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推介纯情小说集《亦真园》


 

今年二月份,美国南方出版社正式出版了我的中短篇小说集《亦真园》。



这部小说集收入了双虹(虔谦)早期的代表作:2008年《日月之间的强奸犯》、2009年《爱情的回答》、2010年《银女》和《最后一个女人》、2011年《痕》和《阿葱寻妹》等。最后这两种是作者一直想要却没有机会在传统媒体出版的中篇小说。《亦真园》也收入了作者最新的创作,包括悬疑亲情小说《霜红》和两性作品《亦真园》等。

《亦真园》的内容以纯情为主,包括亲情和爱情。书中的爱情又有些“奇情”的意味:“兄妹”、“叔侄”、“师生”,还有“美女/怪兽”等形态的恋情。这些爱情纯而动人,同时不失人间烟火。

这部作品初露了作者关切社会政治和底层民众的悲天悯人情怀,像是修改过的《晨芳2112》。这个情怀在她后来的大型中篇《吉女花》、《两瓣心》等作品中得到进一步的抒发。

从时代背景上看,该小说集有较长的跨度:从烽火文革到百年以后的未来。小说文字优美流畅,并开始向洒脱发展,从内容到形式都有很强的可读性。正如作家文章所言:“虔谦是一个为小说而生的人。她的小说给人强烈的阅读快感,无一例外。读她的小说,常常有放不下来,恨不得一口气读完的感觉。”

《亦真园》从一个层面集中体现了女作家虔谦的小说创作特色、水平和她的文学理念。与2007的长篇《不能讲的故事》及去年出版的短篇集《万家灯火》一起,代表着作者多年来小说开垦耕耘的成果。

本书以作者新笔名“双虹”独家出版,所收入的作品没有网路及其他平台的完整版。

全书338页。这是一本值得您收藏的书。


查询购买链接:
 

美国南方出版社 (实体书及电子书)(实体书美国免邮寄费):

http://yzy.dixiewpublishing.com/

Amazon:

http://www.amazon.com/Zhen-Yuan-Chinese-Shuang-Hong/dp/0984372083/ref=sr_1_1?ie=UTF8&qid=1456971232&sr=8-1&keywords=yi+zhen+yuan


 知名作家秦无衣的序言:《虔谦和她的<亦真园>》
 

人生是一道潮流。倘若没有水流的翻腾,那么激逝而下的潮水,就会显得很平静了。
浪潮汹涌是一道艺术的风景,但是,波澜不惊更是创作者在弄潮时必须持有的一种严肃态度。真正的作家内心里隐藏着的,除了孤独,还是孤独。

虔谦的很多作品,就像是人生的一道潮流。它们有时是逆流而上,但绝对不会是随波逐流的,因为一个作家,必须在时代的风浪面前,有着挺身而出,做为中流砥柱的牺牲准备。
虔谦就是这样挺身而出的。
她在南加,是个资深的IT程序员。但是,她从来没有放弃自己年少时在北大中文系的梦想:将文化的最高的内涵,渗透人生!这是一个文人以一种纯洁的态度,对社会表达出的尊重。
然后,就是蔑视。蔑视是一种默然的反抗。在芸芸众生中,需要我们去蔑视的东西太多了!这点我们心知肚明,然而又让我惶恐不安。因为做为旁观者的冷漠的目光,比罪恶更为恐怖。

而让我钦佩的是,虔谦在漫长的时间里,不但在文化跟商业之间做出了难得的平衡,而且有了自己的信仰。她的信仰,在她的作品中无处不在。善良,关怀,乡情,还有对于时代的负面发自内心的焦灼感,都与她的小说息息相关。从她的作品中,我看到了她背后的上帝灵魂的光辉。这也是她作品最大的看点之一。

众所周知,很多作家只是因为注重于所谓的终极关怀而获得了声誉,并且为此痛苦不堪。但是,像莫言这样从俗世的土地中冒出来的高粱棒子,其低吟的激情,却更加悦耳。那是一道黄昏时横穿过天空的凝重的惊雷。
我们的时代,四处是瓦釜雷鸣,而黄钟的妙音,已经远去了。但是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了盲目与耳聋。这种集群的冷漠,让我们的创作,就像是在穿过锈迹斑斑的铁幕一样,伤痕累累!

虔谦这次出版的小说集,我只来得及欣赏了几篇,但是每一篇都给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像我这样脑袋几近腐朽,只能阅读老牌文章的人,从她的新作品中,就像是读到了罂粟花。是的,罂粟花,那不是一种毒品,而是文学的亮丽色彩!

她的这些作品的写作年份,跨度比较大,这是一个真诚心灵对过去与前方的穿越。像写于2008年的《日月之间的强奸犯》,2009年的《爱情的回答》,2010年的《银女》,2011年的《阿葱寻妹》和《痕》,都是脚印。而《弃婴玲玲》与《霜红》、《亦真园》,则是2015年的作品,此时她的创作力度已经往深度张扬!
跨幅七年,而真情仍然有声有色,所谓柔情比海,魂张九霄。这在如今鱼目混珠的文学界,是相当不容易的无奈与执着。

我比较欣赏的是《霜红》。按作者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个在谋杀的边沿上演绎的人情故事。在《霜红》里,家庭、婚姻的严酷矛盾冲突以及亲情的最后和合,是用一些具有象征性甚至诗意的色彩和形状来烘托。小说有着丰富的空间让读者想象,并且因为它引入圣经的话语,让人感到上帝站在整个小说立体层次的终端上

虔谦用她的故事,试图表达自己的愿望:以文字的方式,去解释苦难的人生以及希望。
但是,我还看到了她的第三支手。
这个“支”字不是我的误打,而是希望人们在阅读中,看到十字架下的真诚人性的复活,而不是死亡!同时也希望虔谦的语言与思想,能够在“支”字上,与文友们分享! 
                                        
                                                                                   秦无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祝贺。秦无衣的序啊!

 
虔谦的头像
 #

谢谢海云!是他的序,这是他第二次为我作序,前一次是散文集《天涯之桑》。他给了我许多的力,我很是感恩。

刚读到你的短篇了,很喜欢。明快并发人深省;小说写得很巧妙,可谓短小精悍。祝贺你!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祝贺!

 
虔谦的头像
 #

谢谢阿立,问候老乡!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