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0 小时 5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4486

你在这里

初来美国和第一辆车(中)

初来美国和第一辆车(中)

阿立茶馆

2016年2月19日

书接上回。

虽然‘黄毛’说‘应该带太太和孩子一起去’,实际上不可能。宽慰的是,看来分别不会太久。

(一) 准备赴美

首先纠结怎么去K大所在地(游泳估计是游不到的)。‘阿毛坐火车──头一遭’(笑话很多)。阿立坐飞机,更是毫无头绪。

无巧不成书。夏威夷大学的N教授又来浙大。‘N教授’写起来不顺手,就称‘牛兄’吧。‘K大’也姑且叫‘侃大’。

牛兄向系里一位年轻教师问起阿立。那教师很负责,晚上赶到阿立家里告知。第二天去浙大。寒暄过后,告诉牛兄拿到‘侃大’的全奖了。他说可以帮阿立买飞机票。赶快接受并致谢。当然说明了,拿到奖学金后分几次把钱还给牛兄。

给侃大的R兄写了封信。R兄的中文名字不知道,只得英文写。没有通讯地址,就寄到机械系。R兄很快回信了:“到时告诉飞机航班和到达时间。会来接机,并帮忙安排住宿”。太谢谢了!

签证回来,通知牛兄。飞机票旋即买好:‘经夏威夷转机,停留10几天’。什么航空公司不记得了。飞机票要到上海该航空公司的办事处去取(好像是在希尔顿酒店)。行程马上写信告知了R兄。

又给已经在美国的大学好友孙大哥写了封信:刚到美国可能‘头寸’调动不过来(美金严重奇缺)。孙兄回信,“到美国安顿好后电话告知邮寄地址,马上寄支票。不用太急着还(先还牛兄的飞机票钱要紧)”。谢谢!

‘朋友’一词说来轻松,出门在外方知珍贵。

提前1-2天到了上海。机票顺利取到。万事俱备。

(二) 别了,上海

研究生同学张兄阖家从苏州赶来,在机场见到了,惊喜。

家人和朋友都互道珍重,暂别了!

入口处提示:人民币不能带出国。老老实实把人民币全部交给阿立嫂。进去之后才看到下一个通知:要交机场费若干,不收美金!

这中国特色,谁想出来的?!

找到外汇兑换柜台,不营业!

没头苍蝇似的到处瞎转。总算找到一个小柜台,可以兑换。虚惊一场之后,又心疼起奇缺的美金来。奈何?

(三)夏威夷

飞机到东京,再转机去夏威夷。飞行很顺利,到了檀香山机场。

入境时,居然被请到一小房间。来了一位官员,东问西问。

阿立除了牛兄的名片,没其它信息。来夏威夷只是转机,顺便玩几天而已。问不出别的所以然来,也就客气的放行了。

一番小周折,终于到了檀香山。

美国的第一印象,真干净啊!

道路上一尘不染。几天之后,皮鞋上一点灰尘也无。想起在杭州,哪里不是灰尘多多?每天鼻孔都是黑黑的。

 

插点议论:刚到美国觉得神马都好。慢慢的发现有点盲目崇拜。光是这‘一尘不染’,也只是檀香山印象。到侃大就发现,比檀香山脏不少(比当时的杭州自然还是干净)。校园里地上也常能见到香烟蒂头。美女抽烟的很多。。。

 

回到夏威夷。住宿等都是牛兄和徐兄安排的。

徐兄带着去了珍珠港,Waikiki海滩,中国城等地方。也结识了几个新朋友。

有一次和几位朋友一起去吃了韩国烧烤。第一次见识‘拔肥’自助餐(烧烤自己弄)。

牛兄在家里办过一个爬梯。在那里遇到了不少浙大来的学生(多数原来并不相识)。大家都很客气友好。多人主动向阿立介绍生活经验等。

阿立自己也到处溜达。去过一些地方,没敢跑太远。

10几天很快就过去了。徐兄和几位新朋友送到机场。

告别时,徐兄拿出一个夏威夷兰花花环(Orchid Lei),套在阿立脖子上。大家拥抱,依依惜别。

(四)初到侃大

飞机在机场降落。一眼就认出接机的R兄。R兄比阿立年轻一点,就称他‘小融’吧。

小融开车回到学校的一个‘研究生和家庭住宿区’。安排阿立暂时和‘老唐’合住。老唐比阿立大不了几岁。他太太和儿子个把月就要从上海来了。到时他们再帮阿立联系合住的人。

赶紧给孙大哥打电话告知邮寄地址。

聊天时问老唐如何办理太太儿子来美手续?他知道阿立拿足够的全奖,说:“很简单。明天你去外国学生办公室。要求把你的I-20表重新打一份:加上阿立嫂和儿子,就可以了。”

第二天去外国学生办公室。如此这般的一说,几分钟就办妥了。感叹美国办事真方便啊。打住。

当天表格寄出,并通知阿立嫂去办护照。

过了几天收到孙大哥的支票。老唐带着去开了个银行户头。可以开支票和用取钱卡取现金了。

住宿区离校园和办公室很近。走路不到20分钟。研究生停车场大约在半道儿上。开车也快不了多少时间。住宿区附近有一个连锁超市(Kroger),走路几分钟。单身的话,并不太需要汽车。

老唐自己刚买了辆旧车。他很热心,说等阿立嫂和小阿立来了,帮着一起买车。

时间很快,老唐嫂和儿子要来了。老唐介绍,搬去和小高合住。

小高是山东人。他太太后来也来了,和阿立嫂也成了好朋友。小高妈妈来过几次。她做的馒头真是好吃,特有嚼劲。小高太太说馒头关键是揉面。她无论如何揉不到婆婆的水平。

当时与国内通信时间较长。时不时收到阿立嫂的信,与阿立寄去的信往往错开,大家答非所问。

阿立嫂信里说起过一件趣事:

前几天儿子生日。带他去杭州的海风西餐社买个小蛋糕。营业员姑娘看小阿立有趣,逗他说话。小阿立突然打起官腔来(普通话):“我爸爸在美国。我要去看他了。”把那姑娘逗的直乐。

(五)签证、飞机票

阿立嫂和小阿立的护照终于办好了,马上去上海签证。

带着小阿立去领事馆排队。进去之后,碰上的又是‘黄毛’领事。知道签证没问题,阿立嫂一点也不紧张。

黄毛果然一点也没刁难。给了小阿立一颗米国的薄荷糖(Mint),又聊起家常:

黄毛:想爸爸吗?

小阿立:想的。

黄毛:我让你马上去。

小阿立:。。。(急着要吃糖)

出了领馆,赶紧尝了一口,却说不好吃(不习惯米国薄荷味)。好笑。

买机票不好意思再去找牛兄。阿立的奖学金累积不够快(又想早点开始还钱)。阿立嫂说她国内自己想办法。

钱筹好后,到上海去买票。上海的芳阿姨陪着去淮海路上的民航售票处。

那时没电脑。售票处的‘小常宝’拿出几本厚厚的联络图,东翻西找,搞定:

从上海飞到旧金山,转达美航空公司的飞机。在旧金山要等7-8个小时。先去达拉斯,又要等几乎一天。再转机。

阿立嫂:怎么要转那么多次,每次等那么长时间?

小常宝(上海话):“侬懂还是我懂?”

芳阿姨(赶紧认错):“妠懂、妠懂”。

芳阿姨场面见的多。知道惹毛了小常宝,可不是玩的。

没办法。跟小融说了,到时帮忙接一下机。

赶紧自己租学校宿舍。搬好‘家’,再要求接通电话。电话号码却来不及通知阿立嫂了。

(六)欢迎阿立嫂

阿立嫂预定到达的前一天晚上。已经睡觉,突然接到小高的电话:“阿立啊,你太太已经到机场了。快去接。”

赶紧打电话把小融从美梦里叫起来。小融开车带着阿立直奔机场。

机场里除了阿立嫂和小阿立,空无一人。

在车上阿立嫂如此这般解释起来:

原来阿立嫂到旧金山机场的航空公司柜台去问转机事项等。那里的米国阿庆嫂一看,说:怎么排成这样的行程?你要愿意,可以给你改航线。早一天到,只是到达时间比较晚。

阿立嫂那时胆子蛮大的。就决定换航线。反正有小高的电话号码。

到达机场,已是晚上10点多。

阿立嫂找到机场的办公室。让工作人员帮着打小高的电话。一直没人接。

原来那时我们给教授干活都很卖力。小高晚上在实验室,很晚才回家。阿立也基本如此(那天幸好回家早点)。

后来机场工作人员要下班了。办公室要关门。工作人员说,‘机场大门不关的。你们在这里等,有问题吗?’

阿立嫂说:不怕。小阿立也表现的很勇敢。

等到晚些了,再开始用公用电话拨打。。。终于接通了!

(七)没车等于没有脚

虽然基本生活没问题,有家庭之后还是觉得没汽车不方便。老麻烦别人不好意思。

比如有一家很小的越南超市,可以买一些中国的咚咚,但走路太远了(当时没有中国超市)。

有些访问学者,很多人租一个小房子。他们收入低很多,又要存钱买大件电器之类带回国,自然需要开源节流。有一位‘方老师’,不知从什么渠道买到便宜的大米,大袋的。当然还有一些其它的食料。除了少数她自用以及卖给其他访问学者,大多数都是卖给中国留学生(稍微多赚点)。方老师住的离我们不近,买了大袋的大米更走不回来了。还是需要车啊。

那就麻烦老唐,开始买车。。。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 分解。


分类: 

评论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阿立忆当年,好看。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百草园:

谢蟹美盐谷粒!WinkCool

 
兰芷清芬的头像
 #

Follow you.

 
杭州阿立的头像
 #

Thank you!

 
春阳的头像
 #

这么详细啊,看到小阿立不喜欢Mint,太好玩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谢春阳留言谷粒!Cool

 
Amoy的头像
 #

回忆好风趣,但也能感受到你们这代人的风采。同学、朋友的热心相助,也是阿立值得人帮助的原因吧。继续跟读!顺祝元宵节快乐!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谢谢Amoy的评论和节日祝贺!

也祝Amoy元宵节快乐,天天开心!

 
渺渺的头像
 #

小阿立真可爱!继续跟读美国买车故事,多谢!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谢谢留言鼓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