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夏老伯,一路走好!

 


两星期前的周六下午,带着小狗在外面散步。女儿来电说Christina夏在找你,她祖父去世了。怎么可能?夏老伯身体那么好,每次见他都是笑得一脸褶子,却总是那么真诚。那真诚的笑脸,二十年没变。打电话问了Christina,才知道是真的,是心脏病突发。于是和夏家几十年的渊源历历在目。

和夏同学是大学同学,在学校却几乎没有怎么说过话。主要是那时候和男同学说话很少,又忙学习好建设四化呢。毕业后,只知道他在国内不停地折腾。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求他帮忙。老公当时要考GRE,没有美元,找到了当时刚到美国读书的他。他马上给寄了50美金,解了燃眉之急。第二次见到他,是95年到华盛顿去开会找工作,那时候他也在找工作,生活和我们一样困难。还记得他带两个室友一起住旅馆的事,场景十分可笑。

19969月,我们决定到东海岸来闯天下。到杜邦上班的第一天,还住在宾州的朋友家,开车比较远。和同事聊天的时候,说起德拉瓦州有个中国食品店,老板是武大的,问我认不认识,一说名字,我说太认识了。第二天就搬到他家去和她大女儿Christina住一间屋了,在他家一住就是一个月。平常他们在店里忙,我就管着三个孩子,后来我搬走的时候,要给他们300块美金,夏同学说了一句话让我收回了支票:我要是收了你的钱,我以后还怎么在同学面前混哪? 这就是夏同学的风格,帮朋友从来不遗余力。

也就在96年那年冬天,夏老伯夫妇探亲来到了美国。后来就住在这里,帮助打理刚刚起步的夏家东方店游子园。那时候我们两家住的很近,我妈妈回国以后,我把三岁的女儿送到他家,由夏妈妈照顾,正好有夏家小女儿玛丽做伴。两个孩子一起很开心,好像特别喜欢在浴池里玩。常常是我去接女儿的时候,两个人都湿漉漉的,夏妈妈在笑咪咪地清理洗手间。后来我老公和儿子也来到德州,我们每周都会到他家去打桥牌。在那里我也见识到夏老伯作为家长的气派。有一次说媳妇的时候,真把我这个从来没有公婆约束的媳妇吓了一跳。

夏同学对待父母非常孝顺。他说夏老伯生前就是这样做的。虽然有弟兄三人,他却独自担当了抚养老人的义务,这可谓就是“忠孝传家”了。那一年夏同学为母亲做70大寿,在乡里搭台唱戏,给每个65岁以上的老人发红包,我们在录像看到那场面,同学们都连连称赞,实在是一件壮举。媳妇也是贤惠而又极能干的。所以“游子园”的生意越做越好,夏老伯尽心尽力地帮忙,自己晚年也充分地发热发光。夏同学热心好客,周围聚拢一大群朋友,媳妇做得一手好菜,我们每年都去他家聚会解馋。他总是能搞来最新鲜的螃蟹,龙虾,河虾来招待大家。每当这个候,夏老伯常常是从店里忙完了,带着满脸的笑,来和大家一起喝酒,聊天。

五年前,夏家又有一个惊人的壮举,把夏王两家24口亲戚移民来到美国。这次真是把我们都震惊了。24口人,光是每天吃饭,睡觉,给大人们找工作,安排孩子们读书,想想都头大。

五年后,我们再次见证了夏同学两口子的能力,几家兄弟姐妹都自己买了房子,过上了美国人辛苦而又安稳的日子。这次夏老伯虽骤然离世,却也是儿女绕膝,四世同堂,可以说是晚年幸福,去的无遗憾了

42号早上,我们在新州的同学好友们,一行11人冒雨在10点以前赶到德拉瓦州Wilmington McCrery&Harra Homes殡仪馆,那里已经聚集了亲朋好友近百人,花圈,花篮摆满了灵堂。夏老伯一脸安详地躺在鲜花环绕的棺木中。夏同学一一向老伯介绍前来吊唁的好友们。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夏老伯,想起他生前说的话,居然在他面前笑了。我觉得他虽然离去的很突然,却毫无痛苦,这对多少人来说都是一种奢侈啊。再说夏老伯生前就是个风趣的人,同学们都记得和他聊天总是很愉快。其实夏老伯说过的一句话,让我任何时候想起来都会笑。那年他们夫妻苦于在美国语言不通,和对故土的怀念,决定回国,还打算长期住下去。湖北的夏天,让在美国享受惯了空调的夏老伯感到无奈。他说:哎呀,太热了,天天都出汗像水老鼠一样,没地方钻。谢谢老伯,还有谁能像您这样为后人留下永久的笑声呢?

仪式开始了。夏老伯2004年受洗入教会,所以这次以基督教的形式来悼念他。夏老伯家族兴旺,留下一儿四女,孙辈10人,还有两个可爱的重外孙。葬礼上大女婿赋诗悼念和外孙的悼词,都回忆与老伯生前共同生活的时光,十分感人。夏同学致词向慈父作别,感怀父亲一生为人忠厚善良。当奇异恩典歌声响起,眼泪夺眶而出。最后每个人手执一朵玫瑰,放在老伯遗体旁,向老人做最后的告别。

随后有警察开道,我们一起到了墓地。老伯走了,留下相伴62年的老伴。下葬的时辰到了,夏妈妈悲痛得不能自已,夏同学让我过去搀扶住了老人,陪她坐到车里,听她哭诉着,结婚62年从来没红过脸,老伯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慢慢安抚着老人,外面的仪式也在进行中。这是个中西结合的葬礼,既有西方教堂牧师的祈祷,又有中式焚香祭拜的仪式。

到了仪式完毕,雨也停了。大家一起到餐馆去吃饭,还加上叙旧聊天。我们班同学在东岸比较集中,共69位同班同学都在附近。再加上其他班上的几家,每年都在一起聚会。这次托老伯的福,又聚在了一起。在餐馆里摸着夏家小女儿玛丽的头发感慨:那时候我给你梳小辫子的时候你才三岁,现在都大学毕业,上班了。夏家有两个漂亮又能干的女儿,这次葬礼办得这样好,很大一部分是她们的功劳。夏家在读法学院的儿子,最受祖父母疼爱的孙子,也赶回来参加了葬礼。

吃完饭,走到停车场,太阳出来了,早上还风雨交加,这会儿太阳却出来了,这可是已升仙界的老伯在为我们祝福?

        今天正好是夏老伯离世的二七,无法去坟前祭奠,特写下这祭文,夏老伯,一路走好!

分类: 

评论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写得很温馨,好感人。你的夏同学全家都很有牛,竟然全家移民!可见这家人心有多齐了。当年九十年代中旬他能够借钱给你考GRE,够仗义的。记得那个时候我老公考GRE找他美国的表哥借钱,虽然借了可被他家亲戚数落了很多次,吓得我赶紧找街上的黄牛兑换了美金还给他。仗义的人都是人生赢家。

 
春阳的头像
 #

的确是,他家在当地也是个传奇。

 
渺渺的头像
 #

夏同学的确了不起!那么仗义,在自己钱也不多的情况下,慷慨解囊帮助同学解燃眉之急,想想自己家在美国亲友也不少,但过去都少有往来,更别说其它事啦!直到自己来了上海工作安家后,那些亲戚才有来往。想想都很好笑哦!

愿夏老伯去天堂一路走好,安息!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