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西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周 1 天 之前
注册: 11/14/2011 - 06:11
积分: 5603

你在这里

话说《老炮儿》

        前些日子,看了时髦的电影《老炮儿》 ,回味了久违的京腔儿,感受了一下贫富的落差,确实觉得冯小刚演技不错,对网上评说当年的“流氓”盗也有道不很以为然,这反映的不是个法制的社会,是个人治的社会。再想着电影里剧情的牵强,不明白为啥这电影得奖、轰动。唯一让我明白的是,知道啥是“小鲜肉”了,也就如此吧。

 

然后,就是看到那个甘肃十三岁女孩因为在超市偷巧克力被店主抓住羞辱而跳楼自杀的新闻。忽然间,就联想到《老炮儿》里那场“六爷”在警察面前为“灯罩”主持公道的那段和电影里没有,被剪辑的,后来在网上看到“闷三”为啥酒驾进局子的片段。

 

三个场景,一个真实的生活,两个反映真实的电影场景,都是事关“尊严”,普通人活着的尊严。

 

电影的:

 

电影情节 - 在寒冷冬天的街上摆摊卖个煎饼的“灯罩”,警察以违章的理由没收他简陋的三轮车,“灯罩”在和警察挣扎中撞坏了警车的尾灯,被警察当众打了耳光。

被剪辑掉情节 - 同样寒冷的街头夜里,“闷三”冷的蜷缩在酒店的门口趴活儿:等着为喝多了酒的人当“代驾”。等到活了,“闷三”利索地把骑的小自行车放到喝酒客人车里的后备箱里,被客人辱骂。开车上了路,喝酒的客人还是骂骂咧咧不停,在后座斜躺着把臭脚伸过去搭在开车的“闷三”的肩上,不断地用臭脚去踢在开车“闷三”的脸。

 

真实的:

 

十三岁的女孩儿,在城里打工的民工孩子,偷拿了可能在她的家庭环境是高价美味的几块巧克力,被超市工作人员抓获,强行扣押。瑟缩成一团的女孩,被体罚,被审问,被围观,被羞辱!在妈妈赶来拿不出超市老板要求的100元罚款而离开去筹钱时,孩子逃脱,选择了跳楼自杀!

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老百姓,前两个,辛苦谋生,就是用劳动,很辛苦的劳动挣几个维持生活的小钱,挣扎着活着,还要被强权、被富人随意抽打、辱骂;后一个,更是谋生不易的老百姓家庭-进城打工的农民,爸爸在街边做爆米花,妈妈给人洗碗扫地,一个还未成年、含苞待放的女孩儿犯了小错,偷了几块巧克力却要用生命的代价来偿还!

 

三个场景,不同的故事,相同的是因为贫穷都被生活残酷剥夺了尊严,被人看得起的尊严,和富人平等的尊严!

 

如果这些事情是社会、生活的常态,这就是一个人人自危,非常不安定和谐的社会。当一个人挣扎在社会的底层,为了温饱奔波,还要经常遭受他人的羞辱、谩骂,被剥夺了做人的尊严,那他们在无处可去,对未来没有任何希望的情况下,被逼到忍无可忍之时,那这些被侮辱的人就像星星之火,一点刺激就会燃烧起来,很容易就能燎原的。我们共同生活的社会,就是这个草原,一旦燃烧起来,没有人可以幸免!

 

《老炮儿》里宣泄的不就是这样的情绪吗?

 

这也让我想起我在生活中经常接触的三个普通人:杰瑞,马丁和DJ。

 

杰瑞曾经是被我们公司雇来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在我们快要下班时,经常能碰到笑眯眯进办公室打扫的杰瑞,他通常在倒垃圾桶、清洁地毯的空档和我们聊聊,说说他的爱好和家庭。就是从这些短短的聊天中,我知道杰瑞以前是个百货商店的经理,生活不随顺,慢慢地他靠做清洁工谋生。但杰瑞并没有因此消沉,他快快乐乐地工作,感恩他所拥有的。杰瑞爱好做木工,业余做很多木质的鸟屋去买,也算补贴了些家用。每到圣诞前,办公室总有热心人发信息给大家,感谢杰瑞一年的工作,让大家捐些钱给杰瑞做圣诞礼物,一年杰瑞会收到三、五百块钱。每次,杰瑞都真诚地感谢大家,不光是语言,杰瑞会把他手工做的鸟屋送给喜欢的同事,怎么都不肯收钱。我家的阳台上至今放着两个杰瑞送我的鸟屋。杰瑞有次兴致勃勃地告诉我周末他们全家要给孙女过生日,会把一些礼物放进一个箱子里埋在后院,等孙女成人的时候,再去挖出来看。我当时惊讶的很,怎么也想象不到一个清洁工有这样的雅兴!再一想,我很为杰瑞高兴,他没有因为职业每况愈下而觉得低人一头,他挺直了腰板自食其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快乐地生活。

 

马丁是个在中国超市切肉、剁骨头的墨西哥裔工人。因为我总是去他那儿买汤骨,慢慢地和马丁认识了。马丁很乐意见我,每次都会和我聊聊,像朋友一样关心致意。马丁人已年过半百,头发花白了,因为常年在超市的冻室里出出进进,马丁总是穿着一件深蓝色沾满油渍、血迹的旧棉袄,就是这身打扮,你还是能看出马丁曾经是个英俊的男人。马丁在芝加哥生活了近三十年,因为离婚的太太带着孩子来到我们这个城市,他为了能和孩子在一起也就搬了过来。马丁对他的工作很认真负责,顾客要求哪个部位的肉他就去切来,我要的汤骨,他一定会按照我的要求,或大或小剁好给我。马丁的工作很辛苦,有时我去买菜赶上他休息,他总是在外边能晒到太阳的椅子上坐坐,很疲惫的样子。他常年工作在阴湿环境里,有关节炎,晒晒太阳是个享受。马丁,这个普通的工人,就这么踏实平和地生活着。

 

DJ是我们这儿新开的大型超市里负责卖鱼和海鲜的。DJ在工作制服下总是穿的衣冠楚楚,挺刮的衬衫上经常打个领结。DJ说话温和有礼,不卑不亢,对顾客有种自然的亲和力。我因为喜欢这家店里经常有没有冰冻过、野生的新鲜海鱼卖,就常常光顾DJ的鱼摊儿。DJ对各种鱼很了解,看我来了,他总会先问好,然后就给我介绍今天进了什么新鲜鱼,这鱼特点是什么,怎么做着吃比较好。如果看我有兴趣,他会让我先去采买别的东西,他给我刮鳞洗鱼。因为他的热情细致服务,我常常就买下平时舍不得买很贵的鱼!去年晚秋时,我弟弟从国内来,我带着他去买鱼,见到DJ。DJ听说我弟弟先去了旧金山,马上说:“我就是从那儿搬过来的,那可是个好地方,海鲜多极了!那儿的餐馆也地道。”紧接着,DJ问我弟弟能待多久,当得知只有一天多,他很有些遗憾,说:“你多待些日子就好了,我可以带你去爬山,这里风景很美!”DJ,在和他的交往中,你感觉他对自己工作的热爱,他尊重顾客,更尊重自己,也因此赢得了顾客的尊重。

 

二十多年了,我生活在西方社会,不是没看到西方社会的贫富巨差。繁华的都市是分区域的,过一条街,可能就是天壤之别:富裕、安定的小区和贫穷、危险的贫民窟。那些市中心的贫民窟是西方社会的癌症,恶性、顽固,极难治愈,也是西方社会每天要面对、解决的问题。

 

但是,在我们大多数普通人生活的环境里,你多半是会像我一样碰到杰瑞、马丁和DJ,他们努力工作,服务他人,也被人平等对待,有尊严地生活着。在这样的生活中,大多数人,大多数时间都是愉快的,因为自尊,也因为尊重。

 

回到中国的现实,在电影里打人的警察,在超市扣押、审问、羞辱偷巧克力的女孩的超市工作人员,其实又何尝不是生活中的小人物?! 问题是为何因为手里有芝麻大的一点点权力,就要用的比天大,打击、为难和自己命运不差多少的同类?!从艺术凝聚反映现实这点来说,《老炮儿》很尖锐地直视我们生活中的丑恶:官员腐败的猖狂、为富不仁的凌霸、极端权势的欺压!

 

而由此不公产生的戾气匪气,也在《老炮儿》里表现的淋漓尽致。相对于空气里的雾霾,这是大家心中的雾霾!茫茫众生它弥漫其中,无形,无声,侵润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毒害着我们的心灵。当这种暴戾之气积压到一定程度,危害的将会是整个社会!

 

我想生活里的大多数人都希望生活在一个能心平气和过日子的环境里, 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才能对此有所保障,善有所扬,恶有所抑。在制度、强权面前也许我们个人很无能为力,但至少我们应该能有是非判断,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至少可以不助纣为虐,至少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对他人有慈悲之心,有善意的帮助。

 

我对慈善的理解也是逐渐加深的。以前,我会对孩子说我们这样捐款、捐物是去帮助穷人 。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一个同样在教育自己孩子的爸爸是这样说的:“我们这样可以帮助到今天不太走运的人。”我当时听了,很受震动。这个爸爸不仅仅用实际行动帮助别人、教育孩子,他同时还把平等的理念灌输给了孩子。人, 本应生来平等,但实际上我们生活在非常不平等的世界。这个爸爸用“今天不走运的人”让孩子知道我们和他们区别就在于我们今天比他们“走运”而不是高高在上俯视他们。我们随时都可能因为生活的种种际遇而成为那个“今天不走运的人”,帮助他们实际上也很有可能是在帮助我们未来的自己!

 

我非常喜欢看过的一本书里这样一句话:在人之上,要把别人当人;在人之下,要把自己当人。

 

和大家共勉!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香台的头像
 #

一种现实,就是一种文化,有一种文化里,所谓的扬眉吐气就是因为高于他人,悲哀。

 
香台的头像
 #

一种现实,就是一种文化,有一种文化里,所谓的扬眉吐气就是因为高于他人,悲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