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再说说海云和我


文章题目冠以“再”字,不用说,以前曾经“说”过。我写过几篇和海云有关的文章,其中一篇叫《我爱海云》,荣幸成了她长篇小说《冰雹》最早一版的序言。海云和我相识的时间大概有十二年之久了。但我们一直都只是网上的文友姐妹。不久前,我终于有了和她在网下见面的机会。这之前,2012年9月我去纽约参加汉新文学活动的时候,也试图和她见上一面,不果,从此就有些耿耿于怀。

机会不易,为了确保这次的见面万无一失,我认错了三个露西;还有,一早想着要送点什么东西给海云。在商店里转悠的时候,最后的眼光还是落在了花上,另外,还看上了一瓶中等容量的菜果汁。女人,送花最为合适;又因特别的活动在旅途上,蔬菜果汁绝对是最佳饮品。最后,当然,免不了还要带上自己的新书《万家灯火》。


 

 

                                                          没有留下原件,这个是替代图:)

 

 


那天下午,我还特意化装了一番,因为我知道海云不喜欢女人素颜。

海云的文字风格,在优美之外,还有清新、简洁、明亮、泼辣的特性。她很喜欢用感叹号。有些人,包括我在内,不在很必要的时候,总不愿意用感叹号。但海云喜欢用,并且她知道在什么地方用会把读者的情绪给调动起来。
由于海云文字的泼辣风格,她这个人在我的想象中,一直是比较刚性的。不过,今年新年之际在洛杉矶见到她后,我非常诧异。原来海云其实是一个非常柔性并平易的人。性情很好,随遇而安。我说出我的感觉,她笑答:我着急的时候你还没见过呢!没见过面,一切都隔着一层;见了面,亲切感油然而生。在杯水交谈中,海云谈到了文学,也说到了她主持的海外文轩网站,她对网站未来的发展设想等等。对于我带来的东西,海云哈哈笑了起来,显然觉得很有情趣。她连道谢谢,还送给我一对靓丽的、沉沉的玻璃书站。


    海云送我的精美书站,上有心形,还有圣经约翰一书里的经文:“爱里没有惧怕;完全的爱会把惧怕驱散。”


作为一个出色的女人和作家,海云美丽,开朗,坚强,能干(尤其是领导才能)。而她的文字,尤其散文,也是异常的美丽,一如地平线上一道绚丽霞辉。
我现在长篇小说读得少了,但短篇文学还是会读的。前不久读过海云一部短篇小说《秋风落叶》。这部小说写来全不费功夫的样子,却典型代表了海云小说的特色。海云小说,除了文字的精炼外,都有棱角分明、引人入胜的故事框架,她的短篇更是构思精巧,短小精悍并发人深省。文学作品发人深省的原由可以有许多,海云作品给人震动、催人思考的原因,来自她对现实中尖锐问题的敏锐触角和笔锋。海云绝大部分的小说作品,总和当下的妇女、儿童、两性、家庭密切相关。那是她拥有大量读者朋友的原因之一。读者喜欢读她的作品,品头论足她作品里的人物,领略欣赏她散文(人物记、游记、烹饪文章、随感杂悟……)里的风情。

这篇文章不意成为文学评论。我深深感到,人心要经过“铅华洗尽”般的还璞归真历练,友谊也是,需要脱下一切附属品,有生命之间的直接关爱和互动共鸣。当然,扬弃了功利追逐的文学本身,也是作家生命的一部分。那么说,文人之交,其淡如字,其深也如字。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拥抱QQ!谢谢你美言。祝愿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同时也祝愿我们俩在文学的道路上走得快乐。

 
虔谦的头像
 #

谢谢海云,拥抱!很开心哦……

 
予微的头像
 #

"文人之交,其淡如字,其深也如字。"

欣赏这两个美丽的女子!

 
虔谦的头像
 #

予微,谢谢你,你也给我留下了美好难忘的印象!我还一直在回味中。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