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 (09)

 

茉莉花俱乐部(09)

 

正当莲花六神无主,坐在幸福新村的计算机室内双手掩面哭泣的时候,皮戴维、沈妹妹、玉叶,路杰以及比尔五人一拥而进。

 

「哭什么,哭什么!? 跟我们一同去吃喝玩乐罢! 」玉叶喊道。 沈妹妹不由分说,由柜枱下找了一块大纸板,在纸板上写了〈外出结婚〉让路杰挂在玻璃窗上,就此把莲花拖出计算机室。

 

 这天,他们一行加莲花共六人,白天去金鳌洲塔去观光,回来时六人又吃喝得醉醺醺地不省人事。

 

「我要晕倒了,必需坐出租车立刻回家! 」莲花大着舌头用中文说,又跳上出租车径自离开。

 

「她是怎么一回事? 」比尔指着莲花坐的那辆出租车的背影,不悦地用英语问玉叶。

 

「她喝醉了,生病了,我们自己到旅社去罢! 」玉叶劝比尔,路杰不等她说完,就把玉叶拥进他们那辆中型的旅行车内。

 

第三天,莲花在宿醉里醒来,昏昏沉沉地又回幸福新村去上班。

 

幸福新村的计算机办公室内,莲花正坐在计算机前掩面哭泣,人事室的郑先生带了另一位张小姐进来。

 

「喂,叶莲花,有村民用户举报昨天海睛居的计算机室一天没有开门,说妳结婚嫁给美国男人去了,妳怎么不事先请假呢? 」不等莲花回答,他又接着说; 「莲花,我告诉妳一个好消息,我们找到我的表妹张小姐来代替妳了,妳结婚了以后,可以放心去美国,而不用怕我们公司来控告你违约啦! 」郑先生用这种提高了声音的方式来介绍了张小姐和叶小姐的见面。 他高声宣布完之后,立刻走到玻璃窗前,伸手取下窗上面朝外挂着的〈外出结婚〉的纸板,并当着莲花的面将那纸板撕折,丢入拉圾箱中。

 

莲花奔进女厕所站在角落上继续哭泣,突然,这几天胃里喝进的酒精使她觉得一阵翻胃,奔进厕所呕吐。 莲花由厕所中出来,只见人事室郑先生已经离去,她就用卫生纸擦了一下眼睛和嘴角,掏了二元银角,先打电话给李强,当然,电话仍然不通。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莲花心烦意乱,可见自己与李强是没有缘份的罢,怎么连他是不是单身都不能确定! 虽然,他那浓黑的眉毛长长的睫毛,以及多情的黑眼睛,已经深深地印记在她脑中,就是化成了灰,她也肯定不会忘记的,但是,只记得他的长相有什么用? 而且,她目前最肯定的是自己已经失去了工作!

 

正当莲花坐在幸福新村的计算机室内坐在客人用的计算机桌前又开始掩面痛哭的时候,皮戴维、沈妹妹、玉叶,路杰以及比尔五人又一拥而进。

 

   「玉叶妹,我被炒鱿鱼了,现在已经失业了! 」莲花用中文说,号淘大哭起来。

 

   「哭什么!? 正好跟我们一同去吃喝玩乐,只要与美国男人结了婚,到美国去找工资比较高的工作罢! 」玉叶对着莲花泪痕满布的脸蛋喊道。 他们就此又把莲花拖出计算机室。

 

那天,他们六人一同到结婚登记处去办了结婚登记手续,到榴花塔旅游之后,晚上就在东莞厚街饭店吃晚餐,又各各喝得大醉特醉。

 

莲花从来不喝酒,现在一灌就这么多,身体怎么承受得住呢? 所以变得完全不醒人事,比尔义不容辞地抱住了她,六人分三组回东莞的嘉华大饭店休息睡覚。

 

这一夜,醉得昏沉沉不省人事的莲花睡得很不稳,一直做着疼痛的恶梦。

 

   次晨,莲花由刺鼻的咖啡香味中睁开双眼,只见瑞比尔的脸近距离地对着她看,把她吓了一大跳。

 

   「这个人的眼睛像死鱼一样! 而且,颜色好奇怪呀! 倒底是灰色? 还是蓝色呀? 」这么一吓,莲花似乎被吓得完全惊醒了过来。

 

   「啊,妳醒了,要吃些早餐吗? 」有着灰蓝色死鱼眼睛的瑞比尔问她。

 

   「不要! 」莲花把头摇得波浪鼓似的,用中文回答得十分干脆。

 

   「我正在喝房中供给的免费咖啡,也冲杯咖啡给妳如何? 」瑞比尔指着桌上的咖啡用英语问她,原来房中的咖啡香味是由他的杯子里冒出来的。

 

   「更不要! 」莲花更加用力地摇头。

 

   「莲花,叶莲花! 我们的房间是包括免费豪华早餐的,大家一同下去吃早餐罢! 」还没有等到莲花决定如何渡过这天,玉叶已经扯了路杰到莲花及比尔的房间来了。

 

后来几天中,他们一行六人到可园、黄旗古庙、仙鹅湖、石排燕岭、绿色世界...... 等等东莞的名胜古迹各处游玩,莲花一直无精打釆,完全没有李强哥的下落使她失魂落魄,失掉工作虽然有点像做梦,但莲花心知肚明,自己真真确确是下岗了。

 

第二周星期四晚上回旅社之前,沈妹妹规定玉叶及莲花得速速回去准备身份证及户藉证明的文件,才准回到旅社休息。

 

星期五一大早,沈妹妹穿了新娘穿的白色头纱及白色蕾丝新娘礼服,皮戴维也身着白色新郎西装,两人各提了一大包硬糖,查明是否人人带了护照、身份证之类,六人一同坐进同一部中型的旅行车中。

 

    一辆中型旅行车在结婚登记处停下来,三男三女鱼贯由车门开处下来。

 

六人先到拍照处拍照,当场分三组拍了三张结婚照片。 戴维、路杰及比尔各人拿了两人的结婚照片缴给办证人员。

 

先是盛装的皮戴维及穿了新娘装的沈妹妹站在登记人的办公桌前。 登记人分别问清楚了办公桌前两人他们要求结婚,是否出于自愿?

 

「我是自愿的!」 沈妹妹用中文清楚地回答。

 

Yes, I do!」 皮戴维用英语回答。

 

「那好,缴费59 ,领证罢! 」登记人说,皮戴维没有听懂,就转过头去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他的新娘,沈妹妹笑嘻嘻地由白珍珠镶的皮包内取出一张一百元人民币交给工作人员,又笑嘻嘻地把找回的四十一元人民币收到自己的白色珍珠皮包内。

 

皮老先生手中拿了一本红色的结婚证,立刻当众热烈地拥吻穿了新娘礼服、一只手扯住自己白纱长裙、另一只手中拿着另一份结婚证书的沈妹妹。

 

「这么容易,下一对是我们! 」玉叶抢着说。

 

「李玉叶,妳与佛路杰结婚,是否出于自愿?

 

「当然是自愿!」 玉叶很爽快地用中文回答。

 

    I do!」佛路杰也用英语回答。    

 

     玉叶付了59,领了证,也非常热烈地拥吻路杰。

 

「好了,轮到你们了!」 玉叶大声地说。

 

「瑞比尔最近手头比较紧,由我来代付,算作我送他们的结婚礼物罢!」 皮老先生笑着抢先说道,由口袋中掏出皮夹。

 

「叶莲花,你与瑞比尔结婚,是否出于自愿?」 那人间。

 

「嗯。 」莲花小声地用中文回答。

 

「嗯什么?请妳大声回答。 」工作人员问。

 

「是自愿。 」莲花回答,是自愿吗?怎么不是?难不成有人强迫她吗?当然没有。

 

I do!」 比尔回答得比她爽快。

 

莲花生怕比尔吻她,连忙假装把自已的结婚证丢在地上,然后弯腰去捡,比尔见状,十分不悦,但也无可奈何。

 

莲花发现自己握着结婚证的玉手,一直在发抖。 恰巧被站在一旁的皮老先生看见,他非常慈祥地对莲花说;「 小姑娘,不要怕,瑞比尔只是喜欢夸大他的烦恼而已,其实美国是一个很好的国家,妳去了就知道了。 」

 

沈妹妹把手中的糖分给办公室内的众人,皮老先生看见办公桌上有一个装了各式喜糖玻璃糖罐,就把自己手中的糖菓全部送进办公室的囍糖罐中,丢完了糖,他把他那双胖胖的大手互相拍了拍,然后又对莲花再度保证;「 小姑娘,我一回去,一定会立刻想法找人写申请妳到美国的经济担保信,这一点,妳尽管放心罢!

 

「结婚原来这么容易!」 玉叶更加大声地笑了起来!

 

在东莞的最后一天,三对新婚的新人在机场送别,林太、歌蒂、雅旦都来了。

 

沈妹妹抱着皮戴维失声大哭。

 

「妹妹,妹妹,我的好妹妹,咱们不哭,我一回去就向移民局申请妳到美国来团聚!」 皮戴维用英语安慰梨花带雨的沈妹妹。

 

玉叶与路杰热情相拥。

 

「路杰,你回到美国与皮先生一同申请我到美国去与你团聚罢! 路杰, 你设法与皮先生用同一个律师,可能会给我们打个折扣收费呢!」 玉叶对路杰用中文喊道,然后,她又一直推挤着莲花;「 翻译,莲花,妳给热情地翻译一下,叫他千万也把我申请到美国去。 」

 

莲花心中五味杂陈,也一直掩面哭泣,比尔吻了莲花的额头一下,忧心重重地提了行李,跟在戴维及路杰身后,走进关卡内去进行旅客安检。

 

比尔他们走后第四天,莲花又回到海晴居的计算机室。

 

她毅然决然地问张小姐; 「我想使用一下妳们的计算机,可以吗?

 

「当然可以,每小时十元。 」张 小姐笑嘻嘻地回答。

 

「我不要吃花生米,也不喝可乐,我的胃不舒服。 」蓬花抬眼看张小姐。

 

「这样,每小时五元就可以了!

 

莲花按照手中拿着雅妲交给她的比尔的名片,发出的英语电子邮件; 「亲爱的比尔; 希望你能尽快地向移民局申请,让我能赴美与你团聚,你是知道的,我己经失业下岗。 」

 

两天以后,比尔回信来说,「请尽速在东莞申请失业金,因为听皮戴维先生说目前美国公民申请配偶入境极严,常常须要等待一年以上,妳若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绝对不是上策。 」

 

对于莲花说中国东莞暂时还没有失业金可申请,比尔立刻回信, 「既然无法领失业金,还是先在东莞重新另找工作才是上策。 」

 

「我们东莞这边找事不易,工资也不够高,我还是先到美国去寻找工作如何? 」莲花发出的英文电子邮件说。

 

「在美国找事需要会说英语,我从来没有听妳说英语,妳会说英语吗? 」比尔的来信问。

 

如此电子邮件来往,实在太花钱了,莲花只得与歌蒂她们相商,使用她们的免费计算机,歌蒂与雅妲岂有不爽快答应之理!

 

自此,莲花开始每天都到歌蒂雅旦她们那里去查询计算机,四处无心无绪地寻找工作,大概因为不够积极乐观,脸色也颓癈沮丧,所以到处碰壁,就算找到了,也做不了两天, 就被人家辞退了。 每次查看电子信箱,就是没有比尔电子邮件的回音,为了不要太影响好朋友的心情,莲花也只得在垂头丧气地在回住处的路上,暗自饮泣一下。

 

比尔的来信,说「我最近手头十分拮据,收入不够。 妳务必努力寻找工作。 」

 

「务必努力! 」莲花加重语气地重复了一遍,突然又一阵昏眩,只得奔进歌蒂她们的浴室,对着抽水马桶大吐特吐。

 

「歌蒂,妳说奇怪不奇怪? 两个月前我因酒醉而呕吐,怎么过了两个月,我并没有饮酒,呕吐不但不见好转,反而变本加厉了呢? 」莲花由厕所出来,问她的美国好友们。

 

「健康第一,妳到幸福新村医院彻底检查一下罢! 」雅妲谨慎地建议。

 

「我们俩人陪妳一同去! 」歌蒂附和。

 

三位好友一同坐在候诊室等待。 莲花读完诊断结果,脸色灰暗。

 

「怎么样? 」歌蒂与雅妲异口同声地问,充满了关心。

 

「我怀孕了! 」莲花无精打釆地回答,这件事跟失业下岗似乎大同小异; 都感覚是好像做梦,但心里郄真真实实知道这是事实,尤其是,这医院检查的报告纸张,的的确确,白纸黑字,就在眼前,不但看得见,也摸得着。

 

「这样吗? 那妳还是正式询问一下比尔的意见罢! 」谨慎的雅妲建议。

 

「也好,咱们先得知道他的态度。 」莲花点头,立刻就把怀孕的事情,简单明了地由电子邮件中传送了出去。

 

「因为老婆过世,政府不但停止发放每月的伤残生活补助费。 连家中的冷气、暖气津贴都停止了,孩子如何在冷热不定的气温下生存呢? 听说中国的医疗费用比美国便宜,我且寄一仟元美金给妳用作人工流产的费用,据说流产要乘早,愈迟风险愈大,赶快去医院罢! 」在电子邮件中,比尔很明显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莲花一收到比尔的信和钱,也毫不犹豫,立刻到幸福医院的妇产科,查询人工流产的手续。

 

「妳必须先出示结婚证书,然后要做全身健康检查,健康检验合格,才可以预约实施人工流产。 」妇产科的工作人员指示莲花要做人流事先作的程序。

 

莲花不想惊动别人,自己一人把比尔的那封要她做人工流产英文邮件打印出来,带了各种必要文件,去做手续。

 

为了防止她一人会出什么异外,手续后医院的护士坚持要替她叫一辆出租车,把她一直送到她与其他一齐到东莞来打工的打工妹租用床位的房子的门口。

 

   「手续异乎寻常地顺利,事后一点也不觉得疼痛。 」莲花立刻把这消息由电子邮件中告诉比尔。 其实,她的心中不知道是觉得特别轻松呢? 还是什么,总觉得有一种空荡荡没有归宿的感觉。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