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手術讓她婚姻解體

标签: 

手術讓她婚姻解體

 

邻居魯克和尼娜終於辦妥了離婚手續。這場離婚案夫妻二人換了四五個律師,歷時近五年。事實上,第一次聽先生講他們在做婚姻諮詢時,我有些詫異。每次和他們聚會,無論在他們家或我們家,他們看起來相處得很和諧。

 

同病相憐 結為夫妻

 

魯克和尼娜結婚近四十年,曾是一對令人羨慕的恩愛夫妻。他們是在一家醫院裡認識的。那時,年輕美麗的尼娜在警察局工作,她去醫院看望生病住院的父親,魯克恰好和她的父親住在同一病區。年青的魯克剛剛動過一次大手術,這對他無論在精神上還是肉體上都是一種沉重的打擊。他幼年喪母,父親再娶後,繼母生了一兒一女。他還有個姐姐,但嫁得很遠,魯克很少有機會見到她。因為探望他的人很少,他常常一個人在病房裡發呆。

 

魯克是位在讀工科碩士生,他五官端正,舉止文雅,一米八五以上的個頭,筆直挺拔。尼娜很同情魯克的不幸,因為她本人患有癲癇病,時而發作。尼娜主動找魯克聊天,開導他,鼓勵他。尼娜的安慰讓魯克感到溫暖,他被她的溫柔、美麗和青春活力而感染,重新對生活有了信心。他們同病相憐,很快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魯克出院時,兩人交換了通訊地址。

 

漸漸地,他們從知音變成難以分開的戀人。魯克讀完碩士,有了工作後,他們結婚了。婚後的日子是甜蜜的,他們深愛著彼此。鑒於尼娜的身體狀況,他們打算不要孩子。尼娜的父親曾是警察局局長,其家族的人都很有經濟頭腦,屬於富有階層。魯克是位電子工程師,但收入並不高。他辭去自己的工作,開始自己創業。他的咨詢公司生意很好,收入遠遠超過以前公司的薪水。尼娜遂辭去自己的工作,幫他打理公司,他是執行長(CEO),她是財務長(CFO), 兩人默契配合,日子過得風生水起。

 

不久,他們在當地最好的社區賣了套價值50多萬的住宅,在1980年代末,50萬對於他們那個年齡段的人是一筆大額數字。尼娜對生活的品質要求頗高,搬進新居後不久,就請人開始設計裝修。他們推倒了一堵牆,擴展了廚房,換上高檔的花崗岩廚台和色澤美觀的櫻桃木廚櫃。客廳裡的家具和窗簾,全部換成定做的名牌,房子裡裝潢得高雅時髦。

 

手術過後 性格大變

 

尼娜的癲癇時有發作,藥物失效後,她做了大腦手術,雖然控制了她的癲癇,甚至可以自己開車,但她的性格發生了變化。她變得不太通情達理,喜歡抱怨生氣。最讓魯克難以忍受的是,她似乎把手術前美好的往事忘得一乾二淨,只記得些讓她不愉快的事。魯克私下對先生說,無論他怎麼努力,都達不到尼娜的要求。為了調和二人的關係,他們積極配合婚姻諮詢治療,培養共同的愛好,參加業餘合唱團演出,到夏威夷等地旅遊渡假。

 

我們搬到另一個州後,他們又買了更大更漂亮的房子。有一年,魯克來我們所在的城市參加會議,在會議結束前,尼娜開著一輛嶄新的紅色豐田,行程上千里與他匯合。我們請他們來家裡作客,他們像雙胞胎一般穿著米色的倫敦霧牌風衣,合體的黑色名牌褲子,神采奕奕。我們陪他們驅車去加拿大溫哥華旅遊五天,他們看起來相處得很融洽。

 

但有天早晨,我們請他們吃早茶,在去餐館的路上,尼娜因找不到星巴克買咖啡,有些生氣。她說她必須在飯前服藥。後來,在不遠處找到星巴克,她買了咖啡,服藥後便相安無事。那天晚上,我們在一家法國餐館就餐,選菜時,我和先生點了兩道不同的菜,說好分著吃。尼娜也想和魯克選不同的菜,然後分著吃,但魯克拒絕了, 他說:「你若喜歡,兩個菜都點就是了。」 尼娜沒說什麼,她只點了一個菜。飯菜上桌後,尼娜問魯克是否想嘗她的菜,魯克謝絕了,他也沒有讓尼娜品嚐他的菜。

 

反目成仇 互相傷害

 

魯克和尼娜同龄,他們56歲那年 發生了一場爭執。魯克盛怒之下,離家出走,住進了酒店。後來,二人分居。在此之前,他們曾換過好些個婚姻諮詢醫生,諮詢師有男的,有女的,好幾個都是尼娜自己挑選的。所有的諮詢師都認為主要責任在尼娜一方。一個感恩節的前夕,我們在機場候機室接到魯克打來的電話。他對先生講,他已委託律師辦理離婚手續。

 

他透露,次日他將與一位保家利亞女人相親。這位保加利亞女人在一家醫院裡工作。她比魯克小十歲,有個十多歲的女兒和她一起生活。她的丈夫是位保加利亞留學生,剛剛與她分居。他們第一次見面後對彼此的印象良好,開始正式交往。這女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她不介意魯克的身體狀況。魯克覺得和她在一起輕鬆愉快,不久就搬去和她們一起住,以減輕她的房租和其他開銷。魯克對她非常滿意,打算盡快與尼娜離婚,然後與她結婚。因為她和丈夫離婚後,會失去在美國工作和居住的身分。

 

可是,尼娜先是不肯離婚,後來又在財產分割上不能與魯克達成共識。尼娜的要求很苛刻,她的條件是一半財產和一大筆贍養費,她想讓魯克飽嘗遺棄她的苦頭。魯克和尼娜的離婚進展緩慢,一拖就是數年。魯克換了新律師,依然無濟於事。好在魯克的女友離婚前,醫院已為她辦理好工作簽證。魯克和她在離她所在的醫院不遠處買了一套住宅,雖然只是普通的三居室,但他的女友已經很滿意了。

 

尼娜的女律師精明強幹,法院最終判決保護弱小的尼娜,除了財產平分,魯克還必須付尼娜數年的贍養費,贍養費將直接從他的工資裡轉到尼娜的帳戶上。魯克和尼娜在房地產高峰期買的房子,在經濟不景氣時出售,賠了不少錢。加上雙方律師的大筆訴訟費,他們原本厚實的家底,基本上快折騰光了。

 

為了懲罰尼娜,魯克辭去自己六位數的工作,這樣一來,尼娜便不能分享他的收入。尼娜贏得了官司,卻空喜一場。魯克改變自己的主意,放棄與女友登記結婚,以免給她招來麻煩。迄今為止,魯克和尼娜都沒有結婚。魯克與女友及她的女兒安靜地一起生活,而尼娜依然孑然一身。

 

November 22, 2015 发表在《世界周刊》1053期

 

手術後,尼娜變得不通情達理。(TNS)

 

大筆訴訟費,耗盡兩人殷實的家底。(Getty Images)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多谢来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