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七)

常胜将军

    初二开始学习物理, 当别的同学听到物理老师不厌其烦地讲述阻力,杠杆和滑轮而头大时,小秋聚精会神地听课,记笔记。经常举手提问题, 期中考试物理竟然考了满分。 一口天津口音的尹老师说小秋真想赶牛顿了。 小秋不好意思,把书封面上的座右铭(精研科学赶牛顿, 博览群书超居里)用牛皮纸皮儿盖住了。动物学书本很厚, 书中的各科目, 软体动物,脊椎动物的特点都似乎和她无缘, 记来记去, 还是记不全, 地理和动物学一样学了几个月连中国的省份都记不全, 姚丽说: “总算找到小秋学不会的东西了, 否则还真以为她是天仙下凡呢。” 

    奶奶说: “老辈子的人说: 女的学字不吉利, 学不好习更好, 过几年找个知根知底的好人家嫁了, 咱得上继就行。” 

    尹老师是动物学的替补老师, 他有时对小秋的学习能力百思不得其解。动物学只有三十分, 能考到二十分就算运气。 地理和动物学一样只有三十分, 基本上在十八到二十分之间徘徊。 教英语的崔老师对小秋宠爱有加, 崔老师说自己的两个儿子要是和小秋一样有语言天赋那该多好。 尹老师说他的女儿也上初一, 现在天津, 要是和小秋一样钟爱物理该有多好。 暗暗地把目标定到满分, 小秋从不会因为老师们的赞许而骄傲, 踏踏实实地沉浸在学习的喜悦中。 初二期末考试, 小秋在班上第一, 而全年级第二, 第一名是三班的吴月, 她高兴学习, 就夜以继日地学, 不高兴学习就托着下巴发呆, 她爸爸是河北理工的大学生,尊重孩子的选择, 她是文艺委员, 活泼可爱, 和小秋也是朋友。 吴越半开玩笑地说:”小秋才是常胜将军, 我只是运气好。” 

黄裙子 

    吴月不住校, 却和谁都认识, 天气一见暖, 就会一条条艳丽的长裙穿起来, 非常漂亮。 小秋说吴月才貌双全, 回家说起喜欢漂亮的花裙子, 姚丽说:”念书好的孩子不该讲吃论穿。” 

    小秋没有和妈妈争辩, 她吃不多, 对吃的要求一般般, 但非常希望自己也有漂亮的长裙穿。 奶奶知道后, 和姚丽好好商量了一番: “孩子长这么大, 从来没向我们要过什么, 只要不是不合规矩的事, 就叫她做, 你可能怕孩子爱穿带会影响念书, 我觉得穿带跟念书没有必然关系, 爱穿带的孩子并不一定学习不好, 而不讲究穿带的人也不一定学习好, 你先想想, 再决定是不是该给孩子买条裙子。”  

    姚丽开始有点想不通, 不过心疼孩子, 反复琢磨婆婆说的话, 穿条裙子也算不上不合规矩, 后来还是答应了小秋, 她给了小秋100块钱去买裙子。  

    振西上次回来, 给小秋买了一个红色的袖珍收音机, 午饭时间正在播放肖复兴的<<青春梦幻曲>>, 小秋和玲玲都喜欢陆天琳, 不过都喜欢郝丽萍的黄裙子, 她们买了同样的黄色连衣裙, 成了校园里一道靓丽的风景。 

    初二结束, 青松在众人的猜测中,以高出第二名五十分的绝对优势,再次得了全校的第一。 

喜欢他

 
    初三很快就到了, 新加了化学课和生物课, 碰巧都是小秋的最爱。 分子式, 元素周期表在她看来和化学实验一样生动有趣。 她学习非常刻苦, 青松也发现妹妹比以前更刻苦, 周末回家都一直在学习, 一章过后考试, 得了满分。 生物学起来没那么容易, 复习动物学, 这次经过努力的读写也记得很牢固, 把单细胞,多细胞,软体动物等的习性都记得清清楚楚。 
 

    最突出的是数学, 几何和代数是不同的老师教, 有道几何题要加七条辅助线, 只有小秋一个人当堂解出, 贾老实说他教过近二十年的几何, 这是第一次有人当堂就把题解出来, 第二次上课他要小秋上讲台上给同学们解释。 小秋拿着两尺多长的三角板, 指指点点在黑板上加辅助线, 无意中看到班长黄吉广热辣辣的目光, 这时的他已经十五岁, 一米七的个子, 英俊魁梧, 玲玲经常提到班长, 说他是全班最帅的男生, 他成绩优异, 办事干练, 深受全班同学的推崇和老师们的赞许。 班上有几个女生对黄班长都颇有好感。 而他自初一就对小秋另眼相看。 无奈小秋的心智和她的娃娃脸一样纯真, 除了书本对其他熟视无睹。 也许是从小和哥哥一起长大的缘故,小秋把黄吉广和班上的其他同学都只当是兄弟姐妹。 

    同是英语课代表, 吴月和小秋去交作业本时经常碰面, 吴月对小秋说: “听说你们班的黄吉广喜欢你, 但你一直不回应, 是怎么回事? 

    小秋对吴月的快言快语早有体会, 但听她这样说还是很意外。 她沉思了一下说: “他从来没对我说过什么。” 

    两个女孩子一起往崔老师办公室走, 吴月又问: “那你喜欢他吗? 

    小秋毫不迟疑认真地说: “我不会在初中谈恋爱的。” 

    吴月不解地望着小秋: “当爱情来临的时候, 谁也阻挡不了。” 

    小秋见她那么认真: “那, 你有喜欢的人吗? 

    吴月毫不犹豫地说: “有,  我喜欢数学老师吕博伟。” 

    小秋一惊, 差点儿把一沓作业本掉地上。 她前后看看无人, : “你爸妈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 

    小秋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吕老师知道吗? 

    “应该知道, 他说过喜欢我。” 

    “那你喜欢他在先, 还是他喜欢你在先? 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我们班上好多人都应该知道, 我的朋友们都知道。” 

    “那, 她们怎么说? 

    “没怎么说, 我们又没做什么不对的事情。” 

    小秋把作业放到左臂弯里, 抓住吴月抱着作业本的手:” 我相信你, 不过你一定要遵守学校的纪律。” 

    一个月后, 吕老师被调到城关中学去了, 大家给他送行。 小秋以为吴月会很难过, 说话时很小心, 不料吴月若有所思地说: “他走了也好, 我可以踏踏实实念书了。”

    她突然微笑着说: “他可能从来没说过喜欢我, 我一直期待他说而已。” 

    小秋看着她美丽无邪的大眼睛, 几乎看不到一丝忧伤, 两个女孩子惠心地笑了。 

    玲玲说吴月表现的直率, 一种可能是的确心无城俯, 另一种可能是为人精明之至,知道小秋不习惯拐弯抹角, 不得不表现出最真诚的样子, 她好象特别愿意和小秋来往, 但对大部分的同学都略显清高。 

    小秋问玲玲: “那有没有人说我清高吗? 

    玲玲调皮地说: “没有, 有也不会传到我的耳朵里,谁都知道我和你是好朋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