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十一)

 再相逢 

       秀秀的个性有点象小秋,为人谦和,恬静淡然,她学习并不特别用功,但很讲究方法,追求效率,爱动脑筋,她考了班级第五名,成为班上唯一进入前五名的女生。 

       不错年级前十名有奖,小秋得了一等奖,五十元。青松是二等奖,发到三十元钱。班主任给秀秀发了五元钱以示鼓励。 

       秦铁丁不好酒,但买了瓶老白干助兴。 

       那个秋风瑟瑟的清晨,跑完早操,小秋看到了书仁,他已经上高三,长高了好多,也许是偏瘦的缘故,显得比青松还高,他的笑容依旧那么灿烂,稚气少了,多了份沉稳,他几乎同时认出了小秋,一言不发,上下打量着她,这次小秋没有脸红,一切都那么自然,她知道书仁在念高中,虽然没有特别期待见到他,但那份相逢的喜悦还是难以掩饰的。他走过来,黑亮亮的眼睛看着小秋:你好,还记得我吗? 

      “高书仁,你妈妈好吗?” 

       书仁松了口气,为小秋还记得他的名字而窃喜不已。 

       黄吉广在时,小秋说话,吉广听。书仁在时,小秋听他讲高中的老师,同学,课程和一年一度的春运会。小秋不时会仰望书仁,他一摇一晃地走在左侧,很熟悉的感觉,象是老同学一样。偶尔两个人目光碰上,相互凝视忘了话题,沉默着走在西操场的黄土跑道上。 

       青松和秀秀也常在课外活动时间一起散步,他们之间有约定,平时从不见面,只有在课外活动时间可以一起走走, 两个人立志考上重点大学以回报父母和奶奶对他们的信任和支持。青松见小秋和一个男生迎面走来, 促狭地看着小秋和书仁,秀秀示意他快走开,他偏不肯走。 

       书仁见一个男生在前面停下来,小秋低头看鞋上的花。见青松似笑非笑,却毫无敌意,书仁友好地伸出右手自我介绍:高书仁,我妈妈是小秋初中三年的英语老师。 

       青松无比热情地双手握住书仁的手:秦青松,小秋的哥哥,你在多少班?”  

       书仁说: “二班 

       青松象是想起什么似的: “你们聊, 回头见 

       他潇洒地挥挥手和秀秀走到操场另一侧去, 秀秀临走时朝这边挥挥手打招呼,  整个暑假秀秀都在猜想书仁的样子, 现在见到本人, 发现与想象基本吻合, 她由衷地为小秋开心 

       青松问: “怎么他已经上高三啦, 小秋跟你提起过这个人? “ 

       秀秀: “随便提起过一次, 小秋和高书仁在初中时只见过两三次 

       青松用手指指自己再指指秀秀: “ 那他们是不是…” 

       秀秀说: “我觉得没有, 小秋好象比较天真, 而书仁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 

       青松回过头多看了书仁两眼, 不置可否地摇摇头 

       书仁问小秋:你哥哥很宠你吗? 

       小秋说:应该是的,从小到大一起玩,小学五年同学, 我不恃宠而娇, 青松的确到初护着我, 让着我 

       习惯了书仁在外环走,她的头刚过他的肩膀,偶尔他的右胳膊擦到她的左肩。不记得问过书仁任何问题,一直都是他在说:书义早十分钟出生,早一年入学,现在在同济大学金融系 

       小梅见过书仁后,惊叹不已:他长得象三浦友和,如果不是腿不好,绝对是一级帅哥。 

       她忧心地问小秋:虽然认识你不久,看得出来你很脱俗, 但你真的不在意?”  

       小秋用手抚摸着小梅的胳膊:难得你也为我操心,我的确在意,在意到需要家人特别地包容,也在意到对他更加难以放下,但我知道书仁有他自己的尊严和骄傲,我关心他尊重他,绝非可怜他,而他也无需怜悯。 

      “太感人了,你别看年龄比我还小,说出话来充满哲理。”小梅感动得泪眼婆娑。反过来握着小秋的双手,良久无语。 

等她长大 

       书仁说想考历史系,当然要等到高考完后根据发挥状况决定。还有九个月就高考了,刚见面就又将面临分离反正有青松,玲玲和秀秀,还有小梅,小秋并不怎么在意再次分离。虽然她的确享受和书仁在一起的时光。 

       十月的北国大地,秋风瑟瑟,落叶纷飞, 随风飘落,盛夏时的满目葱绿被片片的枯黄代替,人们从夏装换上秋装,姚丽从一开学就在小秋箱子里放了一件紫色的高领衫和一条黑色的高腰裤,小秋这天穿上长袖长裤, 一点不觉得秋风的凉意。书仁穿了黄色的丅恤,军装绿裤子,他一年四季都穿长裤,裤管松松的任风吹打, 伴着他有节奏的步伐象面打了巻的旗子。每周一和周三,他们俩个趁课外活动时间到操场上散步,五点半,夕阳西下,湛蓝的天空在落日余晖中柔和地让人心醉,一抹翔云绚丽多彩遥挂天际,恋恋不舍地和人们告别。 

       书仁说:落日熔金,暮云合碧宋代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的词,是对今天黄昏的贴切写照。也提醒我们该回去吃晚饭了。 

       她听着他的话,他不同寻常的脚步声,心中充满幸福和喜悦, 他的相伴使她倍感甜蜜。她说:”今天忘记了擦黑板,教化学的李老师火冒三丈,敢问哪个不尊师重道的少年如此轻狂,竟然忘记了职日生是干什么的。我忙上讲台,先倒歉后擦黑板,老师还不肯善罢干休,要求背摩尔的定义,显然是有义刁难,还好背诵是我的强项,把第一章几乎全背了下来,不等背完,他强行打断,气呼呼地说:坐下吧。否则罚站一个小时。” 

       李老师很严肃,也是刚从师范大学毕业不久,他不苟言笑,是唯一一个对小秋大发雷霆的老师。其实李老师虽然对任何一个稍有不慎的同学都急言厉色,但小秋从心底里佩服并感激李老师和其他老师一样的工作热情和严谨的教学态度。他们以校为家,经常周末留在学校和学生们一样认真背课以提高业务能力,对学生们帮忙非常大,胜利中学这几年高考成绩在全省一直名列前茅。 

       书仁比小秋大四岁,他很自负,同时由于患过小儿麻痹症有些许自卑感。好在他天生开朗,诚肯爽快,能说会唱,同学们都喜欢他。 

       他后来告诉小秋,早在初三时就对她颇有好感,崔老师发现后,委婉地提醒他:小秋太小,又聪慧过人,早谈恋爱极有可能影响学习成绩,搞不好被学校开除,近几年,年年都有被开除的学生,切不可害人害己。 

       书仁本是个比较理智的人,他知道自己不会做任何伤害小秋的事情,于是只有默默地守候。 

       现在小秋十四岁,他唯有耐心地等她长大,在丝毫不影响学习时间的前提下和她散步聊天,分享高中紧张的学习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