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同桌之谊

标签: 

三十多年前,我的初中同桌是我们班班长。班长的的数学成绩特别好,因为数学老师是班主任,对他很是看重。我有几何题不会做,也多向这位同桌请教,多少年过去了,初中同桌有没有换过不记得,但对这位班长童鞋印象深刻。

回想我们的同桌之谊,就像一首青春之歌。

初一刚入校,惊讶于坐在自己身边的居然是一班之长兼数学课代表。对于一向重文轻理的人来说,能有数学大拿当同桌真是老天有眼。除了偷着乐和窃喜也没啥好表达的了。

三十年太久,自己是否有过人之处不太记得。幸好有些旧信、贺年卡之类的还保留着,偶尔翻出来看看,原来在别人印象中我也有过辉煌时刻-----我的作文经常被语文老师当范文念。估计,那时的我们对对方的优势科目都大有崇敬之意,在同桌的时段里应该没有闹过三八线之类的纷争吧。

初中毕业的纪念册里,还有班长清晰的留言和小诗,帮我记取了一段清纯时光。

高一我们升入学校高中部,不在同一个班,偶尔会在走廊里打个照面。想起以前自习课时他给我讲的笑话,仿佛还在耳边。他父母是医生,还是治疗精神类疾病方面的专家,他的童年和我的完全不一样。但我们应该属于友好相处类同桌,所以就算高中了,每年的圣诞贺卡还会互送一下,表达关心。

学校是高二当高三抓,进入毕业班更加紧张。多久没有他的消息,我也不记得了。后来是无意中听说他因病休学一年,没有参加我们那一届的高考。

有时候机缘巧合的事不得不承认。上大学后,有一次逛书店,居然让我们俩遇上了。简单叙旧之后,得知他晚一年考入师大数学系,继续着他热爱的学科。

再后来,各自成家工作,断了音讯。直到有同学建了QQ群,飘荡各地的同学又都找到组织,大家才又见面。有一年,我趁着开会的机会和初中同学一起邀请早已退休的班主任在学校附近聚了一次。说起十二、三岁时大家的淘气样,老师、同学都开心得哈哈大笑。几对同桌拥着班主任拍了好多张合影,集体回忆我们的年少时光。同桌比同学好似更亲切。

记不清是不是在同一年,已是一名优秀中学数学教师的他荣升奶爸,做为旧时好友理当前往祝贺。我打车去到他家,听他说起工作和生活趣事,一如当年的风趣。他说从小长大,以至工作成家,他的活动轨迹没有超过三公里。因为唯一的妹妹远嫁国外,父母年迈,他必须尽到为人子女的照料之义。幸好他工作的学校离家也近,步行可到。

想想有人从小到大都在一定范围内完成人生中的各阶段大事,真算是一种幸福的模式。

告别回家时,他帮我叫了出租车,抢着预付了车资,交待我到家给他打个电话就行。我和他之间的那份同桌情,默契地体现在我们的交往中。

再后来,有一天在工作中,收到他的短信,他带着女儿来我的城市旅游。询问如果有空,能否小聚?这样的相聚当然是必须的。

在海边的沙滩上,陪着孩子玩城堡游戏。我们两个人到中年的初中同桌聊起人生和梦想,追忆共同的逝水年华,好一翻感概。同时,也感激生活的美好,多年后面对同桌的你,大家心里都是明镜般的敞亮,述说起友情的温暖像清风佛面。

从那之后,又有多久没见了?相逢是首歌,眼睛是春天的海,青春是绿色的河。有的人在你的人生旅途中就像是春风和雨露,带给你明媚的阳光和和煦的微风,滋润疲惫的心田。

现在的我,每年除夕夜还能收到同桌的一句祝福和问候,不常联系却常挂心间,这样的一份友情多么值得珍惜。

同桌,你好!谢谢你这么多年的关照!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美好的同桌记忆。我初中同桌的记忆不太好,那个男同桌每天吃大蒜,熏得我喘不了气,呵呵。

 
Amoy的头像
 #

嗯,遇到什么样的同桌是没法选哈。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美好的同桌情谊。

 
Amoy的头像
 #

谢一弘!那天突然想起这位同桌,是挺不错的。

 
一刀的头像
 #

作者的确是一位重感情之人:还记得与同事的故事。

 
Amoy的头像
 #

谢一刀跟读。人和人之间的情谊值得珍惜。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班长的留言和小诗要等下集?:-)))

 
若谷幽兰1的头像
 #

 同桌情谊令人难忘!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