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从女儿中榜谈青少年焦虑症

《世界周刊》2016年三月十三日 (报刊略有删减)

又到大学放榜时!

我家也有高中毕业生,别人忙着报考大学,她忙着把她一头黑发染成白色,别人的录取通知书都拿了好几个了,她申请表格还没填完。

过了新年,她依然画画玩玩,终于,在递交申请的最后一秒钟把绘画集寄去了几所艺术院校,之后,她在家睡了两天才去上学,她前脚走后脚邮递员送来了一个大信封,打开一看,眼睛没花,是一所艺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使劲儿眨眨眼睛,没搞错啊?一年一万九,四年七万六!就她那成绩! 还常翘课,加上超过十次的学校警告处分!不可能啊!想到过去的几年我做为家长一次次地被校长叫到学校训得灰头土脸的,怎么也不敢相信手里的这张纸片!从信封查起,是女儿的名字!Merit Scholarship,如假包换的奖学金!女儿被一所很不错的艺术大学录取了! 还给了不错的奖学金!

这如果在两三年前,我是完完全全不敢相信的事情!即便今天,依然先怀疑,才狂喜!

女儿从小就喜欢画画,小学的时候还好,最多老师投诉她上课讲话不大听从老师的指令,她成绩还说得过去。从初中开始,家庭作业成了她与老师和我们矛盾的导火线!不论你怎么说,她就是不做作业,即使偶尔心血来潮做了也不交!成绩从那时开始下滑。

那时,我们全家从美西搬到了美东,经历了两年不屈不服的反抗,她升了高中,也开始了一段艰难的时间!

记得女儿初进高中时还雄心勃勃地说要好好读书,因为她想将来进好的大学。谁知一进高中就遇到一位难缠的历史老师,那位老师为难学生在我们小镇高中是有名的。女儿一再对我们述说那位老师对她的刁难,诸如:把她从后排拎到第一排,她跟老师说早安老师像听不到对她不理不睬,常常当众让她下不了台等等……

想到女儿从小喜自作主张难管教,我们基本认定是孩子的问题,肯定是她上课讲话才被老师从后排弄到前排去的,加上她依旧不做作业,对这样不听话的学生,老师肯定是不喜欢!本着中国人的传统思想:没有不好的老师,只有不好的学生!便一再要求女儿她要尊重老师,听从老师的指令......现在回想来,那段时间女儿所承受的压力不仅来自学校还来自我们做家长的!

           
后来,也是发展到她回避这位老师,避免上她的课、逃课、逃测验、逃考试,谎称生病,躲进图书馆里......一直演变到离开小镇高中达大半个学期之久!

那段时间对女儿和我们家长都是煎熬,她一次次地躲进学校的护士室称肚子痛头痛不舒服,我被一次次请到学校校长室面对所有人对女儿说谎的责备,求她去上课不要逃学不要说谎,为什么就那么难呢?

           
有些事在我们成人看来,似乎一目了然:你不好好听课,自然不会做功课,自然考试也考不好!那为何你就不能好好听课呢?那样所有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可是对于女儿来说,这些成人的思维说出来的劝导,可以变成更大的压力,进而最终造成她的焦虑症。而焦虑袭来时,她只有逃避,那是不受正常思维控制的!

什么是青少年焦虑症?青少年焦虑症(Teen Anxiety disorders)是影响青少年的最常见的精神病症。有超过6%的孩子患有某种焦虑症。患有焦虑症的青少年会对其他孩子通常并不害怕的事情或情景感到过分担忧。焦虑症有多种形式,比如:社交恐惧症、强迫症、广泛性焦虑症等等。

当你跟一个有焦虑症的青少年说:这有什么好担心惧怕的?那无异与对牛弹琴。

当我们坐进心理辅导专家的小屋里,反复被告知的一句话就是:这是一种疾病,在这个疾病被治好前,你要求孩子不要逃学不要逃避,就正如要求你自己面对疾驶过来的汽车不要躲避!

我们最初也把难缠的老师划为女儿焦虑症的成因,但是也被告知不必下定论!因为,焦虑症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的,其中包括:天性中就比较容易有负面情绪和气质的,一般来说这样的人对于具有威胁性的物体和讯息有着高度的敏感度,较易受到困扰和惊吓;青少年期,由于感受到自己无法控制事物的无力感,较容易对具有威胁性的事件产生负面的反应;还有一些特殊的过往经验,比如被蛇咬过,对所有蠕动的东西都心生恐惧;焦虑性的思维模式是老觉得要出事,并对自己说我没办法处理这件事,给自己的结论就是赶紧逃开来躲避。

像我女儿这样具有艺术气质的孩子,本身就属于天性中高度敏感且容易有负面情绪的人。在她人生中的成熟期还没有来临之前,通俗地说还没开窍,对周遭事物的无力控制感很容易给她一种失败和惧怕的感觉,所以,还没经历已然因为惧怕而退却。

 女儿的焦虑症最严重的时候就是不肯去上学,甚至不肯去辅导中心。日复一日,只把她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昏睡,似乎只有那样她才觉得安全,但是那样做的结果给她造成更大的压力: 学校记过警告,家长不解责备……不去读书当然成绩单也是一片红!她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担忧和恐惧,最终造成了她被诊断患有青少年抑郁症。

说实话,刚开始,我们也不认为这是一种疾病!只是觉得她在找借口,不愿做作业,不愿面对自己的问题!直到实在无计可施,才把她送去见心理咨询,也是单纯的指望心理辅导能帮助她认识她自己的问题。但是开始收效甚微!我们慢慢地意识到,把女儿送出去无异与让她孤军奋战,那时的她其实迫切的需要家人的支持!作为父母,我们不仅是给她提供衣食住行,更主要的是给她一份理解安慰和精神上的支持!这现在说起来比当时做起来要容易得多!

对一个逃学的孩子,要让我们闭嘴不去责备,我们觉得失去了为人父母应尽的责任,说到底我们那时还是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疾病。一旦意识到是疾病,接受治疗就会顺理成章得多!不仅带着孩子让她自己去接受心理辅导,知道如何正确处理自己的情绪;还让她加入小组治疗,这样,在相似的同龄孩子中,她看到她并不是孤单的! 她后来也说,小组治疗让她惊醒!尤其是看到比她严重得多的孩子,也是在比较了之后,她对自己有了信心!

除了这两种孩子接受的辅导治疗,我们还陪着孩子一起接受了家庭辅导,我们都不是天生就会做父母的,尤其对这种不同与一般正常孩子的青少年,我们要学会面对和接受,那才是能帮助到他们的第一步。

学校也十分支持,学区里有专门为这样的孩子设立的特殊学校和学习辅导,女儿参加了一个out patient program,每天早晨有两个钟头的一对一的学习时间,学校把功课传过去,女儿在完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自我完成这些功课,如果有困难,旁边的辅导老师立刻就给予帮助。上午的学业修习之后,就是参加小组的心理辅导讨论,在心理辅导员的带领下,述说自己每天的经历和感受……

就这样,我们陪着她经历了一系列不间断的诊疗,包括心理辅导和药物治疗(主要是对抑郁症)。可以说作为父母,我们和青少年的女儿一起一点一点认识了关于焦虑症的知识和治疗方式,協助她慢慢学会处理身体的焦虑情绪、认知重建、预防复发和正向回馈,直至今天,读高中最后一年的她彻底走出对上学和考试的焦虑!

这高中的最后一年,看见她飞速地成长和成熟,虽说还有很多挑战在前方等着她,但喜见她一点点自信起来,笑谈当年那位老师对她不甚公平的对待,我们知道她已把那些不堪放到了身后!而这些她亲身经历感悟写出来申请大学的小论文,加上她突出的艺术才华,不仅得以让她被她心仪的艺术学院录取,还让她获得了不错的奖学金,不得不说美国的大学真的很知道看中孩子来自内里的真正成长!

            如果说收到女儿的第一封艺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我还有怀疑和侥幸的心态,那么,在收到她的第二份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看到那个全美名列前茅的艺术学院的名字的时候,我就只有欣慰和欣喜了!并对女儿的艺术才华深信不疑! 我相信女儿今后的路还长,但是,她青少年阶段走过的这段颇为崎岖的路,她战胜自己的这段经历,会成为她这一生最宝贵的财富之一。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祝福女儿!

 
海云的头像
 #

谢谢

 
司马冰的头像
 #

女儿有你们这样的父母是幸运的,谢谢分享。养育孩子没有经验可借鉴,即使是多个孩子的父母,因为每个孩子都不同,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前面的经验在后面孩子上可能不灵,做父母也要不停地学习。

 
海云的头像
 #

孩子也教会我很多。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