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候选陪审员


去法庭当陪审员是每个美国公民的义务,在我入籍前和入籍后,都收到过几次当地法庭的来信,通知我被随机抽中,须于某月某日前去法庭报到。入籍前好说,只须告诉他们不是美国公民,就可以推掉了。

入籍后第一次接到来信时,我正要去中国,飞机票已经买好,于是按照信上说明,打电话过去。电话是自动对讲,有调换日期的选择,选择后被告知,我去报到的日期将被推迟三个月,到时再寄信给我。果然,大约三个月后,信又来了。这次我还是不能去,因为我们全家已经订好了去渡假的邮轮票。于是又打电话过去,这次是工作人员接的电话,听完我的原因,她说会重新给我安排日期,仍是延期三个月。但那次以后,就再没收到过通知了。

时隔四年,去年感恩节前再次接到法庭的来信,当时我人正在中国,当然没法去,于是儿子替我打去电话,延了三个月。回到美国后不久,就又接到了来信,这次再没有不去的理由了。其实我也想体验一下这种经历,只不过这是个刑事法庭,地点有点远,治安较差,犹豫再三,还是鼓足了勇气前往。

我到达的时间较早,除了工作人员外,其他人都在排队,等待进入法庭大楼。细观排队的人,实在有点恐怖,因为除了参加陪审的候选人员以外,那些犯了刑事小罪的人也在等待入场。其中大部分是黑人,五大三粗,高头大马,目露凶光。还好,队伍是分男队女队,女队的人员看上去基本都还正常,我也得以安心跟着排队进入。

进入集合大厅后,先递交通知信和填好的表格,进行登记,领到一个编号,入座休息等待。大厅很宽敞,有许多座椅和桌子,还有贩卖机,可以买咖啡零食等。人渐渐多了起来,许多人落座后,看书,看手机,看电脑,不过这里是不能上网的,打电话也要到指定的角落去。到登记结束时,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二三百人。人虽多, 但静悄悄的,据说这个法庭是伊利诺伊州最大的法庭,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司法系统之一,有着四百多名法官和两千多名员工。

整个上午除了观看了十几分钟的电视介绍外,什么也没进行,十二点钟宣布吃饭,让一点半钟再来集合。等到大家又聚在大厅时,选拔程序真的开始了。在美国,决定一个人是否犯罪, 并不是由法官或检查官做决定,而是由公民中选出来的陪审员们作决定。 一般要从二百到三百人中选出十二人来组成陪审团,外加两名候补陪审员。

大约两点钟的时候,我所在的组被叫到了。我们一行四十多个人跟着一个法警来到一个法庭,坐到了听众席里。一名年约七十岁的胖法官高高地坐在前面的正中央,左右侧分别有做速记的工作人员,管理资料的工作人员以及一名法警。我们的左侧和前方分别有两名律师,右侧据说是陪审员席位的地方放着十四把扶手椅。

大家先跟着法官宣誓,然后由法官开始介绍案情。这个案子是起诉一名嫌疑犯,由于行为不轨,受到警察盘问,他竟拿出携带的武器,威胁警察,结果遭到了逮捕。 接下来,法官要根据我们交上去的表格,进行问话,从中挑选陪审员。在法官的介绍中,有着许多法律术语和条例,对我来说很是难懂,我觉得自己不能够胜任陪审员。

第一批叫了十四个人坐到右侧的陪审员席位里,法官一个个地问话。他问得非常仔细,包括本人的职业,爱好,社团活动,亲属的信息等等。特别是交上去的表格, 如果你对一些敏感问题打了对号,他都要问个详细。敏感问题包括:你曾经被指控过吗?你亲近的人里有没有做律师,警察,检察官等行业的?你有没有进过监狱? 有没有违过规?你从哪里获悉新闻等等。

听着听着我渐渐发现,几乎所有的候选人都有敏感问题,有人甚至把朋友的朋友是警察都算成自己的亲近人,法官也都一一记录在册。第一批问话后休息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对我说:“我是没时间泡在这里,我需要去工作”,另一名年纪较大的妇女接过来说:“我的母亲还躺在床上呢”。我明白了,他们似乎都不想被选上,为此在这里耗上两三天。我不由地想到自己,我的表格可能是最清白最简单的了,什么都是“不”,万一把我选上了,我能否胜任?我决定要向法官申明这 一点。

第二批十四个人又被叫到了陪审员席位里,我是这一批的第十四名。果然,问我的问题都很简单,没有疑问,但我还是在法官提问结束前,找到一个机会申明我语言上有困难。法官退席后不久,人们还在等待,我被叫到了庭后面的小房间里。法官和四名律师以及速记员都在场,只见法官面露不悦地问我,“你为何说自己语言上有困难?”我如实答道:“因为你刚才介绍案情时我有许多没听懂。”他说:“我说的又不是外语,你现在不是都懂吗?”我说:“我能够懂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英语,但法律上的术语太难懂。”法官无可奈何地把手一摊说:“你可以出去了。”

回到席位里,又有一人被叫进小房间问话。之后一名法警引领我们这十四人来到庭后面的一个房间,先是每人发了一张二十五美元的支票, 然后宣布明天不用再回来的名单,我是最后一名。那个不想泡在这里,想去工作的中年男人却被选上了,他露出非常悲哀的神情看了我一眼,我只能对他摇一下头表示同情。

此次候选陪审员的经历,让我了解了美国社会的又一个方面:虽然美国人都会履行公民的义务,但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被选上,看来这是一个“苦差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若慧的头像
 #

我在10 年间接到5次候选陪审员的通知,其中还被选中做了一次陪审员,情景难忘,和你有同感。两年前一直想把经历写出来,写了一半搁置下来了。读了你的文章又萌发了完成这篇文章的念头。谢谢分享!

 
漂流的船的头像
 #

你的中奖率挺高的,不知是哪个州?期待阅读你的文章!谢谢。

 
若慧的头像
 #

佛洲。可能这里犯罪率高吧,多次被叫。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还没被叫到过,老公去过法庭被筛选过,还给了一张支票7美元做汽油费。

 
漂流的船的头像
 #

我们州原来也是7美元车马费,好像今年改成25美元了,可能是鼓励吧!

 
一刀的头像
 #

有过类似经历,但没被选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