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常约瑟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小时 28 分钟 之前
注册: 11/20/2014 - 14:31
积分: 630

你在这里

春遊随笔 (一) 我要做一颗野黄花

(一)不敢奢望的梦想

   出远门旅游,是我这个长年蜗居家中养病的癌症患者从不敢奢望的梦想。因为在过去的八年里,我每星期都必须去医院接受临床试验治疗。

   然而,一个意外的事件让这个不敢奢望的梦想成真。去年十月,研制临床试验药物的公司意外宣告破产,我的主治医生借此机会决定让我放假,在假期中,我不需要去医院接受治疗。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六个月的假期即将结束了。四月初,我将去医院做假期中的第三次CT扫描。如果体内的肿瘤略有增长,我就要重返临床试验室去当小白鼠了。

   为了尽情享受上帝对我这个末期癌症病人的特别恩典,趁我仍然在"假期中,我与内子决定出远门旅游一趟。

   我们这次的目的地,是距离我家只有三百五十英哩的一个海边小镇 Cambria,如果中途不停车,只需四个小时就可以到达。

出门远游的准备工作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在网上预定旅店之外,我还得准备足够的测试血糖的扎针、测试条、胰岛素、消化酶等药物。这些都是维持我生命延续的每天必须药品,缺少其中的任何一个,我们就得打道返回,半途中断这次春游。

   临走之前,我们托付邻居老侯照料后院里的海、陆、空:鱼池里十几条锦鲤、两只白鸽子、三只非洲鹦鹉、两只狗。当我们开车离开家门,与铁门内的两只爱犬默默挥手道别时,还真有点依依不舍的心情。

 


(二)漫山遍野的野黄花

   我们的车沿着一号公路北上,远离了喧嚣吵闹的洛杉矶市区,进入到一片人烟稀少的地区。虽然过去我曾经多次驾车来回行驶在这条被人们称之为黄金海岸线的公路上,但在这次的旅途中,我第一次看到了令我震憾不已的壮观景色。

   加州三月的雨水,催生了野地里的野黄花,她们织成了一幅幅形状不同的金黄色地毯,铺设在绵延起伏的丘陵上。这些野地里的野黄花,在寒冷的春风吹拂下,微微摇曳、无声歌唱。这一望无尽的金黄色地毯,散发出迷人的生机。我不禁赞叹创造天地万物的上帝,用神秘的画笔,即兴挥洒出这一幅令人神魂颠倒的大自然美图。这些野黄花的生命极为短暂,估计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便会在缺雨水的南加州五月天里枯萎凋谢,但她们在短暂的生命中没有显露出丝毫的忧伤。她们看上去活得如此欢乐、惬意。

   我欣赏着美景,触景生情,脑子里想起圣经里面的一段经文:野地里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进炉里,神还给它们这样的装饰,何况你们呢?……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马太福音 73034

   是呵,上帝籍着让我看到这漫山遍野的野黄花,不正是告诫我,不要为假期的即将结束而忧虑吗?不管即将到来的CT扫描结果如何,我要做一棵野黄花,尽情地在短暂人生旅途中为神歌唱。

   沿途我沉浸在这美不胜收的壮观景象之中,甚至忘记了手中的相机,没有拍摄下一张照片。幸好在旅游结束返家的路上,补拍了几张不尽理想的照片, 以做记念。

 

(三)小镇 Morro Bay

   在距离我们的目的地还有二十五英哩的地方,有一个海边小镇 Morro Bay。我们在这里逗留了一会儿。这个小镇曾经是个鱼村,村民们以捕鱼为生。我在网上找到一张1883年小鱼村的原始画面,天然的纯净、宁静。

    Morro Bay 现有一万居民。小镇的热门景点,是在海面上徒然升起的一个高大的火山岩石。这个大块岩石高出海水平面五百八十英呎,端端正正地座落在港口的海面上。它仿佛是被圣经里的那个大力士参孙,以他巨大无比的超人力量,随意扔置在这海面上供陆地上的人们欣赏的。

 我举起手中的相机,拍摄了几张照片留念。其中我最喜欢的一张,是镜头捕捉到了一只大海鸥正展开她的长翅,意欲飞离她原来休憩的木栏杆的一瞬间。因为我用的是四千分之一的快门速度,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美丽的白色羽毛、优雅的黑色翅膀、鲜黄色的嘴巴、以及她那两只还没有完全离开木栏杆的双脚。照片的背景,是巍然屹立在水中的巨大火山岩石。(参见此文第一张照片)

 我的另外一张得意之作, 是在小镇以北的一个海滩上拍摄的。 沙滩上两个男子把食物撒向空中, 一群海鸥在他们头顶飞舞盘旋争夺食物, 另一群海鸥在沙滩上观望, 背景是波光潾潾的海浪, 远方依稀可以看到那个巨大火山石块的身影。 人、海鸥、浪涛、天空、沙滩……一副动与静、人与鸟、海与浪、天与地的美妙和谐画面。

 

 

(四)美与丑

   小镇虽然风景秀丽,但也有一个大煞风景的丑八怪。在这个被媒体称为太平洋的直布罗陀海港小镇的中心,与海面上升起的大圆石块遥遥相对的陆地上,有一个占地105英亩的废弃发电厂。这个发电厂里竖立着三个450英呎高的烟囱。此发电厂是50年代初美国举国上下以发展经济为纲时建造的。但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提高,小镇市民们逐渐认识到,这个发电厂的厂址显然是选错了地方。它的三个高大的烟囱吐出的滾滾黑烟,污染了小镇原本清洁新鲜的空气几十年。

   虽然发电厂于两年前关闭,但空无一人的废弃厂房仍在。据说拆除这个废弃发电场需要三千万美元费用,小镇政府的年预算只有一千万美元,无力无钱去拆除这个怪物。

   这三个高大的烟囱从十里之外都可以看到,多年来它们竟然成了Morro Bay的另外一个景点,一个人们曾经一味追求工业化,忘记了保护自然环境的败笔。

   我没有在现场拍摄这三个高大烟囱,因为与上帝创造的美丽大自然相比,它们实在是太丑陋了。这张照片是我后来从网络上找到的。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放下一切,游历在大自然的山山水水里。

 
Amoy的头像
 #

“我要做一棵野黄花,尽情地在短暂人生旅途中为神歌唱”,感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短暂的,但活出各自的价值就是无限的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