

 

「来了,来了! 我们的小摊子打算扩张营业,除了豆浆之外,加卖一些甜酒酿,今天请大家尝尝,我家林六自己酿的三锅头酒酿! 这些小吃,也是我们摊子不久就要试卖的最新产品! 」正在此时,林太由里面捧出一个盘子,上面放了一些花生米、茴香豆,五香豆腐干之类的下酒菜,她的丈夫林六跟在后面,捧了一个瓮一样的容器,容器里装的是家中自制白色米浆一样的溶液 ,非常甜腻。 一股浓烈的酒精味道冲进莲花的鼻子里面,想起喝醉酒以后的痛苦,莲花突然觉得非常晕眩翻,只得站起来离开。

 

「莲花,妳放心,我到了美国,一定催促戴维替妳想法子! 」莲花听见背后传来沈妹妹的保证。

 

五月初,玉叶也离开了东莞。

 

果然,八月底,莲花也得到赴美签证,她立刻飞奔到歌蒂及雅妲处,把此项好消息告诉她的两位美国好友,两人都替她高兴。

 

「瑞比尔不是天天喊收入不够,手头拮据吗? 大使馆怎么肯让他申请他的新娘入境呢? 」歌蒂不解地问。

 

「还是靠皮戴维帮的忙。 」莲花告诉她俩,原来善良且热心的皮戴维一回到美国,立刻就找到了他一位高中的老同学,替莲花也出了一份赴美的经済担保证明。 其实,自从莲花把人工流产的事情由电子邮件中告诉瑞比尔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比尔的只字词组,而她却写了好几封电子邮件给比尔告诉他自己最新的动向,所以,她猜比尔一定应该知道自己已经得到美国大使馆的赴美签证了?

 

既然在歌蒂家中,莲花就用歌蒂的计算机写了一封电子邮件给比尔,让他知道她已经一切就绪,两人不久就要见面了。

 

由歌蒂及雅妲那里出来,莲花就坐了公交车抵达了姑父姑母的橡胶鞋底工厂。

 

   「莲花,怎么一回事,妳不用上班吗? 」慈祥的姑妈问她。

 

   「姑父,姑妈,我要到美国去了! 」莲花高声告诉姑父母。

 

   「什么? 妳要出国? 要到美国? 我们没有听错罢? 」姑父姑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朶。

 

   「没有听错,我已经拿到赴美的签证,飞机票也买好了! 」莲花回答。

 

   「哦,莲花,因为妳能干,自从妳父母双亡,我也不曾好好待妳,怎么就要离开我们了呢? 」善良的姑妈心疼得一直擦眼泪。

 

「这样子罢,妳去写一张一万元人民币的支票送给莲花,算我们给莲花出国的礼物罢! 」姑父红着眼睛对姑妈说,这位精明能干的商人也十分疼爱他太太精明能干的侄女儿 一万元人民币也大约一仟多美元了!

 

「莲花,明天我带妳到南城海雅百货公司去购买一些出国必需品罢! 」姑妈不知如何表示她实在很疼爱她这无父无母,但却精明能干而且美丽出众的侄女儿。

 

「姑父姑妈,我能高中毕业全靠你们,其实,我能够活到今天,也全是依靠了你们,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将来我有能力了,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们! 」莲花一面说一面抱着唯一的亲人姑妈也大哭起来。 她近来哭得多了,眼泪就像坏了开关龙头的自来水一样地流个不停。

 

莲花开车带了姑妈上街购物。

 

「莲花,我没有去过美国,不知妳需要穿些什么,妳看怎么办? 」姑妈对莲花说。

 

「姑妈,我需要一台联想中文计算机。 」原来莲花早就计划好了,东莞市上所有的计算机都能使用英语,但要使用中文,则必需附有中文软件的计算机。

 

阳历八月十五号莲花出国那天,姑父、姑妈、歌蒂及雅妲坐在姑妈的汽车中到广州白云机场送行,由莲花开车载大家到飞机场,莲花上飞机后,车子才由姑妈开回来。

 

她们的汽车在航空公司外的路旁停下,莲花由驾驶座出来,打开后车厢,取出两大包行李的时候,站在一旁观看的姑妈儍了眼。

 

「妳不是只买了一台手提计算机吗? 怎么这么多行李啊? 」姑妈禁不住问。

 

「是朋友托运的东西。 」莲花一面吃力地推着行李,一面回答。

 

「托妳带些什么啊? 」姑妈问。

 

「一些种子,一些中药,中国补品像香菰、干贝之类,叧外还有二支用毛巾包着的活竹根。 」莲花回答。

 

「什么? 我们没有听错罢? 这些不是都不许入美国关口的吗? 」歌蒂吃惊地问。

 

「是林太托我带给沈妹妹、玉叶及唐太太的。 我怎么好意思回绝呢?」 莲花无可奈何地说。

 

「妳有收货人沈妹妹及玉叶的详细地址吗? 」雅妲问莲花。

 

「有啊,不过沈妹妹说我抵达的那天,皮戴维与她会到天柏市国际机场来接我的。 」莲花答,只是有点奇怪,自从打完胎后,她经常用歌蒂她们的计算机写电子信向比尔报告她赴美手续的细节,但比尔并没有再来邮件,所以莲花连那天他倒底去不去天柏机场去接她都不知道。

 

「沈妹妹说好了一定去接妳吗? 」雅妲不放心地问。

 

「那是自然,沈妹妹的媳妇林太托我带了不少东西给她呢! 」莲花回说。

 

「小姐,妳的行李太重了! 」果然,当她们正在讨论的时候,那位提着行李过磅的工作人员就指着磅秤对莲花说。

 

「先生,这是国际航线,不是国际航线对行李的要求不那么严格吗? 」姑妈由皮包中取出两张一百元轻轻他塞到过磅员的手中,两件行李就不声不响地被摆放到旋转台上运走了。

 

送行的、被送行的都松了一口大气。

 

这是莲花生平第一次出国,也是第一次坐飞机,无论她如何精明能干,陌生的异乡道路上也不免心中忐忑不安。

 

「欢迎妳来到美国! 」检查过莲花的入境文件后,一位穿著制服的美国海关员,非常和颜悦色地对莲花说,这是她初踏上美国国土所受到美国陌生人的关注,莲花也向他报以微笑,顺手把他递还的文件插进她脖子上挂的随身袋中, 此时她的背上背了一个旅行袋,袋中装了她的新计算机及随身用品,双手吃力地各拖了两个极大件的行李,一条中型小狗向莲花走过来,弄得莲花心中惦记着行李中那违禁的竹根,蔬菜水果的种子 ,紧张得垂下眼睑,完全不敢看那小狗,不但心中惊天动地怦怦地跳个不停,双手也沁出冷汗。

 

 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儿,这只小狗居然急急地由莲花身边冲过,赶到另一边去使劲嗅着另一位旅客的箱子,一位穿了美国海关制服的女海关员紧紧地跟在小狗身后,匆匆地与莲花擦肩而过,轻声地叫那人打开小狗使劲乱嗅的箱子让她查看。

 

这样,莲花就通过了美国旧金山国际机场海关并不严密的检查,由陌生的入关处走出来,她忙着在陌生的机场内办理入境手续,照顾过大的行李以及由旧金山转机到佛罗里达的天柏市国际机场的路线等各种细节, 并没有机会查着电子邮件。 一直到她坐在德州休斯敦的机场等待转机的时候,她一看时间很多,加以机场有免费热点Hot Spot, 可以供旅客上网之用,就取下背袋,打开自己最新真正拥有的手提计算机, 查看自己的邮箱,映进她眼睛的居然是比尔的英文电子来信。

 

该电子邮件的内容如下;

 

「我的餐馆昨夜起大火,目前正在与保险公司打官司中,妳来的话,两人生活都成问题。 」比尔的信上说。

 

「来不及了,我己经到了美国国土上了,专等你来接机。 」莲花也用英文回答,终于等到了比尔的来信,但却是叫她不要到美国的消息,真是叫她啼笑皆非。

 

还有,妳千万不要到美国来,我已经把我那附有私人游泳池的房子卖掉,搬到新结识的女朋友家,妳来,没有地方住了! 比尔立刻又来了一封信,可见他正在网络的另一端。

 

「我虽然是阳历八月十五日下午由广州白云机场出发,但因为有时差问题,加上转机,我抵达美国佛州天柏机埸的时候 也预定是十五日下午六时,请把时间把握好。 」莲花马上了一封英文,如此说。

 

半小时之后,瑞比尔火速来了一封电子邮件; 「我的新女朋友今年五十三岁,一定不会有怀孕的大问题了,她会说英语,目前有固定工作,在美容院替人家做指甲,工资加上小费,收入不错,所以, 妳来美国也没有什么意义,还是不要来罢。 」

 

「你若要与你现在的新女友合法正式结婚,则必需合法正式与我离婚。 」莲花才把信件送出去,到天柏市的飞机就要起飞了,她只得匆匆收起计算机,背上背袋,奔进机舱。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