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茉莉花 俱乐部(07)

 

茉莉花俱乐部(07)

 

「玉叶姑娘,欢迎妳来参加我们幸福新村的女子下午茶聚会!」 雅妲姑娘文绉绉地笑着用中文打招呼。

 

「雅妲姐,妳是说要玉叶小妹来参加我们幸福新村的辣姐儿俱乐部Hot Girls Club!」 莲花把雅妲的中国话话加以补充。

 

 「咱们讲英语如何?我前一阵子学了中国最流行的拨罐及针炙,最近才缴费报名参加学习英语会话,老师叫我们有空就学习英语呢!」 玉叶虽然卄岁左右,比另外三位姑娘小了十岁左右,郄也非常活泼大方,真不愧是一位时髦女郎。

 

「好喔,咱们谈些什么呢?」 雅妲笑嘻嘻地用中文问。

 

「咱们来谈美国的男孩子罢,我覚得美国男人特别帅气!」 玉叶大胆地指出,不过还是在说中文。

 

「东西方的帅哥,各有各的帅法!」 雅妲温和地用中文说。

 

「是不是美国男生比中国男生更加热情呢?」 小姑娘玉叶十分响往地问。

 

「这个问题由我这个有过实际经验的人来回答罢!」 歌蒂热心地大声地用中文回答。

 

「妳有实际切身经验?」 莲花不由得不与雅妲、玉叶们一同吃吃而笑。

 

「告诉妳们罢,中美男子都自有其可爱之处,外国人鼓吹范伦铁诺式的多情,其实中国男子也是十分多情而罗曼蒂克的,只不过因为国情不同,社会上并不鼓励他们作热情的宋玉、潘安,所以一般看起来比较含蓄而己。 」歌蒂忍住笑,大声地指出来。

 

「哗,真的!?」 所有的女孩子,玉叶、莲花、歌蒂及雅妲全部都纵声大笑了起来!

 

「我看是基本观念的问题,因为社会及家庭的熏陶,美国男子一生下来,就认为尊敬保护女士是男人绅士的行为,欺压虐待妇女的男子,是人人不屑为的。 」雅妲用中文侃侃而谈。

 

「是这样哦!」 玉叶与莲花一齐点头惊叹!

 

「这庅说来,嫁给美国男子就一定比嫁给中国男子幸福啰!?」 玉叶点着头追问。

 

「不可一概而论罢!? 每个国家都有好男人,也都有不好的男人。 」歌蒂做出很权威的样子说。

 

「什么不可一概而论罢!妳是嫁过中国男子,还是嫁过美国男子呢?」 雅妲反唇相讥。

 

这群姑娘都更加纵声大笑起来。

 

「中国男女情到深处,能以生死相许,所以,中国式的爱情,也有情深意执的!」 莲花笑着指出来。

 

不久之后,皮戴维David Pearson老先生由美国来了回信,说他要于两周后乘飞机到东莞相亲,预计下榻于东莞厚街一号的嘉华大旅社,与他同行的有另外两位单身朋友,三人一同抵达东莞,他的两位单身朋友也要参加相亲活动。

 

莲花收到皮老先生要来相亲的电子邮件,比自己相亲还要兴奋,当天连晚饭也顾不得吃,立刻把这好消息通知歌蒂、雅旦,当然,更重要的是要通知林太,再由林太通知她的前婆婆沈妹妹。

 

林太太与沈妹妹一接到通知,简直紧张坏了!

 

「另外带了两位单身朋友来相亲,难道是需要单身朋友替他做参谋出主意?

 

「可能这两位单身男子也来相亲?

 

「妳与皮戴维彼此年龄、长相家庭背景都早已了解,相亲不过是个形式罢啦,还要再等什么,干吗另加二男呢?」 林太与沈妹妹都如此认为。

 

「单身的皮戴维老先生今年七十三岁,退休前是威州救火队队员,救火队队员出生入死,,为人民服务,身心一定十分健康,据说薪奉福利都是极好,退休后搬到天气温暖的佛罗里达州的西岸名叫水晶河的海边小镇居住,本来退休金就可覌,加以他又懂得理财,除了退休金之外,另有其他可覌的收入,嫁给他不就是嫁给金矿了吗?」 这是林太婆媳由经过莲花翻译的皮戴维的电子情书中推测及总结出来的这位美国老公公个人情况。

 

 「莲花,妳会英语,这个相亲大会妳非得参加当作翻译不可! 金矿一定得留给自己,千万不能错过!」 林太婆媳非常在乎。

 

 「再找两位英语比我好的朋友也来参加,岂不是更加锦上添花?」 莲花问林太。

 

 「妳是指妳的两位美国姑娘朋友?若能由她们向她们的男同胞多多美言几句,当然更好!」 林太太高兴了! 这两位婆媳相依为命,由四川逃到广东,多年来孕育的感情比一般母女还好呢!

 

准新娘沈妹妹毫不犹豫地决定孤注一掷,把自己的嫁妆老本全部拿出来, 预定在相亲后第二天一大早,先去办理结婚申请,打算中午立刻广请亲朋好友在嘉华大酒店举行盛大婚礼,星期五才去领证。

 

相亲是一项壮举,千万不能有错,沈妹妹终身大事,成败在此一举,所以,那天一早,莲花、歌蒂及雅妲就盛妆出发抵达林太太的香肠豆浆摊位。

 

林太太及她的小姑李玉叶也早就盛妆打扮妥当,专等莲花她们到来。

 

莲花她们三人一到,姑嫂两人立刻站起身来,林太转过头,大声地对自己的丈夫喊道; 「林六,你先照顾一下摊位,我们去吃过相亲酒就回来! 」

 

「六哥今天不上班?

 

「星期天是园丁休息的日子,就算请假,每小时顶多扣人民币七元。 」林太代丈夫回答。

 

「我们去找沈妹妹吗? 她在那兒? 」莲花见林太带了她们越过摊子,一直朝着村子的围墙走,连忙问道。

 

「她先到陈村肉菜市场交代一下生意,肉菜市场要到中午才收市。 」林太由手提包中取出一枚地摊上买来的电子表,看了一下。

 

「陈村? 啊,我知道在那兒;由幸福新村总站上车,坐上到广州的公交车,第一站下车,约十分钟就到了! 」莲花笑嘻嘻地说。

 

「十分钟? 我带妳们走一条袐密信道,不要三分钟就到了! 」林太很得意地说。

 

「是吗? 到陈村另有密道? 」莲花不太相信。

 

笑嘻嘻的林太一路领先,带着三位妙龄姑娘向着香肠摊后面幸福新村的围墙直走了约一分钟,只见坚固的水泥围墙边有一扇加了铁锁及铁链的旁门,铁锁及铁链虽尚完好,只不过旁门上的铁栅断了两根,人们断断续续地由断掉的铁栅上爬过去。

 

「由大门口正式进入幸福新村除了需要经过警卫检查村民证之外,货物、提包等也得通过门警的安全检查等手续,麻烦极了,看,咱们爬墙过来,多省事! 」林太得意的笑道。

 

「可是,幸福新村有因为有了警卫等安全措施,才会比外面安全呀! 」金发女郎歌蒂指出茅盾之处来。

 

「因为有了各种安全措施,所以幸福新村属于高级住宅区,房价比一般住宅贵很多,咱们这样由破损的边门出入,岂不是扯自己的后腿吗? 」雅妲姑娘也慢慢地批评。

 

似乎很多人都知道进出侧门不需检查的秘密,在莲花她们后面,还陆陆续续跟着很多提了菜篮到陈村菜场采买的主妇们。

 

「陈村市场上买的肉菜,不但新鲜肥美,而且比幸福超市的肉菜便宜得多! 」主妇们之间互相议论著,看样子,她们也都是出了比较高昂房费郄到陈村来采购的幸福新村居民,她们这样做,岂不也是自相茅盾吗?

 

    五位女士由断栏的缺口爬出幸福新村的围墙,一下子就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非常拥挤杂乱的肉菜市场,人声嘈杂,小贩呼喊的叫卖声、录音带宣传广告之声,加上主妇们与小贩们讨价还价的声音,震耳欲聋。

 

菜场的巷口,在很多售卖青菜萝卜的摊贩中间,有一个竖着的塑料招牌,上面大字写着:

 

        修改衣裤

 

下面几排小字:

 

衣袖改短:二元。

 

修改裤腿:三元。

 

裙边:三元至五元。

 

「沈妹妹,我们到了!」 林太一马当先,领了莲花、玉叶、歌蒂以及雅妲四位女郎,大声喊道,她是一个从不曽听过什么叫隐私权的大娘。

 

「到了!到了!」 修改衣裤招牌下面,一位正在跶跶踩着缝姙纫的化着浓妆的半老徐娘由她工作的缝纫机前抬起头来,摘下眼镜,非常兴奋地高声回答,看来她也并不在乎隐私不隐私。 在她的缝衣机旁边坐着另外一位大娘,正在专心地仔细聆听着,她己经出了本钱把沈妹妹的谋生之道收购过去了。

 

「恭喜,恭喜!沈妹妺!」 歌蒂也大声地喊着。

 

「是啊,等一下相亲的时候,拜托妳们在妳们的美国男同胞面前,请多替本妹妹说些好话罢!」 瘦削的沈妹妹高兴得吃吃而笑,接受大家的祝福之外,还不忘拜托两位美国女郎。

 

「今天相亲日! 本妺妹请大家到陈村茶餐厅去饮茶,陈村茶餐厅的点心可比幸福茶餐厅的点心好吃,且便宜得多,吃了就知道! 」沈妹妹显然非常高兴,笑得眼睛都瞇起来了。

 

「柳姐,若有人来领取改好的衣服,己经收过钱,对一下号码就行,有人再送衣裤来修改,妳就收下来罢。 」沈妹妹提高了声音交代着。

 

「放心去罢! 这里有我! 」站在摊前的那位女人柳姐大声应道, 她也因为找到了一项谋生之道,而显得非常兴奋。

 

沈妹妹果然没有说大话(谎话),由她领先,她们一行六位女士在拥挤的陈村肉菜市场只走了一条街,转过去就是陈村的大街。 而大街上不但有大人喊声、小儿哭声、还有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汽车声音,所以热闹喧哗的程度并不亚于陈村肉菜市场。 而这家陈村茶餐厅就在陈村大街上,茶餐厅的外观非常之富丽堂皇,外面站满了村民,里面的食客更是人山人海,拥挤得水泄不通。

 

为了怕被挤得丢失,环肥燕廋六位女士,由熟门熟路的沈妹妹领先,互相紧握左右手连成一串,在人丛向前推挤。

 

她们进了茶餐厅之后,才挤了不多久,莲花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喊她。

 

平时在上班的时候,就算没有打电话给强哥来修理计算器,她也会有意地瞄着窗外摩托车的身影,只要有点像李强的车影经过,那车就变得特别引人注目,她的神经就特别紧张,而他的声音,更是在千百种声音中 ,一听就听出来的,现在,这低沈而男性的声音正在喊她。

 

「喂,莲花,叶莲花, 我找妳找得好苦!妳与朋友们来饮茶?」 声音低沈而性感,,这不是李强哥吗?

 

「强哥,是你?」 莲花紧张得脸都红了!

 

「莲花,妳过来,我给妳介绍一下!」 人丛中,李强一面向莲花招手,一面向她们这边挤过来。

 

「阿强,埋完账单了?快点走罢!」 一位大概有点重听的老太太由座位上站起来,手中牵了一个大一点的小男孩,一面催促着李强。

 

「是啊!阿强哥,人家在等我们的桌子哩!」 李强身畔一位极其年轻漂亮的少妇仰起头来对他说。

 

「莲花妹,咱们··· 我想办法去找妳!再见!我有重要事要告诉妳!千万不要忘了,一定要等我哦!」 李强一把抱起另一个小男孩,回头深深地看着莲花,无耐被身边那位少妇使劲扯着衣袖,身旁的食客像潮水一般拥挤着,百忙中只得与莲花匆匆打了一个招呼,一家老小五人忙忙地没入了熙熙嚷嚷的人群中,一下子被挤得不见了踪影。

 

眼尖的金发姑娘歌蒂突然发现她身边的大桌上这一家人正好吃完离去,竟然一个箭步向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抢先其他虎视眈眈的等候者,欺到大食桌旁,将自已的皮包、帽子、围巾以及太阳墨镜全部摊在离去客人留下来的空椅子上,抢到了有九个空位的大桌,抢座位在当地本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不过这次这些位子是被一位金发美姑娘抢去,事态略略有些不同 ,引得不少人注目,好在茶餐厅内实在拥挤,客人都忙着自己的茶点饮食,朝她们这边看了一下之后,就自顾不暇了。

 

「喂,莲花,叶莲花, 妳与朋友们来饮茶?」 李强哥喊她的声音,一直在莲花耳中盘旋不去,使得莲花非常心慌意乱。

 

「阿强,埋完账单了?快点走罢!」 那位由座位上站起来的老太太,手中牵了一个大一点的小男孩,催促着李强哥,这位老太太,是李强的什庅人?母亲吗?

 

「是啊! 阿强哥,人家在等我们的桌子!」 李强身畔少妇长得这么漂亮,一定是他的老婆了!只有这么光鲜漂亮的女人,才能配得过他!

 

「莲花妹,咱们··· 我想办法找妳!再见!不要忘了,一定要等我哦!」 阿强哥一把抱起另一个小男孩,深黑的眼睛透过黑框眼镜,回头深深地看着莲花,无耐被身边那位少妇使劲扯着衣袖,百忙中只得与莲花匆匆打了一个招呼,一家老小五人忙忙地没入了熙熙嚷嚷的人群中,一下子不见了踪影。

 

阿强哥深深看她的眼神,令她终身难忘,是他欺骗了莲花了吗?可是,他从来没有对莲花说过他是单身未婚,这怎么能算欺骗呢?

 

「再见!我有重要事要告诉妳!千万不要忘了,一定要等我哦!」 他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告诉她呢?

 

「林太,妳的手机借我好吗?我要打电话找人。 」莲花借了林太的手机,挤出人群,站在餐馆前按拨她永远不会忘记的阿强的号码「44445....」。

 

「妳所拨打的号码,己经停止服务!」 什庅?己经停止服务!? 莲花不相信地查看手机,莫非李太的手机发生故障?

 

是阿强哥欺骗了莲花? 什么叫欺骗? 他对莲花有过什么承诺吗? 没有,充其量只是莲花自作多情而已!

 

自作多情!?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