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长篇小说 梦断北极星 (68)

 


〔长篇小说〕梦断北极星 (68) 

原著  []  彼得尼柯尔斯

翻译  []  棹远心闲


北极熊离开只有两百码远了。现在,可以看清楚一张白色的三角脸,以及上面那个黑色的闪亮的鼻子,两只圆圆的黑眼睛,稀疏的斑点,特别是,隔着海水,还传过来它那清澈冷峻的凝视的目光。 

博登将身子往前一匐,一把抓过小贾手里的毛瑟枪。他举起枪,立刻射击。一团水柱在那只正奋力向前的脑袋边的海水里开了花。那熊抬头张望了一下,接着又重新低头冲他们游来,它的兴致并未因此而消减,继续游了过来。 

哈丽特也开了枪,而且子弹在更靠近的地方开花。那熊对此置之不理,一顾脑儿地近前来,好像带着某种目的。 

“给你,”博登把步枪扔还给小贾。“你们所有的人,赶紧开枪杀死它。对准它的头部。一定要阻止它。不是我们杀死它,就是它杀死我们。加劲儿,莫伊尔先生。” 

两个人把两边的桨叶同时沉入水中,拼命地划起来,一串串水珠溅到了小艇上射击人的身上。申克手里的霍兰-霍兰一次又一次猛烈地咆哮着。冲击波震痛了大家的耳朵,将这艘细长的超载的小艇震得不断摇晃起来。哈丽特和小贾也跟着开枪射击,但船桨上每次的用力和船身的摇晃使得他们的子弹满地乱飞。射击者摸索起弹匣,开始重新装子弹。 

小艇正在靠近前面一块浮冰。博登和莫伊尔不得不使劲横斜着在它的边上绕过去。身后的那熊不改它既定的方向,继续猛力追赶上来。当他们将船绕过浮冰之后,那冰块便挡在了他们与那熊之间,熊忽然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博登出了一身冷汗。所有人全扭转身去,朝船后张望。 

“哦,我的天哪!”申克突然喊道。 

那熊重新出现在浮冰的冰面上,正不停地跳跃着向他们猛冲过来,如同一团飘动着的乳白色的东西,从它身上飞扬出来的水汽,正在阳光下散发出一阵阵彩虹般的色彩。圆睁的怒目,坚毅而又确定。 

“快开枪!”博登大声叫喊。申克立即开枪,子弹疯狂扫射起来。哈丽特与小贾给枪上好了子弹。申克的第二梭子弹打完了,但他却没能击中目标。 

博登和莫伊尔拼命划着桨,想要远离那块浮冰,却发觉越来越多的冰正迫使小船驶入一个愈变愈窄的水道里。熊快速从浮冰上跃进海水,笨重的肚子来回摆动着,但绝没有失去它的目标,继续朝他们游来,只有二十码的距离了。 

哈丽特又开了一枪,博登看见击中了熊的一只肩膀。熊将自己的头朝一边轻轻拂动了一下,就好像是对付蜜蜂的叮咬一样。 

突然间船头跟浮冰狠狠地撞了一下。正站立着射击的申克一个猝不及防,踉跄着仰面摔倒,子弹便射向了天空。熊已经够着了小艇,它举起一只滴着水珠、犹如椅座般大小的黑色熊掌,重重地猛击下来,霎时桃花心木做的船尾肋板被击个粉碎,同时船头被挤压得冲出水面,朝前冲上了冰面。小艇里的人被撞得人仰马翻,互相碰撞着,在那块平坦的白色浮冰上疯狂地翻滚起来,他们背对着滑了出去,反冲力将他们推出老远。那熊找到了船里的海豹尸首和它们身上流出的血,正是它所闻到气味的东西,然而,它的眼睛却只顾望着正在冰面上蠕动着的那些怪物。它再一次狠狠地朝船的一侧击去,然后从海水里探出身子,如同它正往一个斜坡上爬一样。一眨眼它就爬在他们的上面。小贾坐直身子,拣起那支毛瑟步枪,而此时,博登也抓住一根桨叶,支撑着站立起来,并开始在小贾的脑袋上方挥动起来。说时迟那时快,那熊将小贾手里的步枪击碎得满地都是,而那船桨却狠狠地打中了熊的头部,哈丽特也从十五英尺之外朝它开了一枪。子弹击中了熊的胸膛。它趔趄着向前朝博登迈了几步后便重重地跌倒在地。申克站起来,在熊的后背上再补了几枪。那头野兽躺倒在地,全身抽搐起来。 

所有的人全都面面相觑,拼命地呼吸着空气。

   

他们的整个窘况被站在北极星号上的珀西瓦尔船长从望远镜里看个一清二楚。船正在朝着陷于困境之中的狩猎队开过去,几分钟后,便抵达那块浮冰的边上。 

就在猎手们被那头北极熊追赶着的时候,玛蜜却一直躺在后甲板上一张藤条躺椅上,沐浴在阳光底下,身上用一条毯子围住,她正津津有味地读着那本我在北极的旅居生活。书中将海豹们描绘成一些“胖嘟嘟的小家伙”,以及书中其它对遥远的北方的外来居民的亲切描写,把北极好像变成了极富人情味的地方,使她感到了亲切感,而这一切,当她站在船上凭栏眺望时,却还从未出现过呢。没想到,格里菲思博士居然还是诗歌方面的一位高手,他在书中所描述的那些生动场景,一下子把读者从这个枯燥乏味白茫茫一片的地方带进了一个非常罗曼蒂克的情景里: 

群山之巅裸露于荒凉中

伸向远方,山脚下冰层在绵延浮动

那舒软的白衣上,永远镌刻着

飞雪里布伦熊的行踪

 

长长的足印叙述着一个传说

随心所欲啊,它四处漂泊

高视阔步,驻足在水边

满心希冀着来一场捕捉

 

小径新辟却终结在此岸

海象牙里堆积着血迹斑斑

北极之王啊,你凶暴而憔悴

将要入眠到永永远远

 

一声爆炸的巨响震彻云霄

轰然倒地,布伦熊躺卧静悄悄

终究是它,而非它的猎物,沦丧为

那个更凶暴猎人枪口的标

 

 

听到远处传来刚开始时是零星的后来却越来越密集的枪声,她的心中充满了安慰,她深知她的丈夫和女儿他们玩得一定是很痛快。她就继续读她手中的那本书,直到听见申克从围栏外面的什么地方大声地在叫她。 

“玛蜜!快过来看看哟!” 

她把书放下,掀开盖在身上的毯子,从藤椅上站起身,一直走到围栏那里,一眼就看见了那小船残破的样子,鲜血在冰面上溅得到处都是,兴奋的人们站在二十码之外一块正漂移着的浮冰上面,他们的身旁躺着一头已被杀死的巨熊,心里不禁大为惊讶。 

“我的天哪,卡尔!” 

“你瞧瞧这个!它竟然把我们的船给砸坏了!先是哈丽特近距离把它打倒!最后我给它了结了!”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