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又是一年梨花开

 

  加州硅谷的三月正是雨季,春风里透着丝丝寒气。每天清晨我都来到小花园散步,今天我惊奇地发现一夜春雨竟催开了满树的梨花。望着那一树洁白的梨花,我又一次想起了南希医生。

   那是一九九六年的五月,我先生刚刚毕业,在华盛顿州的一个小城斯蒂文森找到了他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正在开发的金矿做工程师。于是我们一家四口,当时女儿九岁,儿子一岁多,开着一辆又大又旧的美国车,后面还挂了一个小拖车,里面装着我们的全部家当,翻山越岭八个多小时,在傍晚时分,到达了目的地。

   顺着进城的路,我们来到主街。春暖花开的傍晚,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小城不大,总共两千多人口,主街是这个小城的中心,几乎所有的公共设施都在这里,超市,银行,药店,饭店,商店和警察局都在这条街上。

   我们是这座城里第一家外国人,因此受到了外宾的礼遇。在停下车打听旅店时,我们发现小城的人既友好又热情。我先生将要工作的金矿在当地很有传奇色彩,几位正在散步的中年美国人对我们非常感兴趣,他们对我们闯荡异国他乡的精神非常钦佩,我们在街上聊了许久,其中一位很有风度的妇女把我们一家请到她家落脚安歇,另一家给孩子们送来了许多玩具。她们得知我是中国的牙科医生,第二天介绍我们和南希医生相识。

   南希医生是这座小城唯一的牙科医生,他医术高超,德高望重,提起他无人不交口称赞。通过交谈我在中国的牙医经历,我们很快成为朋友。当他得知我们租的房子要等一周才能入住时,他便盛情邀请我们在他家先住下。

   南希医生的家是一座三层楼房,位于一座小山上,院子没有围墙,半边山都属于他。山坡上几头牛在悠闲地吃着草,一个大水缸里装满了水,供牛随时饮用。我注意到院子里有一棵很大的梨树,正是开花结果的季节。

   房子很大,但里面的装饰非常简单,都是一些生活必需品,几乎没有奢侈品。房间很多,我已记不清究竟有几间了,每一间都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作为牙科医生的家这样的质朴不禁令我肃然起敬。南希医生是远近闻名的慈善家,他和老伴共生育了七名子女,他们还收养了九个孩子,其中有一人是弱智儿。还有五个是越南排华时被推到海上的难民。他们还是forster home 就是有问题家庭孩子的临时住所,他家最多的时候有二十几个孩子共同生活。他们把这个大家庭管理得井井有条,每个孩子都有家务要做,大家轮流值日,大孩子帮小孩子。

   现在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南希医生也退休了,老两口为别人操劳一生,本应安度晚年,可不幸的是南希医生罹患了骨癌,发生在左腿上。他看起来还是开朗乐观,谈笑风生。南希夫人告诉我,晚上他经常会疼得难以入睡。他是把欢笑留给别人,把痛苦留给自己。

   我们在南希医生家里住了不到一周,房子租好后,我们就搬了出来。南希夫人有时下山办事还会来看看我们。对于他们的帮助,我们感激不尽,对于他们的为人,我们非常敬佩。

   那年秋天,南希医生和夫人出门旅行,托我们帮助照看他们的牛,并告诉我,等梨熟了我可以摘。每年梨子成熟时,南希夫人都会做很多罐头,留着冬天吃。她说今年不做了,梨子都归我们。

   将近两周的时间,每天晚饭后我们全家开车上山去喂牛。牛的食量大,每天除了吃地上的青草,还要加喂干草,还要把水缸加满水。

   看着满树的梨子逐渐长大成熟,是我们的一大乐趣。我一个也舍不得摘,只盼望等梨子成熟了来个大丰收。我在心里盘算着一些梨送给朋友,剩下的可以做罐头。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满树的梨一个都没有了,好像有人在一夜之间把梨子全部摘光了。我既惊奇又失望,丰收的喜悦一夜之间化为泡影。我想一定是他们的老朋友或邻居知道他们不在家,过来摘了。

   更令我惊奇的是,南希夫人回来后告诉我是牛把梨子吃了。聪明的牛等梨子成熟了,用头撞树干,把成熟的梨撞到地上吃掉,我们被牛抢了先。这一段小插曲使我们对梨树产生了特殊的感情。

   在我们离开斯城几年以后,我得到南希医生去世的消息。搬到加州以后,我们开车故地重游,当我们到达斯城时,得知南希夫人也离世了。他们一生中帮助了无数的人,自己一直过着平淡的生活。南希医生告诉我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人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他,以后他尽可能帮助别人,他把对恩人的感激回馈给社会,使更多的人得到帮助,也希望这种精神传承下去。

   每年梨树开花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南希医生。美国社会有无数个南希医生这样的好人,这种纯真善良,助人为乐的精神就象这梨花经久不衰。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感人的故事,谢谢分享。

 
常约瑟的头像
 #

朴实无华、感人至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