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冬季野味碎米荠

冬季野味碎米荠
文、图/春山如笑
 
 
多年前的一个早春,我偶尔从图书馆借来的园艺书籍中得知,我家庭院里生长旺盛的一种野菜可以食用。在院子里拔草时,我看到它们嫩绿可爱,便动了尝试的念头。于是,我将已经连根拔起的它们仔细筛选后,去根、清洗、切碎了放入猪肉馅内。煮熟的水饺味道不错,但先生对这种不花钱得来的野味心存疑虑,我也有些提心吊胆,后来就再没有尝试。
 
 
一晃已是十年有余,去年冬天我又跃跃欲试。于是,在一个烟雨濛濛的下午,我穿上雨靴, 提着小竹篮去了菜园。秋收后的菜园荒凉寂寞,只有碎米荠依然葱茏。它们青翠欲滴的嫩叶层层叠叠地匍匐在地面上,每棵足有碗口大。 我用一柄锋利的小刀像割韭菜似得将它们从根部切断,很快就割满了一小篮。它们很鲜嫩,但不像大白菜那样水分多,清洗后切碎即可直接放入肉馅内,不一会儿,50多个皮薄、馅多的饺子就包好了。
 
 
煮好的饺子一个也没破,先生连连夸赞味道不错,很快将他盘子里的水饺吃了个净光。北方人吃水饺通常不用其它菜肴辅助,这顿饭他总共吃去23个,甚至没有追问这种野菜是否名正言顺。剩下的菜我没舍得扔掉,洗好后装入塑料袋内冷藏起来,翌日做了炒豆腐的佐料。
 
 
那顿美味的水饺让我对野菜产生了浓烈的兴趣,于是开始在网上搜索其它可食用野菜。我对着图片一张张地找,不知为什么,我们吃的这种野菜,不在当地可食用野菜的名单里。我突然开始后怕,担心这野菜有问题,把它们从名单上删除掉了。由于时间太长,我不记得它的英文名称,查了好一会儿,毫无结果。最后,我终于在一家网站上发现它们貌似荠菜(Shepherd's Purse),顿时喜出望外。原来这些年我们费尽心血,想赶尽杀绝的竟然是荠菜。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出国前,我曾在一个山东朋友家里吃过一次猪肉荠菜水饺,当时她曾提到荠菜是她在野外采集而得,那时对烹饪兴趣平平的我,竟然没有询问什么是荠菜。来美国后,为了填饱自己的中国胃,我必须下厨亲历亲为。因而,每当有人提起与荠菜相关的美食,我都会追悔莫及,却不知自家院子里也有荠菜。我庆幸自己拔草时心存怜悯,手下留情, 否则将与它交臂失之。
 
 
我们刚搬到华州那会儿,这种野菜在我家院子里很多。每年冬天, 当别的植物还在休眠时,它们已经在茁壮成长,它们一团团,一簇簇,像花环般覆蓋着地面。早在一月底或二月初,它们的根冠部就会生出光滑细长的花茎,众多不显眼的小白花从茎的顶端攀援而上。花儿们凋谢后,形成细长的豆荚,里面含有大量的种子。成熟了果荚自然爆裂,喷射出将许多黑色的种子,几个季节下来,它们就会蔓延得到处都是。即便在贫瘠的路边和石头缝里,只要有一丝的生存空间,它们都会顽强地成长,最终开花、结果,繁衍后代。
 
 
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历经十多年之后,终于将它们逐渐铲除干净。两年前它们竟然藏匿在自制的堆肥里,重返秋天的菜园。我本打算趁早将它们逐一拔掉,但看着那莲座般翠绿娇嫩的叶子,实在于心不忍,于是我又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
 
 
最近我才知道,我家院子里的野菜并非荠菜(Shepherd's Purse),而是碎米荠(bittercress),其植物名为Cardamine hirsuta。它们和荠菜一样同属十字花科,是芥菜家族的冬季成员。
 
 
碎米荠是一种一年或二年生草本植物,原产于欧洲和亚洲,如今在北美和世界各地也很常见。它们于秋天发芽,喜欢湿润和扰动的土壤。它们喜温,但不惧寒,常见于牧场、耕地、路旁、花园和草坪等地。该植物的最佳食用期为一月和二月,但整个冬季保持葱绿,不但能为萧飒的冬天增添绿意和生机,还是餐桌上的新鲜美味。它们有轻微的芥菜辣味和芳香味,却无苦味。其叶子和花茎可以生吃或熟吃,适合用于做沙拉、三明治、包饺子或点缀汤料等。
 
 
这种具有刺激性香味的芸苔属植物,除了含有丰富的维生素A、C、钙、磷和镁外,亦含有已知有助于清除体内致癌物质的硫代葡萄糖甘和可以增进视力健康的β胡萝卜素和叶黄素。流行病学研究表明,十字花科家族蔬菜营养丰富,能提供人体必需的各种维生素、矿物质和抗氧化剂,其中以西兰花、萝卜、甘蓝、卷心菜为最佳,经常食用它们,有助于降低各种疾病风险,如癌症和冠心病。
 
 
碎米荠是一种常被忽视的野生食物。或许此时它们已生长在你的庭院,如果你喜欢野生食物,并乐意让它们进入你的厨房,下次经过自家的草坪或花园时,不妨搜索一下。它们分布甚广,你学会如何辨认它们,定会有所收获,尤其是在冬天或秋末。一旦你尝试过,就会喜欢上它们。
 
 
觅食(Foraging)原本是经济萧条的良好伴侣,有什么能比采摘野菜当饭菜更便宜?在中国,采集野生食物是一门由来已久的技巧。譬如,明代早期朱橚撰写的《救荒本草》中记录了414种可食植物,是中国古代研究野生植物资源的智慧结晶。据称,朱橚在撰写《救荒本草》时曾把所采集的野生植物种植在园内仔细观察,取得可靠资料。
 
 
近年来觅食的人气节节攀升,并蓄势待发,皆得益于人们渴望回归大自然的欲望。在大自然的超市里,农产品永远是有机、新鲜的,而且是免费的。可食用野生植物健康、可持续,是最佳的地方天然美食。虽然个别的野生物种会因过度采集大量减少,但只要我们不贪婪,更多繁殖力旺盛的物种,是不会受到采集影响的。碎米荠和蒲公英当属其中,它们几乎取之不尽。
 
 
“家的味道”发起人艾伦玛斯堪特(Alan Muskat)是位精通野生食物的行家,他认为采集野生食物的意义不仅在于满足味觉或果腹,而且能让人在大自然中找回一种幸福的 “归属感”,也就是说,让人们感受到,大自然每时每刻都在提供我们生存的必需品。有了这种归属感,我们就不再会对其他生命怀有敌意,不会将生活看看作是一个个有待解决的问题。
 
 
 
February 14, 2016 发表于《世界周刊》1665期
 
 
 
 
一月,碎米荠青翠欲滴,是时令美味。
 
 
碎米荠馅的水饺。
 
 
碎米荠与番茄拌的沙拉。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欢迎来访,评论关闭。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