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十二)

 梦的衣裳 

       小秋在家似乎判若两人,在家她最小,敢当面说奶奶为老不尊。和奶奶开玩笑,没大没小。和青松一起长大,从来都有说不完的俏皮话。可在学校,她少言寡语,玲玲和秀秀都说难以想象小秋在家竟然可以那样活泼,而在学校却可以保持沉默。小秋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表现大不相同,也许在学校有使命感的缘故,她觉得学生的天职就是学习,只要没考满分,就仍有提高的余地。虽然古人说:学海无涯苦作舟,可是小秋没觉得苦在哪里。 

        教世界历史的南老师说他们村有个女孩子,排行最大,连着三年中考都落榜,第四年终于考上了地区师范,走出了庄稼地,吃上了商品粮。小秋特别佩服那个女孩子,玲玲和秀秀都说那个女孩子能吃苦,自己肯定做不到。 

        如果没有书仁约她,如果吉广不在等她,如果没有青松催她去锻炼,如果没有玲玲叫她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她大概课外活动时间也和卡尔马克思一样惜时如金地学外语,噢,别忘了,还有那个机灵古怪的周小梅,她从朋友手中拿到了一本琼瑶的小说,听小秋说从没读过琼瑶的小说,惊讶地下巴差点脱臼,她认真地对小秋说: “有两种人读琼瑶的小说: 相信爱情的人和正在恋爱的人;有两种人不读琼瑶的小说:圣人和呆子。你算哪种人呢? 

       封面上是貌美如花的林凤娇,一席水蓝色长裙,衣袖飘袂,小梅和小秋课外活动没出去,挤在课桌前看<<梦的衣裳>>,青松在窗外敲窗户,两个女孩子无奈放下小说到操场上去。书仁正在翘首以待,小秋想起小梅说的话,既非圣人也不是呆子,那自己是相信爱情的人,还是恋爱中的人呢?如果是后者,她违背了与自己的约定: 上大学后才可以谈恋爱如果是前者,她并不想逃避缘份。随缘,顺从天意,顺从自然法则,将能量损耗降到最低点,而工作效率才最高,正能量最高,精神最饱满,心灵也因此倍受滋润。 

       她这样想着,走向书仁,象风吹过树梢一样自然,他没说话,默默地相视一笑,象潺潺奔流的小溪不需要理由。她告诉他刚才开始看<<梦的衣裳》,他微笑着低头看她说话,象个宠爱有加的大哥哥,却没有象青松一样取笑她:有两种人爱看琼瑶的小说: 失恋的人和失去理智的人。而有两种人不爱看琼瑶小说:理性的人或不相信爱情的人,当然我个属于前者;你哪种人都算不上,也凑过去和小梅一起看,完全不符合逻辑。 

       小秋说:书中的歌词太美了,用青春欢笑编织的衣裳, 该是一件什么样的衣裳呢, 回头一定要把歌词抄下来。 

       书仁问:要我帮你抄吗? 

       小秋惊讶地望着书仁,微笑着摇了摇头。她喜欢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小秋成绩优秀,文章虽写得不及书仁和青松那样豪放,但也大部分被老师拿来当范文读,和十五班是一个语文老师,青松自恃熟读兵书战策,通古博今,史记,资治通鉴,诗经,楚词都念过多少遍,能写出气势磅礴的好文章, 对妹妹写得故事评头论足:小家碧玉,说小家子气你不爱听,内容太空洞,写什么莫愁女,几百年前的事,捕风捉影不切中时弊,你好呆也喜欢毛主席的<<泌园春.>>和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涛尽,数千古风流人物可你写的作文怎么没有江河,  只有小溪, 格局展示的是人的情怀, 你写的东西太琐碎…” 

       小秋说:我写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还写了。。。 

       青松:什么鱼儿,鸟儿的。。。 

       小秋:喜欢美文有什么不妥?你有偏见 

       青松:语文老师文革时下过乡,对花草树木,鸟兽虫鱼情有独钟,要么没法解释他选你的文章当范文。把我写的赫鲁晓夫扔一边不预理彩。 

       小秋的字秀丽隽永,书仁的字龙飞凤舞,青松的字刚劲有力,小秋非常喜欢书仁和青松的字,虽然书仁还未曾写信给她,但她见过光荣搒旁的布告栏里展示的优秀作文,有一篇是书仁的:知足常乐,不知足者亦常乐。他的论点清晰,论据确凿,洋洋洒洒写了六,七页,举的例子涉及中外古今,小秋自知阅读面太窄,问书仁最近读什么书,书仁说正在读<<雾都孤儿>>。小秋说: “我从没读过这部小说, 但振西读过, 作者狄更斯把人性的善恶描述得淋漓尽致, 我完全不理解怎么会有塞克斯和邦布尔那么自私狠毒的人, 也不会读这样的书, 太伤感。书仁问:振西是谁?” 

       小秋说:”小学同学, 小学三年级时去了省城 

       他第一次听到振西的名字, 还不知道这个人在小秋生命中的意义 

       俗话说一场秋风一场凉,刚入11月份,早晨开始下霜,跑步时,呼出的哈气已清晰可见。书仁穿得单薄,不时地搓着手。高三的功课开始忙起来了,毎个月都有考试,大批的考试题要做,作为文科班的尖子生和语文课代表,他每周三下午都要牺牲课外活动时间参加小组活动。小秋和小梅趁机读小说,有时青松来催小秋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有时他被同学叫去打篮球就顾不上妹妹了。 

花儿在墓前思索 

       12的一个星期五,早操取消了,外面气温太低,天空灰蒙蒙的,随时都有下雪的可能,小秋第一个到教室,不,准确地说班长陈迪是第一个,小秋是第二个,班长尽职尽责,他每天一大早儿,第一个到教室把门窗打开。黄吉广也正好路过,他热情地和小秋,陈迪打招呼: “早上好,要下雪了 

       自从读了卡尔马克思的故事,一直被他学习外语的精神感动着,小秋从早到晚都在记单词,背课文,早自习本来是自由选择朗读材料。教语文的陈老师见小秋从周一到周五都在读英语忍不住说:中国人读什么外语。 

       这句话青松也说过。无奈小秋周二、周四开始念语文,陈老师是河北大学中文系的高才生,他自称当年高考成绩是全省第二名,虽然无从考证,但他口才很好,文笔流畅,讲课颇能引人入胜,只有字写得不太尽人意,倒也不太影响他的教学能力。他见小秋一周只有两天读中文很失望,有时在小秋桌旁停步,紧张得小秋把英语课本收起来,拿出语文课本来读才肯罢休。 

       有一个叫周同的男生理科很棒,对文科没什么兴趣,语文老师三天两头拿他当反面典型:你这名字起得完全没有道理,宋代名将岳飞的恩师周同那是多大的学问,你说你,这薄薄的语文书就吃不透,听说你数理化都不错,早自习都在做数学题,背化学反应式吧?哪天你肯赏脸多认认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字? 幸好英语老师比较和善,否则周同的日子会更加难过。 

       元旦前夕有联欢晚会,小秋唱了张海迪的<<花儿在墓前思索>>,她那么投入,那样深情,晓梅说小秋应该写信给张海迪,因为自己对这首歌并不太有同感, 而小秋却非常理解歌的含义,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和美好生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那个年代琼瑶的书啊,“毒害”了一代人的爱情观。

 
若谷幽兰1的头像
 #

刚认识了另一个琼瑶粉丝, 一个说: 琼瑶的小说都读过. 一个说: 没读过的还没出版. "中毒"至深却不自知Frown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