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万水千山皆过客(三)

第二章    一起上小学

  记得当时年纪小,

一起坐在教室里,

仰头凝望着窗外的飞鸟;

蓝天盈盈,白云缭绕,

任由春风送暖, 百花含笑,

雄鸡啼鸣,时有列车呼啸.

夏日炎炎,  羡慕枝头清唱的知了;

磕睡中以为自己还在睡午觉.

金秋时五谷丰登, 收割的喜悦中夹杂着耕牛的哞叫;

绚丽的晚霞中暮归的羊儿欢腾跳跃.

悄悄然,严冬到,

 冰天雪地难起早;

复习考试心焦躁,

为了取暖直跺脚;

终于熬到放学时,

想不起这一天学了多少.

入学

        奶奶心疼青松让他八岁去上学,小秋什么都和哥哥一起做,见哥哥有了新书包自己也要,妈妈无奈给她做了花书包,送她和哥哥一起去上学。别看哥哥平时不多话,在学校里却是小秋的贴身保镖,只要有男生走进小秋,哥哥二话不说挡在妹妹面前横眉冷对,有的小男生其实只是想和小秋说句话,也被青松难为一番。他们后来也学乖了,其中有马卫国的儿子叫马振西,比小秋大两岁,他先和青松混熟了,再和小秋玩,小秋和振西个性相似,活泼爱动,两人有时合伙捉弄青松,他也不生气,一副大哥哥模样。

        振西眼中的小秋,清丽脱俗,带着天使般的微笑。小秋眼中的振西,宽厚诚恳,勇敢可靠。振西渐渐的对小秋呵护有佳,而和青松也成了莫逆之交。

        小秋喜欢和振西玩,可二年级结束,振西随父母去了省城,临走前送给她一个手掌心大小的瓷熊猫,小秋特别喜欢,天天揣在兜里,睡觉时放在枕边,过了好一阵子奶奶才说服小秋,由奶奶保管小熊猫。

        杨先进是支书的儿子,他和青松长相相似,都虎头虎脑,可是和青松一见面就相互充满敌意,不过对小秋却非常友善,三年级时,和先进同班,小秋已是个秀气文雅的姑娘,她在家是奶奶和妈妈的好帮手,洗菜,扫地,扔垃圾,样样都做,在外面,见人打招呼很有礼貌,话不多但总是很得体,性情随和,成绩优异,除了数学不如哥哥,从一年级凡是学过的课文都能背得滚瓜烂熟,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加上为人乖巧伶俐,老师和同学们都喜欢她。九岁生日,奶奶给她梳了两条麻花辫,系上红头绳,在院子里跑一跑,一双发辫迎风欢快地跳跃着,奶奶笑着说:”按老理,  十来岁有的都找婆家了。小秋不明白婆家是怎么一会事. 跑到街上找小朋友们玩去了。

        先进受支书严厉管教,在学校很守纪律,青松从小不拘小节,先进对青松一脸不屑,暗示青松缺大人教训. 同学们说先进象个领导, 走路时双手背在后面, 昂首挺胸太过老成。先进对小秋另眼相看,她聪明伶俐,深讨支书一家人欢心。人们说小秋是先进的准媳妇,奶奶和姚丽以为是莫大的荣耀,而秦铁丁却不以为然,他当着支书的面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而私下里却提醒媳妇和老母亲,咱家小秋的事由她做主, 新社会了吗, 这婚姻大事不由老人管喽。

兄妹情深

        小秋从小和青松一起读小人儿书,听收音机,看电视。他们一起看铁道游击队,小秋欣赏芳林嫂的机智,勇敢,看到流血牺牲的场面哭断肝肠。青松崇拜游击队长刘洪。回头看到双眼紧闭泪流成河的妹妹愣呵呵的问:你怎么了。

         他意识到小秋毕竟是个女孩子,虽然上树爬墙,掏鸟窝,堵蜂窝样样不比他差,但董存瑞炸碉堡,黄继光堵枪眼这些壮烈的场面,小秋却看不了。哪次都难过几天,发誓再也不看枪战片。不过就像她不计仇一样,很快忘了枪战片中的恐惧,照看不误。小秋迷恋小说和电视的程度绝不亚于青松对天下奇闻轶事的狂热,周末,节假日,小秋坐到电视机前看电视剧,看完电视剧,看国际新闻,再看外国频道转播。不管是教学节目还是有没有中文字幕的她都看,说是喜欢听那些语言不同的音调,音频和音律,直看到满屏雪花,才死心去睡觉。

        兄妹俩最早看的小说是《施公转》》,两个人讨论施不全的为人,官场的黑暗。后来一起听岳飞传,青松把评书记得滚瓜烂熟。而小秋却义愤填膺,说岳飞迂腐。秦铁丁听见,首次骂小秋:小孩子知道什么,胆敢说忠臣不对,这要是在文化大革命,你会被抓起来批斗,咱们一家子都受连累。

        其实小秋对岳飞的敬仰又岂能稍逊于秦铁丁,她只不过是希望有一个和平的世界,假如岳飞当时不回朝廷,也就不至于英年早逝,试想如果岳鹏举寿比南山,那他就会有更多的诗词流芳百世。为了表示对岳飞的尊重,小秋经常边做作业,边哼唱满江红:“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

        秦铁丁自觉教女有方,和姚丽享受着家有儿女初长成的快乐。

        从小学五年级起,小秋和青松经常一起走到五里地以外的火车站,乘火车去省城,到东门口的红旗电影院去看电影,有一次看《西安大杀戮>>,  小秋一见枪战就哆嗦,有时太害怕,索性双手捂住双眼,从手指缝往外看。

        奶奶喜欢吃香蕉,在火车站外面摆摊的很多,卖什么的都有。虽然人们说小贩们给的份量不足,兄妹二人还是讨价还价,一元一斤的香蕉买回家送给奶奶。奶奶分给大家,一人一根。最后一根由兄妹二人平分。

        北方的秋天是一个迷人的季节,那时的天空还和小学课文<<跳伞>>中描述的一样,可以用秋高气爽来形容,湛蓝的天空让人心旷神怡。

        列车极其平稳,听着铁轨有节奏的咣当声,小秋凝望着蓝天,被它的高深莫测所迷惑,几乎忘记了呼吸,忘记了身在何方。青松和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聊天,那人是去办货的,买了两箱黄花鱼,放在座位下面,鱼腥味很大,惹得众多乘客东张西望,试图寻找这恼人气味的源头。

        秋收过了,地里到处都是耕牛和忙碌的人们。犁耙过处尘土飞扬,炙热的太阳毫无遮掩地晒着黝黑的背脊. 翻开的黄土毫不吝啬地扑打到充满希冀的脸上。

白胖走了

        刚到村口就见一大群人围在白根家的宅基地前,原来白根撵着牛车拉土垫宅子,没看到一岁半的儿子爬过来,车轮辗过宝贝的头, 脑袋变了形,孩子很快就断了气。小秋没吃晚饭,哭得像泪人一样,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白根会看不见那么大的白胖。他肥嘟嘟的小手和见人就笑的娃娃脸再也见不到了,她越哭越伤心,一家人谁也劝不了,最后饿着肚子睡着了。

        白根媳妇一听到小儿子出车祸,惊呆了。一滴眼泪没流,大悲无泪。她不承认小儿子已经走了的事实。硬是把孩子放到床上,盖上被子,说孩子睡着了。后来的事谁也没敢问。幸亏白根还有个十多岁的大儿子,他一天到晚骂大儿子。村里人背后说:就剩一个孩子了,还不好好对待他。

        奶奶说: “白根倒霉, 心里不痛快,  不过这个人不大解事儿, 脾气又倔, 没人劝得了他.”

雁南归

        南归的大雁,人字形在蓝天白云下飞过。小秋坐在小板凳上,搂着奶奶的胳膊以防摔倒。仰望着那云端的人字。似乎见头雁振翅急飞赶路,偶尔有出队的。小秋指给奶奶看,说那是个捣蛋鬼,不守规矩,或者是个体弱的雁儿。不自觉地咬着下嘴唇,为雁儿祈祷,给雁儿加油。小调皮也好,体弱的也罢,通通跟上队伍,飞到温暖如春的南方去,飞到长江以南不结冰的地方去。明年开春再回来。

雁儿娇,斜风畅云霄.

雁儿壮,夕阳下穿过片片金黄.

好雁儿,南飞过长江.

思雁儿,来年归,见北国春装.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