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08)

 

茉莉花俱乐部(08)

 

   「怎么样? 」歌蒂看着自己抢占来的桌子,得意地用中文问莲花, 只见莲花手中握着林太的手机,呆呆地想着心事。

 

   「这是我到中国来以后最新练就的一身功夫,还行吧? 」她见莲花没有听见她的问话,就调转头去问其他四位女士。

 

   「还行! 就差没有把手表取下来! 」雅妲一面笑一面在人丛中寻找另外的空椅子,因为离去的客人只有五位,而她们加上要等待的娇客们一共有九人。

 

   「如果不是怕扒手,我早就取下手表了! 」金发姑娘歌蒂回答。

 

   「歌蒂,妳错了,扒手的定义是乘人不注意时偷窃财物的人,而···。 」雅妲一面在自己的手机上查看扒手的定义,,仔细一字一字地念着。

 

    此时的莲花,心慌意乱,对歌蒂及雅姐两位女郎的争论,早己听而不闻,身边发生的事情,也是不能理会,她完全不知置身何处了!

 

    正当莲花胡思乱想的时候,桌子中间已摆了一些下酒小菜。 不久,三位衣着整齐的外国男士在她们身边出现,他们只会说英语,中文则只会说「是」、「不」、「我爱妳」之类的重要单字,由于语气生硬,洋腔十足,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临时恶补硬生生学来的。

 

   「我叫皮戴维David Pearson,妳一定是沈妹妹了,妳跟妳的照片一样漂亮哩。 」那位年龄最大,看起来像外国电影里面慈祥的胖祖父一样的老先生一走进来,就走到沈妹妹身边用夹着英语的中国话来作自我介绍,沈妹妹一听,立刻展开欣喜的笑颜,涂得有半寸厚脂粉的娇颜上皱纹丝丝可见。

 

   「是啊,妳比妳的照片好看多了!」 皮老先生见一招见効,立刻由口袋中取出一个讲究的红绒珠宝盒, 笑咪咪地又追加一句。

 

   「沈妹妹,皮老先生说妳比照片更好看呢!」 莲花心不在焉地翻译道。

 

   「妳要当着大家的面打开珠宝盒,顯得有礼貌!」 一旁的歌蒂用中文告诉沈妹妹

 

  「什么? 当众打开珠宝盒? 不会显得迫不及待,没见过世面吗? 」沈妹妹有点迟疑。

 

  「这是美国礼节,表示对他送妳的礼物很是重视。 」 雅妲也在一旁补充。   

 

   「是吗?」 沈妹妹闻言立刻打开珠宝盒,把足赤纯金的项圈手镯全部戴了起来 立时间珠光宝气,喜气洋洋,芳心大悦,举座动容。

 

   「这是在中国网站上特别订制的,咱们美国的黄金饰物都只有l4k,像这种24k的纯金首饰,只能在亚洲订制。 」皮戴维立刻弯下腰来,当众夸张地吻着沈妹妹的玉手之后,立刻在沈妹妹的右手边坐下,果然一付多情美国老绅士的样子。

 

   「莲花,妳告诉沈妹妹,皮老先生说这些首饰都是24k纯金呢!」 歌蒂在一旁,催促莲花翻译成中文。

 

    自从见到了沈妹妹,这位皮老先生的眼光就一直跟随着沈妹妹,寸步不离,沈妹妹一定也对这位远道而来的洋绅士十分满意,两位主要相亲对象,不时四目黙默相对微笑,简直乐坏了旁边的陪着相亲的死党及家人,沈妹妹自己及林太等人也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皮老先生,我是沈妹妹的前媳妇,为了今天的相亲盛会,我特地带了一瓶Ⅹ〇酒来,请大家一同品尝!」 林太用中文介绍完自己,也不管外国客人听得懂不懂,由大皮包中取出一瓶洋酒,就此坐在皮老先生的另外一边。

 

玉叶立刻起身离座,没入人丛之中,不久就取来了一瓶贵州茅台一瓶二锅头及九只中式瓷酒杯过来,先打开Ⅹ0酒瓶,给大家一一斟满。

 

   「看,咱们陈村茶餐厅并没有什么开瓶费之类的规定,比幸福大酒店便宜多了!」 为了怕戴维认为她不懂得精打细算,一直没有开口的沈妹妹很欣慰地用中文说,好像自言自语,又像对大家说。

 

   「太好了,我们一面吃菜一面饮酒罢!」 皮老先生先举起筷子,夹了一口小菜,饮了一小口洋酒,另外两位男士也举起手中的筷子,各各夹了一口小菜,也饮了一小口洋酒。 看他们十分费力的用筷子夹菜的情况,就可以推断出他们是经过一番努力学习的。

 

    心不在焉的莲花,并没有吃菜,只是陪着众人举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我叫玉叶,你叫什庅名字?」 新潮女郎对那最年轻的那位男士说,这人看起来年轻精壮而瘦削,是一名不可多得的洋帅哥,玉叶用英语自我介绍完毕,立刻就挨在他身边坐下。

 

   「我叫佛路杰Roger Fergunson,职业是一名园丁, 因为每两周替皮先生的后院修剪草皮,才能够跟着皮外先生到东莞来认识玉叶小姐,真是我的荣幸。」这位洋帅哥中英文夹杂地说,又抿了一口酒,他是个左捌子, 所以左手拿筷子,不过在左手夹菜之前,不时用右手帮忙顺一顺左手的筷子,免得筷子由他的左手中掉下来。

 

   「听说美国园丁每小时可赚廿元美金,可真有其事?」 玉叶斜着眼用洋泾滨英语问路杰。

 

   「廿元美金并不多,因为若用我自己的割草机,每小时就值廿五元了!

 

   「哦!那你比我六哥有赚头,我六堂哥在幸福新村做园丁,每月只有六百元,一周工作六天呢!」 玉叶很钦佩地称赞他。

 

   「这种情形在美国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美国劳工部有最低工资的限定!」 佛路杰大声地喊了起来。

 

   「玉叶妹,妳的手机借我好吗?我要打电话找人。 」莲花又借了玉叶的手机。

 

 「妳没有手机吗? 怎么借别人的呢? 」因为莲花正在发呆,三位男士中比较矮的那位,就一屁股坐在莲花身边用英语轻声问她。

 

  「我一直在存钱,打算自己买一支手机,就不用借别人的了! 」莲花幽幽地说,因为姑妈一家人已经搬入了湖畔区二街,莲花有限的工资中就要抽出大部分来支付村外一个单人床位的租金,加以她现在已经懂得衣服行头要用比较好一些的货色,才能衬托出她年轻貌美的天生丽姿来, 所以每月都几乎入不敷出,多年来每况愈下,甚至有捉襟见肘的窘状,怎么能有余钱来买手机呢?

 

  「我在美国也没有手机,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何必浪费这个钱呢? 」这人用英语说。

 

  「有这回事? 我以为在我们国家内,人人都有手机呢! 」坐在他另一边的歌蒂用英语吃惊地说。

 

莲花拿了玉叶的手机,再次挤出人群,再次站在餐馆前按拨她永远不会忘记的阿强哥的号码,4445....

 

   「妳所拨打的号码,已经停止服务!」 怎么还是已经停止服务呢!?

 

莲花百思不得其解,可见不是林太的手机出的问题!

 

  「在美国,专门割草每小时就可以赚美金廿五元,真有这回事? 」玉叶做张做势地喊着,就势把路杰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不信? 妳跟我到美国去,亲自去查验一下。 」路杰喝完玉叶杯中的酒,故意把头埋到玉叶的怀里。

 

「你赶快想法娶我,让我也能到美国去赚美金罢! ,吃菜喝酒! 」玉叶接过莲花手中自己的手机,对路杰喊道。

 

  「只要妳成为我的老婆,我就有资格向美国移民局申请妳到美国去赚美金。 」

 

玉叶由莲花手中取回了自己的手机,莲花也再喝了一口闷酒,喝完了又开始发呆。

 

   「妳好! 我的名字叫瑞比尔 Bill Ratner。 」瑞比尔用英语说,并站起来由口袋中取出一迭名片,发给大家,一人一张。 发完之后,又返身坐回莲花身边,这人看起来比皮老先生年轻十岁左右,大约六十岁。

 

「嘿,你是这家餐馆叫做Rambler的老板吗? 」雅妲看著名片问。

 

「是。 」

 

「是美式西餐馆吗? 」莲花用英语问道。

 

「在我们那里,不叫美式西餐馆,只叫餐馆。」比尔用英语回答。

 

「这是什么意思? 」歌蒂问。

 

「就好像在东莞,所有供应中国菜肴的的中国餐馆都叫餐馆一样,并不叫中国餐馆。 」比尔似乎有点喝醉了,不过,也很难说他分析得没有点道理。

 

「我的餐馆生意一直都是十分清淡. 现在快撑不住了! 」比尔怏怏地回答。

 

「卡片上的这个地址是餐馆地址吗? 」雅妲再问。

 

「是,是餐馆地址。」比尔回答。

 

「你有电子邮件地址吗? 也有住家地址吗? 」雅妲追根究底。

 

「有啊,我把电子邮件地址及住家地址都写下来罢。」比尔站起身来,取回雅旦手中的名片,在上面写下电子邮件及自己的住家地址,写完之后,把名片交还给雅妲。

 

「你这是租来的房子或是自己的? 」雅妲接过来看著名片上比尔手写的地址,笑嘻嘻地问。

 

「住家房屋虽然是自己的,不过还欠了银行一笔贷款。 」比尔也实话实说。

 

「好了,我要做的人口身家已经调查完毕。 谢谢你,比尔! 」雅妲用英语说完,立刻就把名片随手交给莲花,莲花心不在焉地丢入自己的百宝袋中。

 

「我上个月失去了我生病了十年的老婆。 」比尔对歌蒂用英语说,大大地喝了一口酒。

 

「啊! 我太抱歉了! 」歌蒂对他十分同情,连忙替他把空酒杯从新斟满。

 

「我因为在家中坐不住,所以也跟着戴维先生到中国东莞来相亲了。 」比尔用英文说,不过〈相亲〉这两个字是用生硬的中文说的,大慨因為英語中沒有合適的相對語詞罷。说罢,仰头将满杯的酒仰头一干而尽。

 

「我叫柯歌蒂,你们三人在美国是朋友吗? 看起来年龄相差很多呢! 」歌蒂笑着用英语指出来。

 

「我们三人是忘年的朋友,皮老先生退休后生财有道,他买了点唱机、游戱机、弹珠撞球机各十台,在我们镇上每家餐馆各放三台来赚客人的钱,这是他退休后除了退休金之外的额外收入,他在我的餐馆内也每样各放了一台机器赚钱,每月付我租金 ,我幸好有他这三台机器租金的收入,不然我早就破产了! 」这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他似乎只会说英语。

 

「破产? 」莲花问,不懂这两个字的意思。

 

「破产就是喝西北风的意思。 」歌蒂解释道。

 

「啊,你到东莞来渡假的决定是对的,说不定回去以后,餐馆的生意变好了呢! 」坐在歌蒂一旁的雅妲也好心地安慰他。

 

「不景气,市场一直不景气,怎么可能好呢? 」看来这个瑞比尔快得抑闷症了!

 

「歌蒂,妳的手机借我用好吗? 」心不在焉的莲花突然用中文问歌蒂。

 

「怎么? 玉叶的那支也不能用吗? 那拿我的去用好了! 」歌蒂很慷慨地把自己的手机取出来交给莲花使用。

 

    莲花拿了歌蒂的手机,再度挤出人群,站在餐馆前再度按拨她永远盘旋在脑中的李强哥的号码,44445....

 

    

 

「妳所拨打的号码,己经停止服务! 」怎么还是己经停止服务了!?看来莲花也快得抑闷症了!

 

莲花回到桌上,替比尔把酒杯斟满,自己替自己又斟了一杯酒,然后又一饮而尽。

 

  「告诉妳们,我的老婆生了十年的病才过世,活着的时候还好,政府每月还支付一些伤残津贴,过世以后,伤残津贴立刻就没有了,连家中的冷气、暖气津贴都停止了! 」比尔有满腹心酸。

 

  「是这样吗? 那咱们陪你喝杯酒罢! 」莲花同情地用中文说,替这个叫瑞比尔的餐馆老板夹了一筷子菜,再替比尔、歌蒂、雅妲及自己四人各倒了一杯酒,四人一同再度举杯一饮而尽。

 

不久,他们桌上已经杯盘狼藉,Ⅹ〇、二锅头、芧台酒、各式各样的满瓶酒上桌,倒进杯中,然后,餐馆的侍者由人丛中挤过来把一瓶一瓶空瓶子由桌上取走。

 

 「我得快回去了,我家林六还在等我回去收摊呢! 」醉态可掬的林太大声地说,她的脸涨得通红。

 

「那,我与歌蒂也要跟妳回去,凭我们自己还真找不到回去的路呢! 」雅妲的脸因为喝了大量的酒也居然变得惨白。

 

「他们三人要走回去,那咱们六人坐出租车到嘉华大酒店住一晚罢! 我是喝醉了,不能自己走回家了! 」玉叶建议,不等回答,径自拖着路杰的手向人丛中推挤,不一回儿,玉叶牵着路杰在前,沈妹妹、皮戴维、瑞比尔及叶莲花,六人手牵手由人丛中挤出。

 

走在前头的玉叶、路杰、戴维及沈妹妹四人鱼贯踏进在外面等着的中型出租车内。

 

  「我喝醉了,马上就要昏倒,不能乱走,我也要回家。 」莲花用中文对比尔说,见到路旁有一辆出租车,她不等回答,径自拉开出租车的车门,坐上出租车,关上车门后,出租车立刻扬长而去。

 

剩下喝得醉醺醺的比尔站在马路边发着呆,皮戴维只得重新下车,把他扯进中型出租车,车门关上以后,中型车才缓缓离开。

 

次晨,莲花在她自己租来的床位上醒来,发现天色已经大亮,同室的其他女工都早已各自上班,自己还穿著昨天穿的衣服,就走到浴室中去扯扯衣服的皱纹,打开洗脸盆上的自来水洗了一下脸, 甚至没有时间来尝试闻一闻自己,就火速飞奔出门,急急搭上村中交通车,回到幸福新村海晴居的计算机办公室,掏了二元银角,先打电话给李强哥,当然,电话仍然不通。

 

莲花心急如焚,接着又打了一通电话到人事室询问关于李强先生的情况。

 

「李强先生吗? 他在美国的母亲生病了,辞职回美国去探望病重的母亲去了,要知他是临时机械修理师,我们幸福新村是没有杈利扣留人家的! 」人事室的郑先生在电话里回答莲花。

 

「李强先生的母亲生什么严重的病啊? 」莲花几乎要哭了。

 

「好像是气管炎或肺炎,他自己这么说的,我们又不能向他要医生证明,要知临时机械修理师···。 」

 

这是怎么一回事,昨天在陈村茶餐厅见到的难道不是李强哥的母亲吗? 怎么会在美国生病呢? 真是疑云重重。

 

莲花十分后悔,每次见到李强都紧张得完全说不出话来,每当他不在的时候,就开始做白日梦,扪心自问,我当真认识他吗? 他与我有任何关系吗? 我在他的心中,真的有什庅份量吗?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