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美国活雷锋

美国活雷锋

 

雷锋在中国大地家喻户晓。雷锋几乎成了好人好事的代名词,人们把像雷锋那样乐于助人的人称为“活雷锋”。他们身上蕴含着值得人们敬仰、追求和向往的真、善、美精神。来美国后我才发现,美国活雷锋随处可见。譬如,我们的邻居阿伦,在我眼里他就是个“活雷锋”。阿伦已近耄耋之年,是位的退役军人。他瘦小的身材,清瘦的脸颊上有一双慈祥和睿智的眼睛,斑白稀疏的头发如同霜染过一般。


阿伦在我们社区里非常活跃,我们常常会收到他的邮件,内容包罗万象。诸如,谁生病了,住在哪家医院;谁去世了,追悼会在哪里开;小区搬来的新住户,他们是谁,住在哪里。若是谁家的车被撬、邮件被盗, 或谁发现有可疑的陌生人在小区出入, 都会在第一时间告知他。他会以最快的速度用电子邮件转发给大家,以便大家提高警惕。谁家的小猫、小狗走失,也会请他动员大家帮忙寻找。偶有宠物随地方便, 主人不够尽职, 他亦会不提名地予以善意的批评。然而,他并非是居民协会的成员或董事。


感恩节前夕,阿伦在给小区住户的邮件中告诉大家邻居肯与布鲁尼定于11月26日前往亚利桑那州梅萨度假,他们将在那里住到来年4月初,在此期间,请邻居们帮他们照看一下房子。倘若有谁发现任何可疑迹象,请通知他们夫妇和阿伦本人。为了便于大家与他们联系,阿伦附上他们的电子邮件原件。


阿伦太太也令人敬佩。小区以前有位邻居,丈夫去世后寡居多年,她身体欠佳,行动不便,身边又无家人或子女照应。阿伦太太经常去看望、照料她,直至她去世。虽然小区的其他邻居和教堂的教友也去帮忙,但无人像她那样数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地给予这位邻居无私的关怀与帮助。其实她本人也不年轻,走路都要用拐杖。


几年前,先生被调到另一个州工作,我们不愿离开华州,便是把家设在两地。这样一来,必须有人往返两地,来回照应。先生工作忙,自然走不开。我闲散在家,每隔一段时间回华州小住一两个星期,照料这边的花草。我们不在的时候,隔壁邻居太太帮我们照看,这样持续了两年多。


在此期间,我学会使用割草机。一次,为了图快,我没有关掉马达就把手伸到割草机的后面清除堵在里面的草屑,不慎撞在刀刃上,切破左手中指,中指左侧被切得血肉模糊,指甲都被切断了一片,血流不止。我被吓傻,也不知道回家冲洗包扎,举着手走到马路上,不知该找谁求援。忽然,我想到隔壁邻居安娜,她退休前是加州某医院的护士长。我走到她家的路边时,又有些犹豫不决,不知是否应该麻烦她。我在那里徘徊时,安娜开了门走出来,她来到我身边,关切地问我:出什么事了?


我告诉她割草机切伤了我的手。她看了看,立即让我跟她去她家处理伤口。她把我领到二楼洗手间,用消毒液为我清洗好伤口,撒上消炎粉,把破碎的手指仔细地包扎好。接着她又打电话给我的家庭医生,看能否去她的诊所就诊。护士建议我们去附近的一家步入式(Walk-in)诊所就诊。安娜开车带我去了那家诊所,陪我在那里等候医生问诊,打破伤风针,拍X光片,清洗包扎伤口,折腾了好长时间。


不幸的是,我对破伤风针反应强烈,当晚持续高烧,睡得昏昏沉沉的,另外一家邻居敲门给我送饭菜,我都不知道。第二天,安娜又带我去了那家诊所。医生怀疑是骨折,推荐我去一家医院看骨科医生。那天,她又陪了我近两小时做各项检查。医生的诊断结果是没有骨折,只要按时吃药、换药,伤口不感染,就会自行愈合。


次日,我已经无大碍,搭预定的航班回到丈夫身边。如今那个手指早已完好如初,只是比以前苗条了一些。我走后,安娜让她家的割草工帮我们割完了我没有完成的部分,我提出付钱给她,但她说割草工没有收钱,只是帮忙而已。


我们曾在美国中西部住过六七年,那里的冬天寒冷无比,经常纷纷下雪。有时一夜之间,大雪封门,没膝积雪遮蔽了所有的道路,必须先铲雪才能开车出门。好在家里有男劳力,这种活通常不用我插手,但有时县里的铲雪机从我家门前经过,铲过的雪又被推到路的入口,挡住了去路。一次,我急于上班,从车库里往外倒车时车轮陷入雪堆里,进退不得。一位邻居看到,他帮我铲去轮胎周围的雪,把车倒出去。后来,我家隔壁的药剂师新买一部家庭用铲雪机,每次降雪,他都会顺便清理我家的积雪。我们感谢他时,他说,举手之劳而已,不必道谢。


一天,我冒着倾盆大雨开车去上班,过马路等绿灯时,车子突然熄火,后面跟了一长串车,有人按喇叭,催我上路。我的驾驶水平原本就差,遇到这种突发状况,顿时乱了手脚。这时有位男子来到我车前,让我将变速杆置于空档位置,他在后面推车,我在里面掌握方向盘,一起把车移到路边。车子停好后,他上了车,帮我把车发动起来了。他说不是车的问题,是我把油门踏板踩得过重,把发动机呛熄了。我连连向他致谢,分手时竟然没想起问他姓甚名谁,只记得他是位中年男人,浑身被雨淋得湿漉漉的。


还有一次,我开车去上班,路过一个十字路口后,突然听到砰的一声,我的车身被重重地撞击一下。我正纳闷是否有人和我相撞,忽然听到后面有人按喇叭,我从后视镜里看到我后面那辆车的司机,在向我招手,他示意我把车停在前面的停车场。


我们把车停好后,他问我是否知道我的车被撞了。我说:“听到砰的一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他说:“一只鹿撞在你车上。事实上,它差点撞到我车上,我躲了一下,它撞在你车上了。不过,鹿没事,它跑了。你快看看,车子的损伤有多严重?”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左手后车门被撞得凹陷进去一大片,车门扁了,打不开。好像是鹿的前身撞在那里,上面有一滩粘液,脏兮兮的。


那位男士留下自己的姓名和电话号码,并说:“你在办理理赔时可以让保险公司打电话找我,我会为你作证。”倘若不是这位好心人露面, 我将永远不会知道谁是肇事者。俗话说“予人玫瑰,手有余香”。也许这就是美国“活雷锋”层出不穷的缘故吧!


February 28, 2016 发表于《世界周刊》1667 期

社区里守望相助文化给作者留下美好印象。(美联社)

 

遇到困难时,陌生人也会前来伸出援手。(美联社)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欢迎来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