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生命中的蟹爪兰

 

蟹爪兰既不名贵,也不稀有,她太普通,太朴实了。一点水,一缕阳光是她生命的全部所需。她默默地生长,悄悄地结苞,在最寒冷,最萧瑟的冬季绽放出最绚丽的花朵,这是生命的赞歌,这是生活的色彩。看着角落里盛开的蟹爪兰,我忽然想到:这不就是好朋友之间应该具有的品格吗!她静静地守候在你的身旁,她在最需要的时候为你盛开。
 
最近这一周,我和先生一直在为一位好朋友担忧,一周前,我们得知朋友朱被诊断出癌症,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震惊了我们。朱是我们结识了二十多年的朋友,我们刚到美国就认识了。在留学期间,他比我们晚到一年,和先生在同一个系,并在一个教授手下搞科研。紧张的学习和科研,使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彼此交往,加上我们的性格不善交际,所以我们两家并没有好到不分彼此,我们甚至从没有在一起喝过酒。可是我们的心里都有对方,都把对方当作好朋友,我们之间的关系可谓君子之交淡如水。
 
朱是江西人,近一米八的大个子,仪表堂堂。他为人随和,爽朗,豁达。朱是一个实干的人,他从不夸夸其谈,言过其实,是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我们最看重的也正是这一点。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朱曾经主动帮助先生联系工作,虽然先生最终没有接受那份工作,但是朱的这份情谊深深地记在我们心里。
 
毕业后我们各奔东西,不常联系,但从来也没有断过。分别了十年以后,我们搬来加州,两家人又走到了一起。逢年过节几家好友聚在一起,大家感觉像是走亲戚,这种感觉真好。大家在一起没有客套,不用寒暄,彼此因为熟悉而随意,因为信任而放松。聚会时大家总是把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拿出来分享,大家抢着作东。最近的一次聚会就是在朱家,他家这次东作得真不容易,被别的家庭“截胡”了几次才办上。当时朱正踌躇满志地和大家商量说有一个机会,他准备回国去大干一场,我们都为他高兴。大家七嘴八舌地出主意,开玩笑,直到近午夜方才散场。没想到几天之后便传来坏消息。
 
得到消息的当天,我和先生立刻赶到朱家。我们觉得这个时候是最需要朋友的时候,他们需要安慰,需要温暖,更需要一个清醒的局外人帮助他们分析病情,讨论治疗方案。先生的冷静头脑,我的医学知识应该能够帮到他们。
 
这次见面不同往常,一个紧紧的拥抱胜过千言万语。我们都把焦虑埋在心里,彼此都试图制造出一种轻松的氛围。我知道朱把痛苦留给自己,把微笑挂在脸上。我们详细地分析探讨了朱的病情和治疗方案,因为还有一些检查没有结果,我们所能做的只有等待。隔天是周末,我们又去看望他们,朱的乐观心态让大家的心情轻松不少,爱好运动的他照例出去打篮球,我们都知道,这可能是他手术前的最后一场篮球了。
 
又隔了一天,我们得知朱第二天就要做手术了,晚上下班后我们又赶到朱家,大家最后讨论一下这个决定是否正确。看到朱的太太认真细致的准备工作,我们也放心许多。我和先生已经商量好朱手术的时候我们都请假守在那里,一是陪着他的太太,二是万一出现什么情况也好商量。大家远离亲人出来奋斗,在异国他乡好朋友就是亲人。结果她太太说我们不用在那里等候,出现情况她会及时呼叫我们,当天医生也让她们回到家里等待。我们直到得到朱顺利完成手术的消息后才放心地睡觉。
 
我觉得真正的朋友不是推杯换盏,不是把酒言欢,也不需要投桃报李,甚至不需要推心置腹。好朋友不是锦上添花客,应为雪中送炭人,好朋友应该像蟹爪兰一样不声张,不虚言,默默地守在旁边,在朋友最需要的时候才出现。朱曾经是我们生活中的蟹爪兰,现在我们也愿意作他的蟹爪兰。我愿意为我所有的朋友作蟹爪兰,在朋友需要的时候为他盛开,在我生活低沉的时候我也需要蟹爪兰的花香,我也需要有一朵蟹爪兰为我盛开。朋友,你有生命中的蟹爪兰吗?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芝麻开花的头像
 #

温暖,感动!愿你的朋友早日康复。

 
若慧的头像
 #

感动!我们也有位好朋友身患癌症四期,虽在异地,我们一直牵挂着他。手术后一年多了,他现在很好。 愿你的朋友早日康复。我养的蟹爪蓝也正在开花,很欣赏你的文章!

 
孙燕的头像
 #

谢谢二位的祝福。

 
Amoy的头像
 #

有朋友若此,夫复何求?祝好友早日康复!

 
孙燕的头像
 #

谢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