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贵州往事2

 

贵州往事2

 

           转眼,我们离开贵州已经三十多年了,但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与外界息息相通

工厂地处深山老林,交通极为不便,无公交、无长途客运、无火车经过。人们要想出山,必须搭厂里外出公干的便车。有人要来厂探亲,需预先打来电报(那时无直通电话),告知何日乘何车到达何处(贵阳还是贵定),收报人拿着电报到厂汽车队找车去接。

尽管交通如此闭塞,但工厂却与外界的大气候息息相通,且消息特别灵通。中国70年代的任何一个大事件全都在厂里有反应。例如,周恩来总理去世后的清明节,天安门广场发生反四人帮的“四五运动”,山里人虽不在现场,但天安门诗抄不断传来,消息满天飞,一派与天安门事件同呼吸共命运的气势;后来厂里又盛传所谓的总理遗言;林彪“913”事件之前,厂里议论纷纷、人心惶惶,特别是谣传说林要占领大西南独立为国,更是心焦,心想以后回老家就难了。

那时社会上流传的手抄本小说《第二次握手》、《一双绣花鞋》、《远东之花》我在那里都一一看过。总之那时外界社会上的明流暗流,无不流到我们交通闭塞的厂里来。

通过什么样的渠道进来的呢?出差公干回来的人带进来、探亲回家归队的人带进来、再就是书信来往传进来。那时的人写信非常勤快,8分钱一张邮票也不算很贵,书信像雪片纷纷来去。


                                              执行政策不走样

工厂再偏僻再荒蛮,但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因此,工厂的一切事务处理都是坚决按照当时的政策。例如,厂里职工家属是农村户口的,一律不能转为城市定量户口,虽然她们已随丈夫生活在比农村还农村的大山里。又如周总理逝世时,全国都不准开追悼会,那儿虽然天高地远,但照样不准开追悼会。当时我在工厂技术科工作,技术科的“老九”们都对周总理感情很深,于是大家就商量着出了一期墙报,内容全是怀念周总理的诗词、文章。可惜当时我没有抄录下来,现在时间久远,已经记不清了。再如,因为我们厂是军工厂,属保密单位,所以厂里的职工都是出身好的,当时叫“根正苗红”。武汉三厂援建我厂的人员中却有一个地主出身的人,此人工作十分卖力,吃苦耐劳,又很能干,能力极强。他在武汉三厂一直不受重用,梦想到新工作单位,能被高看一眼,也不知怎么居然得到批准进入了援建我厂的队伍,但照样没有得到重用。我厂1000多职工,只有他一个地主出身的。 

 

                              贵州普通人的食材

贵州普通人主食是大米,副食却有特色。贵州盛产娃娃鱼,传说邓小平很喜欢吃。但普通人的餐桌上是见不到的。常见的是魔芋豆腐、蕨菜、米豆腐、米凉粉、折儿根、各种山珍,即真正从山上采下来的蘑菇。肉做成熏肉(自己燃烧松枝等的烟熏),糯米做成糍粑、辣椒做成油辣子。油辣子拌米饭是是贵州人的最爱。

山里有天然的水果库,人们可以上山摘毛栗子、刺梨、毛辣果(有点像圣女果)。我们厂的职工子女放学后或节假日,总是三五成群的上山采这些水果。这是孩子们最高兴、最快乐的事,以至于当他们随家长调出山沟后,还哭闹着要回去采毛栗子,很是想念那种大自然的恩赐。年深外境即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 


                             

                             工厂里的人际关系

贵州没有严寒的冬天,冬天不用穿厚笨的棉衣,这也可以用来比喻工厂的人际关系。那里的人都有思乡病,所以同乡之间来往走动比较密切,就像亲戚一样。平时上班按作息时间一天吃三顿,但周末、节假日在家一天只吃两顿。那些单身的职工,每到周末、节假日早上睡懒觉醒来,正好赶上去老乡家、或师傅家、或好友家蹭顿迟早饭早中饭,然后与老乡或师傅或好友一起到离工厂最近的沿山镇去赶场(赶集),走小路翻一座山就到了。赶完场后把买来的东西加上自己菜地里长的做成一顿丰盛的迟中饭早晚饭,一起享用。周末、节假日都这样,已成定例。

每家每户没有隐私,一家有事全厂知道。上班是这几个人,下班还是这几个人,张家长李家短个个了然于心。凡有过路汽车,凭司机的一口乡音,是某地方的人就由某地方的人带回去招待好酒好饭。我家就招待过一个苏北口音的司机,那次我妈还在我家,她感叹说:“倒当成亲人一样的。”陌生人听口音,不是亲来也是亲。  


贵州往事很多,有人说往事如烟,而我却认为:往事如沉淀,一搅,全浮上来了。

 

分类: 

评论

一刀的头像
 #

往事不如烟 回眸即钩沉

 
兰芷清芬的头像
 #

新年好!感谢光临。诗—般的语言。

 
popmouse的头像
 #

“年深外境即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当年一个过路老乡都当成亲人,现在身边邻居都老死不相往来。和六舅一句,“他乡亦似家,垂首念故人”。

 
兰芷清芬的头像
 #

新年好!感谢光临!popmouse,你是谁?怎么也称六舅?哦,是浩吧。mouse给了我提示。

 
popmouse的头像
 #

网上还是不要提全名为好

 
兰芷清芬的头像
 #

yes,i see.

 
popmouse的头像
 #

大姨棒棒哒!

 
兰芷清芬的头像
 #

thanks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