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十六)

 女朋友 

       那个冬天不如往年寒冷漫长,至少没觉得。往年,小秋都和小伙伴们去邻居家串门,捉迷藏,如今同龄的孩子们不上学的,都外出打工了,要等到二十六、七才放假,盼望着雪停,盼着雪化,二十八那天,可以乘公交车去镇上,青松陪小秋一起去,临行前秦铁丁、姚丽、奶奶三个人千叮咛万嘱咐:路上小心。
      青松,好好照顾妹妹。
      小秋,听哥哥话。"
      "说话要有礼貌。
      小秋,少说话。
   还好,车来了,兄妹俩挤上车,别说座位,站都没地方,弯着身子,一只脚有地方,另一只脚脚尖点地,脚跟儿没地儿放,两只脚轮流站着,四十分钟象是过了几个小时,下车如排山倒海一般,青松使劲挺住罩着妹妹,小秋感觉自己象是从车上掉下去一样,不过双脚终于着地, 感觉好踏实,站直身子看到翘首企盼的书仁,拉着哥哥向书仁走去。
你们终于来了,太好啦!” 宽大的绿色军大衣,宽松的绿色直筒裤,书仁搓着双手跺着步子,隔着人墙喊。象一抹红云,小秋徐徐飘到他眼前,有人不小心撞了一下儿,她缓缓地失去了平衡的身子倾向书仁,下意识地抚住她,粉红的笑脸一如梦中那么真实,那样俏丽,双手拥住红红的她,第一次这么接近,小秋几乎听到他的呼吸声。 

      你冷吗?他问。
      车上挤得要死,根本没有冷的感觉,一心只盼着快到终点。小秋喘口气说。
      你哥呢?” 他松开她的肩,无比轻柔地帮她理了理头发。手指无意中碰到了她的耳朵, 她的脸更红,  红到了耳根.
    青松从电线杆后面闪身过来:难得有人还想到我的存在。
    小秋跟着青松走在书仁后面, 低声对哥哥说:你不取笑我,怕不长个儿。
    街面上的店铺都贴了福字和大红对联。有的写着招财进宝,有的写着财源滚滚
街头有只黑色的哈巴狗,汪汪地叫着,边叫边往后退,红砖墙下的煤渣冒着灰烟,后面的公共汽车放下乘客后很快又装满了回程的乘客缓缓开出车站。嘈杂声与前面集市上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夹杂着狗叫人,孩子们的追逐嘻笑声,把三人笼罩在浓浓的喜庆之中。
书仁几次低头看小秋,而小秋也正在抬头看他,默默的相视已经足够。青松东张西望,表情十分好笑, 路过清中,大铁门紧闭, 小秋走到门前, 往里看, 青松过来问: “想进去看看的话, 我可以帮你。他示意小秋从大铁门上翻过去, 小秋摇摇头。 

       再过邮局,有个穿深蓝色中山装,头戴暗格子鸭舍帽的人扛着个鼓鼓的麻袋费力地走出来,麻袋上有块粗布,上写黑字写着天津红桥区。右拐上了一条宽阔的马路,路上自行车,拖拉机川流不息,走不到二百米,右手边是拔丝场的大门。大部分职工回家过年去了,里面静悄悄的,进门是一座假山,喷泉早结冻了,假山后面有个可爱的小男孩骑了辆红色的童车,他看到小秋和书仁就停下来,仰着头看,口水流出来了也不知道。小孩的妈妈向小秋微笑示意,走上前给孩子擦嘴巴,轻声说:姐姐漂亮吧。小男孩说:”哥哥也漂亮。
小秋的红大衣在书仁的一身军装绿旁尤其醒目,有个年轻人从食堂走出来,拿着金色的饭盒:书仁带女朋友回家, 你真有福。”, 他拍拍书仁的肩膀。
    书仁看看小秋,她微笑着和年轻人打招呼,书仁问:"风子,打什么饭?"
提前过年了,红烧肉。  风子大步流星走到前面去了。 

高自强
    食堂后面是篮球场,一红一绿走在石板路上,  给略显萧条的工厂平添了几分生机, 小秋想着刚才风子说的话, 心里竟然窃喜, 她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竟然那么开心做书仁的女朋友。青松穿着蓝色羽绒服,在后面亦步亦趋,好奇地看着餐厅中间的电视柜子,电视上正在播放<<天涯明月刀>>。职工宿舍在院子左侧尽头,而车间在进门右手边,这样车间里的噪音离宿舍区最远。
    书仁说他爸爸是这里的工程师,老家在石家庄,上山下乡与崔老师相识相爱结婚生子。今年轮到值班, 没法回家过春节, 不过可以回家过正月十五.
    崔老师带着围裙正站在门口张望,她在围裙上擦擦手,迎上来,握住小秋的双手,亲切地问寒问暖,边拉小秋进屋,边说:手这么凉,冻坏了吧?
    小秋说:没事,让您久等了,车上人特别多,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大部分时间一只脚着地,总担心摔倒,其实倒了也是倒在别人身上,还好路不远。
    推开绿色的倒挂着福字的宿舍门, 饭菜香溢满不算宽敞的餐厅,左手边是个煤炉,炉火正旺,上面煮着热气腾腾的粉条菜,里面有个双人床,右手门边是个洗脸盆架,往里是张小书桌,再往里是去卧室的门,白漆泛黄已有多处露出木头的颜色,靠墙是一张深红色的八仙桌,上面排着几碟菜和一大盘买的馒头,青松眼睛发亮: “谢谢崔老师,这么多好吃的,书义呢?
    崔老师:到车间叫他爸爸去了,马上回来。
    崔老师往桌子上放了几双筷子,把书桌边的椅子和炉火边的椅子都搬过来,不一会儿,书义跟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中年人走进来,他带着一顶雷锋帽,蓝色袖套,灰色中山装,深蓝色裤子,不过不仔细看会觉得他全身灰黑色,一身机油味,青松和小秋忙站起身向高叔叔问好。
    高叔叔连忙说:坐,坐。别客气。他有点儿口吃,但说话铿锵有力,不苟言笑。从炉子边上拿了暖水瓶往洗脸盆里加了些开水洗手洗脸, 水立刻变成油黑色,书仁把脏水倒掉,换了清水, 高叔叔又把手和脸洗了一遍。让青松兄妹洗手。小秋觉得手上有机油味儿,又把水倒掉,换水重新洗了手。 

美食与读书
    菜很丰盛, 有小秋爱吃的香肠,腊肉, 肚丝,耳朵丝,醋熘白菜,青蒸鱼和猪肉炖粉条。
    崔老师一个劲儿地帮两兄妹夹菜,青松吃了好多,小秋胃口小,每个菜都吃了一些,剩下的由青松包圆儿。
    小秋当时喜欢吃买的馒头, 虽然长大后喜欢吃家里蒸的馒头, 总觉得买的馒头有股味儿。馒头和粉条菜一起吃,还可以蘸汤,绝对美味。崔老师的清蒸鱼做得比秦铁丁好,但猪肉炖粉条却不及姚丽做的好,姚丽每年都会收到她的家人从东北寄来的上好粉丝和东北酸菜,她做的猪肉炖粉条肉嫩汤鲜,粉丝有嚼头有味道,酸味恰到好处, 全家人都拍手叫绝。
    高自强,河北机电机学院毕业,在清镇拔丝场工作已经20多年了,是厂里的技术骨干,他问小秋:”喜欢读什么书。小秋说:唐诗宋词,言情小说都爱读,也喜欢民间文学,近代史,可惜有的书借不到也买不到,有的也买不起,更可惜的是没有足够时间读。高自强狼吞虎咽地吃着,外人不易看出他喜欢吃哪道菜,他对小秋的话似乎非常在意,不住点头。又问青松喜欢什么书。无非是四大名书,聊斋志异,世界地理、历史,政治风云,福尔摩斯探奇,武侠小说等等。书仁喜欢史书, 外国文学和人物传记, 书义喜欢科幻小说, 世界地理, 市场信息,投资金融相关的书籍和杂志。

        高自吃完一抹嘴巴,他也喜和福摩斯探奇,晚上小秋兄妹可以住在上,班室没人儿,他可以带书仁兄弟和青松去班室去睡,之后匆匆去车间了。 

       崔老师问小秋: “菜合不合口味,要不要煮点儿面条吃? 

       青松她今天吃得多了,平常一天也吃不了么多。 

       崔老身体的候要多吃,是不是胃不舒服? 

       小秋:没有不舒服,我象我,吃不多,没口福。 

       炉火得正旺,菜香夹杂着煤烟味暖烘烘地包的人,小秋一根一根地吃着耳,小口地喝着椰汁,她穿了妈妈从德州新的大毛衣,小儿粉嫩粉嫩的, 漂亮极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感恩2014的头像
 #

真佩服你的观察力,一个场景让你描述的颇有立体感。

 
若谷幽兰1的头像
 #

谢谢鼓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