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39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茉莉花俱乐部(01)

 

茉莉花俱乐部(01

 

 

 

   

 

今天,是姑丈的橡胶工厂里发薪、杀猪打牙祭的日子,食堂里的气氛特别热和、高兴。 姑丈的橡胶工厂主要是做出口名牌高档鞋的各式鞋底,工人大都是管机器的技术男工,人数不多,大概四、五拾人光景,这些已婚的男工们全是姑丈,姑妈由家乡河南省固始县带出来的亲戚和同乡,在广东东莞,他们不但白天工作的时候工厂里面,连吃饭和睡觉都在工厂里面。现在,吃晚饭的时间到了,莲花帮着阿婶在厨房里替工人们分菜,小姑娘今天打扮得特别漂亮,你看她,头上梳了一支马尾,足登流行的楔型鱼口高跟鞋,露出翠蓝色的脚趾头,极短的上衣配了极短的小短裙,外面罩了一件同花的外套,露着一双河南妹子的长腿,肩上挂了一个红色的塑料小皮包,真是洋气得很!

 

「莲花,莲花妹, 莲花妹妹,我爱吃大块的肥肉!」每个排队等菜的工人伸出食盘的时候,都异口同声地说同样的话。

 

「是啊,肥的,大家分到的肉都是大块的肥肉!今天杀的这条猪特别肥!阿婶和我每天都把它们喂得饱饱的,怎么可能不肥呢?!」莲花笑嘻嘻地忙着把工人伸过来的食盘上先分布好青菜再用大匙舀着大块大块的红烧肉盖在青菜上面。

 

「再多浇些酱油肉汤罢!

 

「好,多浇红烧肉汁!」拿完了莲花分布的菜,旁边就是一大锅白米饭及一大锅排骨海带汤,每人自己添饭及添汤。

 

工人到了食堂坐下来吃饭喝汤,简直像风卷残云一样迅速,一顿饭不一会儿就吃完,一个个都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食堂。

 

广东当地女工阿婶每晚回家都是由厂后小路走回家,莲花在厂内厨房旁边则有一个专门属于她自己的床位。莲花性格勤劳,手脚麻利,天天帮忙些拣菜、洗碗、扫地、抹桌子,以及在工厂内的工地里帮忙养猪种菜内内外外的各种工作, 每天把厨房餐室收拾得干干净净,妥妥当当。

 

这天,厂里工作多了些,阿婶回家就拖得晚了些

 

   「阿婶,不早了,妳放心回去,剩下的工作由我来做罢!」莲花一面清理着食堂里的桌椅,一面好心地劝阿婶。

 

忙碌的莲花目送阿婶离开食堂的时候,月亮已经出来了,月光照着树梢,黑影洒了满地, 阿婶被寒风唏唏嗦嗦地吹着,只觉身体凉溲溲的,且觉得有人躲在路边,突然,在一个小灌林后面,有个人影一闪。

 

   「谁?我要喊了!」阿婶色厉内荏地喊将起来。

 

这黑影右手中持着一支明晃晃的尖刀,欺了过来,左手掩住阿婶的嘴,酒味、汗味混着腥味由掩着她嘴的那只手传了过来。

 

   「阿婶,是我,我是阿华,请莫要声张!」这影子放开了她的嘴,张口说话了,原来是她的表弟阿华。

 

   「阿华,装神弄鬼干嘛?」阿婶不悦地问。

 

   「阿婶,我快要被人弄死了,妳要救我呀!借点钱给我罢!」阿华紧张得几乎要下跪了。

 

   「什么死呀死的,我那有钱?」阿婶回答。

 

   「阿婶,妳把今天厂内发的工资给我,不然我就死在妳面前!」阿华卷起袖子,用刀向自己的手腕割了下去。

 

「怎么办?总不能看他死在我面前呀!」第二天,阿婶向老板娘哭诉

 

「阿婶,以后妳走夜路得小心点呀!」姑妈也不知该怎么办。

 

「阿婶,我的姑妈才买了一辆新车,旧车放在院子里,以后,放工以后,让我开了姑妈的旧汽车由厂后小道送妳回去怎么样?」阿婶的哭诉被在一旁忙碌的莲花听见了,她向阿婶建议。

 

   「莲花,妳白天也够辛苦的了,下工后,我还是走路罢!第二晚,阿婶嘴上推辞,脚步郄自然而然地走向留在院内空地上的旧汽车。

 

   「我送妳比比妳一人步行安全。」莲花向阿婶解释 。

 

   「啊,是啊,阿婶的安全重要!」姑妈也不放心让阿婶一人每天摸黑走厂后的癈巷。

 

   「莲花,妳会开车吗?」姑妈问。

 

   「天天看姑妈开车,我想我已经学会了罢!」莲花笑道。

 

   「开车不是看看就行,要多练习才是。」姑妈说。

 

   「每晚送阿婶回家,是在多多练习开汽车了!」莲花向姑妈要了汽车钥匙,从此姑妈的旧汽车变成了厂内的半公用车,莲花可以经常开驶,好在那时东莞才开始发展,一切交通规矩还没有正式建立起来。

 

   「啊,没有酱油、麻油了,这怎么办?」厨房里问。

 

   「我来,我来!」莲花也义不容辞地开了旧汽车去置货,她也变成了厨房的临时买办。

 

   「啊,奶精、白糖用完了!」姨父在泡咖啡给客户喝的时候,突然发现。

 

   「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莲花取了挂在办公室内挂在墙上的汽车钥匙,跳上汽车。

 

不知不觉间,莲花,渐渐由阿婶的私人司机变成了工厂的公用司机。

 

有时姑妈事情太忙,起床太晚,为了节省时间,就让莲花开她的新车,自己坐在车上化妆。莲花也就开始兼任老板娘的司机。

 

但是,自从她跟了姑父、姑妈回了一趟家乡,这第二次南下时就不同了,这次汪姑丈因为供给两个双胞胎外甥进武汉大学,双胞胎的母亲为了感恩图报,就带了双胞胎的姐姐一同南下去替弟弟工厂内帮忙煮饭烧菜,姑丈的大姐到了东莞,厂里就辞去了那位广东阿婶,姑丈的外甥女也跟着母亲前来帮忙,莲花不但失去了在鞋底橡胶厂厨房内帮忙的资格,当然也失去了原先的专属床位。

 

   「姑妈,不要忘了,我好歹也是高中毕业生,在东莞找个工作,应该不成问题的吧!」莲花充满了自信的说。

 

    自信归自信,找工作并不是单凭自信就行的,东莞的工作机会虽然很多,可并不是每一样都合莲花的意,例如酒店饭馆的服务员,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只要经过短期培训就可以上任,不过,小时经常挨饿的莲花却说她不喜欢为酒店饭馆工作,因为服务员只能看别人大吃美味食品,自己却不能坐下来开怀享受。会计薄记的办公室工作虽好,但只有高中毕业文凭的她没有受过正式训练,人家当然不肯要她。高不成低不就,急切之间,并不能马上找到合适的工作,当时住的地方就成了问题。因为以前莲花住的临时小隔间,必须腾出来给汪姑丈的姊姊汪阿姨和他大女儿住。

 

    这时候,东莞外面郊区新小区的房屋,正如雨后春笋一样地建了起来,汪姑丈家也买了一幢,因为小区距工厂有些距离,汪姑丈他们只能周末全家过来小住一下,平常全家仍然住在工厂的楼上。

 

   「这样好了,反正我们在幸福新村的房子周日空着,让莲花去暂住,一面找工作,一面替我们看房子也不错。」姑妈灵机一动,这样提议,姑父没有反对,也就等于默许了。

 

那时小区房屋并未完全完工,一切都尚未有正式轨道,小区内街道上行人及车辆并没有很严格的交通规则,平常,姑妈坐上汽车就开始化妆,由莲花开车。

 

   「莲花,我要到银行去一下。妳自已会到办公室去办一张住户卡罢?等办好了卡片,妳就转回来接我罢!」车子经过银行时,姑妈这样吩咐莲花。

 

莲花到幸福新村的总办公室去花了廿元人民币,替自己办理了一张正式的住户卡, 就兴高采烈地搬进湖畔区二街姑妈的新公寓中去住了。

 

   「莲花,妳并没有正式的驾驶执照,什么时候去考一个东莞驾照罢,现在在东莞开汽车,还是有张驾照比较好。」后来,姑妈对没有执照的莲花这样说。莲花一听,马上奉命考到一张东莞的驾照。

 

    莲花的妈妈生前常说,后悔药是吃不得的,在第一次由东莞回家乡之前,莲花的姑妈妈曾经给了莲花一些零用钱,那时莲花一高兴就在东莞街上的路边摊上买了一些廉价的花哨衣服,穿起来风风光光的回老家,现在一人住在幸福新村湖畔区的新房子里,姑妈的房子又寛敞又漂亮且又免费,可是找事仍然是要花钱的,这里每隔十分钟就有一班免费的小区公交车,把居民由各小区带到幸福新村的总车站,可是每天到广州去面试就得花五块钱公交车费,来回是十块钱,到东莞去应征工作,车费是一元,来回就要两块钱。 

 

   「不吃后悔药!衣服已经买了,应征工作必须穿些洋气的新衣服!」莲花对自己打气。

 

    这天,莲花肩上挂了她的红色的塑料小皮包,脚上穿了她的塑料高跟鞋,由姑妈家的房子出来,搭了湖畔小区的免费公交车,到幸福新村的总站下车。

 

    她踏着硬硬的廉价塑料高跟鞋,轻快地走到幸福新村的布告栏前,仔细的看着每一首布告。

 

    布告中也有事求人的广告,就像;在姑妈她们住的湖畔区就需要一个管理计算机工作室的管理人员。

 

   「要是会计算机就好了。」莲花心中想。可惜她只是在人家的电视上看过计算机广告,并没有见过真的计算机,更没有摸过计算机,怎么可能会用计算机呢?不过想想罢咧!

 

    反正没事做,又没有钱乘车到广州市内去,不如到人事室去问问他们有没有其他的工作,例如擦窗户、拖地板之类的工作,莲花还是会做的,人事室座落在幸福新村免费村巴的总站。

 

    总站旁边有很多小吃店,售卖着琳琅满目的美味小吃,玉米、茶叶蛋、卤肉、熏鸡翅,发出各式各样诱人的香味。

 

    莲花咽了一口口水,伸手摸了一下腰带,扎得紧紧的腰袋里还有廿四块钱,她走到一个卖香肠的摊位,摊前桌上有一个大锅,热气由锅盖四周冒出来,一阵豆浆的香气也扑鼻而来,不远处有一个烤箱,上面烤着两种香肠,香肠的香气使得莲花直咽口水,再旁边有几瓶瓶装水,烤箱上方的墙上有一块纸板上写着;

 

        本地香肠一元,台湾香肠三元。

 

        热豆浆每杯二元。

 

        矿泉水每瓶一元。

 

    「阿姨,这两种香肠价钱不一样,味道也有区别吗?」莲花咽过口水,一面伸手取钱,一面问那忙碌的老板娘。

 

    「当然不同,一分钱一分货嘛!」胖胖的老板娘见客人来了,把潮湿的手在围裙上擦着,笑嘻嘻地用浓重四川口音的普通话回答。

 

    现在,虽然有的人有口音,但基本上大家都用普通话沟通,减少了不少人民之间沟通的困难,真令人感谢新中国成立之后的这种惠民政策!

 

    「我要一个本地香肠!」莲花给了老板娘一块钱。

 

    「好吔,小姑娘,实话对你说,两种香肠是一样的,只不过台湾香肠灌的是一块一块的猪肉,而本地香肠是绞碎猪肉而已,吃起来是一样的!」老板娘把一根长竹签插进烤好的本地香肠中,放在一个纸做的小碟子里,递给莲花。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