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负面情绪也许是一种好情绪

今天,发生了一个在我看来很狗血的剧情。

肩周炎困扰我已经好几个月了,咨询了医生,最快最有效最彻底的办法就是小针刀。

我这个人一直就喜欢干脆利落,拖泥带水的事情是绝对不来做的,于是,爽快地选择了小针刀。

小针刀毕竟类似一种很小很小的手术,是要打麻药的。上周第一次做的时候,打了一针麻药,做好以后没多久开始晕乎乎的,有睡意,特别舒服。

今天因为需要做的地方较多,于是打了两针麻药。打麻药的时候我特别紧张,全身肌肉紧绷。我一直这德性,打针抽血等等凡是和针有关的,就非常非常紧张,针拔出来就好了,至于麻药打好,小针刀扎进去在骨头上刮来刮去的时候,我是根本没有感觉的。

今天狗血的剧情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今天的麻药量比上周大,很快就渗透进血液了,整个人就软弱无力,晕乎乎地躺在那里,特别特别地舒服。医生边给我治疗边问我,怎么你眼泪汪汪的,很痛吗?不痛,我想摇头但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医生又问我哪不舒服,我就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哭了起来。但是我心里还是清醒的,我很想控制住但是控制不住。

说实话,我觉得应该把医生吓坏了,她总是觉得要么是痛要么是不舒服,而我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眼泪越来越多,然后有点哭出声来。医生结束了治疗的时候我依然如此。

在边上的侄女婿也急了,问我是不是和M同学吵架了,或者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哎呀,反正大家总都是认为我出问题了。

其实啥问题都没有,我好得很。

只是麻药上劲的时候,我全身放松,一种很舒服的感觉,然后就想痛哭。

就这么哭我还觉得不舒畅,我想大声哭出来,但是我觉得肯定会吓着大家的(因为已经有好几个人被我吓着了)。

报社就在医院边上,于是我就给受大家无比尊敬的悠悠姐姐发个微信,我说打了麻药,控制不住自己了,过来陪我。

她很快赶了过来,我抱着她就痛哭起来,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啊,我这种天天乐呵呵的人能这样真不容易。

等我慢慢平静下来,我对搂着我的悠悠说,可能吸毒就是这样的感觉吧,舒畅极了。

悠悠过来陪我的代价就是,听我瞎扯一顿以后,请我吃了餐中饭,牛排咖啡甜点,好吃!

我说我最怀念的日子是去年住院手术的那天,全麻手术后唤醒阶段,家人朋友帮我操心所有的事情,我晕乎乎的可以什么都不管,大不了偶然睡着马上被他们叫醒,鼻子上插着氧气管,手臂上挂着各种瓶子,心跳监控仪在边上滴答滴答,看着很恐怖,因为有麻药的作用,我什么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看着大家为我忙忙碌碌,心里无限快感。

我时常会和旁人说,那天是我十几二十年来最舒服的一天。

那么,今天早上狗血的剧情,是我十几二十年来第二舒服的一天。

悠悠过来的最大好处,是她有心理咨询师证,她能明白我的感觉。(唉,我也有心理咨询师证,为啥从来没用过。)

说了这么多,其实想说的一点是,有时候我们很需要一种别人眼里所谓的坏情绪。

做好人很累,要把自己打扮的很光鲜,要说话得体,要懂礼貌,要坚强,要勇于担当…

我看到大多数抑郁症患者,都曾经是强者,强到别人无法接受他们的软弱,连偶然的示弱都不行。于是,好事坏事他们都得自己扛着,扛到某天扛不住了,就崩溃了。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会在大街上打架、动不动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人得抑郁症。

这样的人随时把坏情绪发泄出去,别人接受了他们的垃圾情绪,而他们马上无事了。

而我们,从小被教育了太多的仁义廉耻,被教育了太多的自强不息,忘记了如何给坏情绪一个出口。

也许这样很危险。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心情特别好。一直来的所谓的乐观积极向上努力坚强勤奋善良这样被正面词汇包围的人,其实在某一个瞬间,很想做个泼妇无赖流氓,得知不能,大哭一场,就相安无事了。

感谢那两针麻药,在我完全放松的时候完成了一次内心深处负面情绪的发泄。

这,其实是好情绪的再次开端。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会在大街上打架、动不动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人得抑郁症”。。。确实如此!

 
希望明天会好的头像
 #

是啊,人是需要发泄的,负面情绪不消除,会累计越来越多,再坚强的壁垒也只能堵不能疏。运动流汗寻找自我乐趣消遣,与朋友交流出门旅行都是好的,偶尔找个机会发泄也是好的。所以现在我看电影,看着看着哭起来也不错。:)

 
司马冰的头像
 #

发泄负面情绪就是倒垃圾,倒掉垃圾很舒服。

 
岩子的头像
 #

倒垃圾比收垃圾不知轻松快意到哪里去了。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会在大街上打架、动不动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人得抑郁症”。。。

——的确是这样,但他们有可能生另外的病。Tongue Out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同意你后半句说的,有可能生另外的病。

 
一刀的头像
 #

很有意思的经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