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师生情

标签: 


母亲八十六岁了,身体还很硬朗。她教了一辈子的书,桃李满天下。每逢过年过节,总有学生来看她,平日里也常有电话来问候,这对她老人家是莫大的欣慰和愉悦。

要知道,我们家是外地人,在本地无亲无友,特别是我这个独生女儿当年跟着先生远渡重洋,一走就是三十年。母亲虽然不舍,但深明大义,甘愿牺牲,和父亲两人守着空巢,不愿移民,原因之一,就是和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有着不舍的情丝,许多时候学生们带给他们的温暖和帮助,让他们感觉还有依靠。

不久前,母亲的右眼白内障突然发展地很快,近乎失明。一开始她不愿去做手术,采取保守疗法,因为父亲去年做过,效果不太理想,恢复地很慢,所以母亲心有余悸。我告诉她,等我下个月回去,陪她去看医生,如要手术,我就陪着她,照顾一切。

不想才过一天,母亲就告诉我,已经决定马上去手术了。我很着急,怕她住院没人照顾,又怕父亲奔波辛苦。但母亲告诉我,一切都已安排好。

原来,母亲的一个老学生得知此事后,认为再等一个多月太受罪,立刻为她联系了医生,当天就做了检查。确定要做手术后,他立刻打电话联系同学,几名女同学听说后,自告奋勇来照顾,另外还有家住附近的旧日学生,父母平日多得到他们的照顾,这次更是义不容辞地参加进来,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

就这样,入院时有车来接,上下楼有人搀扶,体检时有人拿衣服,几个人轮流到医院照顾。买早点,买饭,或做母亲爱吃的饭送来,贴心周到;打水倒水,洗脸洗脚,点眼药,叫护士,术后陪夜, 扶母亲如厕,真是无微不至。父母亲十分感动,非常过意不去,但学生们说,平时您们很少麻烦我们,现在我们总算有机会来报答老师了,我们就是您们的孩子啊。母亲对我说,我可真是享着学生的福了。

身为女儿,我十分惭愧,在父母亲需要照顾的时候,没能在他们身边,所以,对母亲的这些学生我一百个感激。事实上,我和他们是校友,并和其中一些人还是朋友,我们的中学时代,文革还没结束,凡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当时的学习风气和老师的地位。

母亲当年是比较坚持的那种老师,一定要学生好好学习,不忍他们浪费年华。她班上的学生在她的影响下,风气很正,是非分明,以至于走上社会后,几乎个个优秀。 有趣的是,学生们的孩子后来又成了母亲的孙子辈学生,他们的父母把下一代组成班,送到母亲家来学习,那是母亲退休后的事了。这些孙子辈学生算是赶上了好年 代,母亲手把手地教他们外语,好几个考上了名牌外语学院,毕业后进入外交部外贸部工作,或是驻外领事。

其实,母亲文革前还有许多老学生,母亲常常夸赞他们才华横溢,但被文革毁掉了。这些老三届前的学生许多都已年近古稀,不久前的聚会上,算算竟有十几人已不在,而当年的老师也只剩下两位。他们围着母亲说个不够,似乎又回到了他们的中学时代。

中国有句老话,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想,母亲和学生们的关系就是这句话的真切写照,但愿这个美好的传统能够延续。


分类: 

评论

百草园的头像
 #

感动,世间有好人。

 
漂流的船的头像
 #

谢谢阅读和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赞!祝福!

 
漂流的船的头像
 #

谢谢你的祝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