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茉莉花 俱乐部(06)

 

茉莉花俱乐部(06

 

 

 

   「既然你的父母不许你用家中的计算机写情书给女孩子们,那你的手机呢? 不但可以直接对话,还可以发短信。 」莲花提醒他,她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存够买一支手机的钱。

 

   「不能用手机,因为都是有纪录的。 」王小明说。

 

   怕查記錄,那你爸妈买一支手机给你干嘛? 」莲花不得不问了。

 

   「那是怕有人绑我的票,勒索敲榨他们,紧急的时候,让我求救用的! 」王小明回答。

 

   「哦! 绑票? 你由幸福中学放学,坐新村的村巴回家,也会有被绑票的可能吗? 」莲花大为吃惊,立刻反问道。

 

   「其实,到幸福新村的计算机室来用计算机,还可以看见美丽漂亮的管理员叶姐呢! 」王小明又加了一句。

 

   「我? 去你的!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莲花笑了起来。

 

   「我父母有着封建顽固的死脑筋,竟然不许我交女朋友! 」王小明口中嚼着口香糖,由幸福中学学生背的书包里掏出一盒包装讲究的巧克力糖,他把这盒贵重的巧克力糖交给计算机室管理员莲花作为贿赂。

 

    每次李强哥来修计算机,莲花都是一成不变的送给他和他家的小朋友几罐可乐,几包花生米,一成不到难为情的地步,这一下好了!下次他来,我可以送他这包巧克力!多么洋气的糖果啊!

 

   「交女朋友! 真是,小小年纪就开始做采花大盗了! 」莲花高高兴兴地收下这盒巧克力糖,口中笑着骂了他一句,心想下次李强哥再来修计算机,就把这个送给他,免得老是花生米、可口可乐,太寒酸了!

 

   「叶姐姐,妳太冤枉我了,我没有踩花,是大大小小数不清的花儿踩着我呀! 」王小明压低声音,很冤屈地喊了起来。

 

    莲花不理他,径自把巧克力和别人送的牛肉干、杏仁酥、牛奶糖以及罐头八宝粥堆在一起,放进自己的一个巨大的百宝袋中。

 

   她现在与其他在东莞街上行走的时髦女郎一样,又多添置了一个家当,一个从不离身的巨大的百宝袋,什么随身用品都放在里面,非常方便。

 

   「要包花生米和可乐吗? 」莲花问。

 

   「千万不能吃什么,待会儿吃不下晚饭,爸妈马上就会不依! 」小大人说。

 

  「好,我替你注意了,只要看见你父亲黑色的轿车经过这里,一定马上通知你! 」莲花也很喜欢这种分享秘密的快乐。

 

   「咦? 你手上拿的什么? 」莲花看见王小明手上拿了一个黑黑的插头一样的东西,前面有个USB插头,后面还系 了一个很可爱的花蝴蝶。

 

   「这个么? 这叫〝闪存〞flash drive,里面的记忆比光盘大多了,光盘烧过以后,既不能增加或减少容量,也不能删除,但这种〝闪存〞,看起来好像比光盘贵,不过,只要有一支就可以完全搞定! 所以,实际上反而便宜呢! 」王小明言之凿凿地说。

 

   「小鬼,拿来我看看! 」莲花一把抢过王小明手中的闪存,反复仔细地查看。

 

   「叶姐,妳的玉手好温柔,摸起来让人骨头都酥了! 」人小鬼大的王小明这种态度,真令人哭笑不得。

 

   「如果真的好的话,可以建议给郑先生,我们幸福新村的计算机室,其实也可以出售这个,‧‧‧。 」莲花自言自语地盘算着。

 

   「是吗? 我这里还有一支,送给我那不但脸蛋漂亮,而且脑子也转得快的美人儿! 」王小明一面说,一面就真的由书包中另外又掏出一支闪存来送给莲花。

 

   「送? 你免费送我的? 」莲花很高兴地问。

 

   「叶姐,计算机这个东西,说穿了也不过是一个拿来处理信息的机器,信息呢,分成输入和输出的两种而己! 」王小明把嚼着的口香糖吹了一个泡泡。

 

   莲花一直对计算机有着莫测高深的感觉,只不过好容易有了这份工作,不得不在一头雾水中努力学习,今天一听王小明的分析,如像堤糊灌顶一样,立刻开了窍,原来道理就这么简单! 目前那键盘只能做输入信息,经过计算机处理,印刷机可以算输出信息,光盘、闪存是可输出也可以输入信息之用!

 

   「呀,王小明,你这一言点醒梦中人,难怪姐儿们爱你! 」莲花恍然大悟,心中狂喜,伸手轻轻地拧了一下他的脸蛋。

 

   「叶姐,可不是吗? 连妳这朵绝美的莲花儿也来踩我了! 」王小明把嚼着的口香糖吹了一个更大的泡泡。

 

    这个星期天,莲花一早就背了百宝袋走到了歌蒂和雅妲的住处,她先由自己的百宝袋中掏出一些吃食,三人一同享受,然后又掏出一支闪存来,插入歌蒂的手提个人计算机中,把皮戴维写给沈妹妺的情书也再次大公开了一下。

 

    美国女孩歌蒂及雅妲虽然懂得要尊重人家的隐私权,不过因为身负翻译的重担,只得从权,雅丹把皮老先生的情书仔细读了数遍,歌蒂将之翻译成美式中文,再由莲花的妙笔把歌蒂生涩的中文润色了一下,最后,找到一张粉红色的信纸,把那情书,由雅丹她们的小型印刷机印了出来。

 

   「嘿! 读起来比情书尺牍里的情书还要生动。 」莲花用中文说。

 

   「什么叫尺牍? 」歌蒂连忙问。

 

   「尺牍就是中国人用来教人家写信的书。 」莲花答道。

 

    尺牍! 中国人用来教人家写信的书! 两位美国女孩一直点头。

 

   「咱们也去买本尺牍来学写信? 」雅妲提议。

 

   「不过,现在时代变了,大家都在写电子邮件,没有人再按照尺牍来写信了! 」莲花指出来说。

 

   「不错,时代日新月异,一天比一天进步。 」歌蒂也加了一句。

 

   「现在,我得去找沈妹妹的媳妇太,把这封信先给她过目一下。 」莲花说。

 

   「反正星期天是我们的外出天,我们与妳同去,也好向沈妹妹的媳妇道喜! 」热心的歌蒂建议。

 

   三人就此议定。

 

    莲花从百宝袋中又掏出两个空白的闪存,按照幸福新村计算机室的价格,人民币卄五元卖给雅妲及歌蒂一人一支,收好钱,三人才嘻嘻哈哈的由湖畔小区出来,坐上免费村巴。

 

村巴到了总站,三人一下车就看出胖胖的广东林太太的香肠摊位上已经改善了不少,第一是原来的价目表表上又加了两条;

 

    热馒头每个一元。

 

    烤面包每个一元。

 

    第二是原来热气腾腾烧豆浆的大锅旁边,增加了一个同样热气腾腾蒸馒头的大锅,原来只烤香肠的烤箱换了一个中间加了一个间隔的大一些的烤箱,除了烤香肠的一格之外另外又加了一格可以烤面包。

 

  三位姑娘走过去,只见林太太正在指挥一个黝黑瘦小忠厚老实的男人由里面搬出一大木板发好的生馒头之后,接着又指挥着一位年轻活泼的时髦女郎,把这男人搬出来的木板上的生馒头一个一个放进蒸笼里去。

 

  「啊! 欢迎光临! 什么风把你们吹过来的啊? 」忙碌的林大娘一见走过来的三位年轻姑娘,显得特别高兴。

 

  「风吹过来的? 」雅妲姑娘没听懂。

 

   「风? 没有,没有! 是我们自己搭村巴公交车来的,没有被风吹! 」金发姑娘歌蒂慌忙解释。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老公林六,他在幸福新村做园丁,星期天是新村公定的园丁放假日,所以他到咱们香肠店来帮忙。 」林大娘把那位黝黑瘦小的男人介绍给大家,这男人放下手中那块沉重的木板,对大家作出善意的傻笑。

 

   「这位是我老公的堂妹林玉叶,她是新近由中山乡下过来帮我忙,并且看看有什么商机。 」胖胖的林太向大家介绍。

 

   「我叫林玉叶Jade Lin,是林太的堂小姑。 」活泼时髦的年青女郎抬头举手对众人很大方地打招呼。

 

   「什么啇机?」 雅妲问。

 

   「啊,我们的父亲是中医,我学过拔罐及针炙,不管中用不中用,唬唬人还是可以的。 」玉叶笑嘻嘻地回答。

 

  「林太,我们今天来是有任务的! 」莲花扬着手中计算机打印了字的纸。

 

   「是皮戴维老先生给沈妹妹的回信吗? 」林太高声问道,接过那张计算机印纸,现在,自从皮戴维老先生称他计算机中所交的中国女友为沈妹妹之后,林太的前婆婆就有了正式的新名字;沈妹妹,从此大家都这样叫她,好像她生来就叫沈妹妹似的。

 

   「那位美国皮老先生怎么说? 」林大娘慌忙问道。

 

   「老先生说他要亲自到中国东莞来相亲! 」歌蒂等不及地要发表这个头号消息。

 

   「是真的吗? 太好了! 我的四川婆婆终身有靠了! 」林大娘松了一口气,非常高兴。

 

  「来来来! 今天我请客,请大家吃馒头夹香肠! 」胖胖的林太太很慷慨地张罗着,一人发了一个纸袋装的馒头夹香肠。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美国姑娘歌蒂一面用卷舌头的普通话慢慢的说,一面由手提包中取出人民币来付钱。

 

   「不好意思。 」雅丹也慢慢地客气着,也打开皮包取钱。

 

三位姑娘手中各拿了一个纸袋装的馒头夹香肠,莲花又拿了一杯豆浆,两位美国姑娘也一人拿了一瓶矿泉水。

 

   莲花她们付完钱,径自坐在塑料桌旁的塑料小椅上吃香肠喝饮料。

 

   「玉叶堂妹,妳不是一直想结识外国朋友吗?那还不快些坐过去?」 胖胖的林太招呼她的时髦小姑。

 

   「好!」 堂小姑林玉叶也自动取了一个馒头夹香肠,坐在金发姑娘歌蒂身边的塑料椅子上。

 

   「玉叶,妳堂哥为什么不一齐过来,大家一同坐着吃东西? 」金发姑娘歌蒂看见林六不与他们同坐,而是蹲在地上吃馒头,不禁好奇地问莲花。

 

   「他是广东乡下来的人,比较不习惯坐在椅子上,反而更习惯蹲着吃东西。 」莲花替他回答,虽然文化大革命早已结束,莲花的父母生前也可算是知识分子,为了要学贫下中农的榜样,所以莲花的父母也经常蹲在地上吃饭。

 

   「真是好消息,我们得把这个好消息赶快告诉沈妹妹。 」林太看完莲花她们翻译的皮戴维老先生的中文情书,慌忙放下工作,进去拿了自己的手提包,慌慌张张地半跑步走了。

 

   「我叫林玉叶,妳们是由美国来的吗?」 玉叶笑嘻嘻地把自己再介绍了一遍。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